[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近日,除丽水市林业公安处、省林业厅有关领导光临遂昌了解林樟旺一案情况外,省林业公安主要负责人与丽水市林业公安处处长又亲临遂昌召开座谈会,进一步了解案情,并将龙泉森林公安周光明局长叫到遂昌问话。对于有关部门的迅速反应,谨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但是,我对处长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所说的一番话十分不满,其言论完全是在为当地政府、为林业公安卸责!下面是丽水公安处长的说法。记者:处长,该机耕路除了部份林地外,还有荒地、老泥巴路、小溪浅滩等算违法吗?处长:算违法,他在未批先用的情况下,已经是违规非法占用林地,应追究刑事责任。记者:姚坑村民有去申请合法修路啊?处长:没有,他们这个县还不同意给他们开公路。作为林樟旺,没有合法手续不能开工。(链接是正(繁)体:http://epochtimes.com/b5/5/6/1/n940017.htm
   简体:http://epochtimes.com/gb/5/6/1/n940017.htm)
   
   我多次说过,林樟旺和我的乡亲们、包括姚坑村民皆有过无罪。对此高智晟大律师已有详细分析,多位法学专家将有深入阐述。这里我要强调指出的是:村民通往外界的生存之路是政府早该修的,不修本是失职,是罪过!处长说“他们这个县(应称龙泉市)还不同意给他们开公路”。公路不同意开,村民集资和引进“外资”自力更生开一条村与村之间的机耕路,又受重重刁难!龙泉市政府和有关部门岂止行政不作为而已?
   
   胡温政府关心民生,鼓励投资修路脱贫致富,林樟旺等人的投资修路行为是善举,本当大力鼓励支持根本不存在犯罪问题!姚坑村没办报批手续,也仅是程序待补而己,怎么谈得上“应追究刑事责任”?姚坑村民自力集资修路数年,林樟旺等邻村投资修路—年,相关部门不闻不问不理不睬。好不容易路修通了,周光明抓住程序问题,动用国家司法力量张冠李戴地抓人,并对林樟旺等人明收七万伍千元(暗收暂不提及),是行政不作为还是早设下的生财甚侵吞村民投资的陷井?功罪颠倒,莫此为甚,同时也严重剥夺、挫伤了姚坑村民生存的基本人权和致富发展和合理欲望。
   
   更为严重的是,龙泉市各级政府的康庄工程、水利工程多数皆没有合法手续,皆属程序上的违法、非法工程!所以,不说按合同机耕路龙泉段的审批手续由姚坑村办理,就是按规定由林樟旺等人办,作为山区农民,其程序违法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也是与政府知法违法、执法违法不可同日而语的。
   
   大量事例表明,不仅仅是龙泉市,丽水地区各级政府都或多或少都存在违法行为,就拿土地审批来说,不按审批程序办,越权审批,未批先建,少批多建的现象层出不穷,而且很多是政府行为.为什么政府违法就可以说成是为了招商引资,而百姓的违法就可以说是构成犯罪?这就明显代表了不公正! 这种“不问政府只问百姓”的选择性法律法规和“正义”,恰是一种严重的非法和非正义!
   
   其次,龙泉市广大乡村村民集资修建机耕路不办手续或先修路后补办的现象极为普遍,先修(路)后办(手续)乃成惯例。据了解,金坑---黄塔3公里机耕路,姚坑---金坑2公里机耕路,潘雄—住龙8公里3米宽的路,住龙乡龙新村(音)的机耕路,都未办或未及时办手续。唯独追究姚坑机耕路,这种选择性的所谓“正义”,又是一种非正义! 难道,在处长大人的眼里,法律法规仅仅是拿来整老百姓,甚至是整邻县百姓的?
   
   虽然我对有该处长参与的“省市联合调查组”缺乏信心,我仍然恳望浙江省有关部门打破官官相护、互相包庇的官场常态,切实履行“新三民主义”,真正把民生疾苦放在心上(而不是把什么责任都推到无知无识无辜无告的老百姓身上),公正、客观地进行调查,并立即以书面形式澄清林樟旺等人出资修路行为法律性质。在林樟旺等人出资修路行为的法律属性得到澄清前:立即解除对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等人采取的刑事措施;退还非法勒索的7.5万款项;严肃查处相关执法人员盗用法律名义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与财产权利的法律责任,赔偿林樟旺们遭受的经济损失!
   
   是为至盼!
   东海一枭2005、6、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