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近日,除丽水市林业公安处、省林业厅有关领导光临遂昌了解林樟旺一案情况外,省林业公安主要负责人与丽水市林业公安处处长又亲临遂昌召开座谈会,进一步了解案情,并将龙泉森林公安周光明局长叫到遂昌问话。对于有关部门的迅速反应,谨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但是,我对处长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所说的一番话十分不满,其言论完全是在为当地政府、为林业公安卸责!下面是丽水公安处长的说法。记者:处长,该机耕路除了部份林地外,还有荒地、老泥巴路、小溪浅滩等算违法吗?处长:算违法,他在未批先用的情况下,已经是违规非法占用林地,应追究刑事责任。记者:姚坑村民有去申请合法修路啊?处长:没有,他们这个县还不同意给他们开公路。作为林樟旺,没有合法手续不能开工。(链接是正(繁)体:http://epochtimes.com/b5/5/6/1/n940017.htm
   简体:http://epochtimes.com/gb/5/6/1/n940017.htm)
   
   我多次说过,林樟旺和我的乡亲们、包括姚坑村民皆有过无罪。对此高智晟大律师已有详细分析,多位法学专家将有深入阐述。这里我要强调指出的是:村民通往外界的生存之路是政府早该修的,不修本是失职,是罪过!处长说“他们这个县(应称龙泉市)还不同意给他们开公路”。公路不同意开,村民集资和引进“外资”自力更生开一条村与村之间的机耕路,又受重重刁难!龙泉市政府和有关部门岂止行政不作为而已?
   
   胡温政府关心民生,鼓励投资修路脱贫致富,林樟旺等人的投资修路行为是善举,本当大力鼓励支持根本不存在犯罪问题!姚坑村没办报批手续,也仅是程序待补而己,怎么谈得上“应追究刑事责任”?姚坑村民自力集资修路数年,林樟旺等邻村投资修路—年,相关部门不闻不问不理不睬。好不容易路修通了,周光明抓住程序问题,动用国家司法力量张冠李戴地抓人,并对林樟旺等人明收七万伍千元(暗收暂不提及),是行政不作为还是早设下的生财甚侵吞村民投资的陷井?功罪颠倒,莫此为甚,同时也严重剥夺、挫伤了姚坑村民生存的基本人权和致富发展和合理欲望。
   
   更为严重的是,龙泉市各级政府的康庄工程、水利工程多数皆没有合法手续,皆属程序上的违法、非法工程!所以,不说按合同机耕路龙泉段的审批手续由姚坑村办理,就是按规定由林樟旺等人办,作为山区农民,其程序违法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也是与政府知法违法、执法违法不可同日而语的。
   
   大量事例表明,不仅仅是龙泉市,丽水地区各级政府都或多或少都存在违法行为,就拿土地审批来说,不按审批程序办,越权审批,未批先建,少批多建的现象层出不穷,而且很多是政府行为.为什么政府违法就可以说成是为了招商引资,而百姓的违法就可以说是构成犯罪?这就明显代表了不公正! 这种“不问政府只问百姓”的选择性法律法规和“正义”,恰是一种严重的非法和非正义!
   
   其次,龙泉市广大乡村村民集资修建机耕路不办手续或先修路后补办的现象极为普遍,先修(路)后办(手续)乃成惯例。据了解,金坑---黄塔3公里机耕路,姚坑---金坑2公里机耕路,潘雄—住龙8公里3米宽的路,住龙乡龙新村(音)的机耕路,都未办或未及时办手续。唯独追究姚坑机耕路,这种选择性的所谓“正义”,又是一种非正义! 难道,在处长大人的眼里,法律法规仅仅是拿来整老百姓,甚至是整邻县百姓的?
   
   虽然我对有该处长参与的“省市联合调查组”缺乏信心,我仍然恳望浙江省有关部门打破官官相护、互相包庇的官场常态,切实履行“新三民主义”,真正把民生疾苦放在心上(而不是把什么责任都推到无知无识无辜无告的老百姓身上),公正、客观地进行调查,并立即以书面形式澄清林樟旺等人出资修路行为法律性质。在林樟旺等人出资修路行为的法律属性得到澄清前:立即解除对林樟旺、梅善良、林樟法、毛根寿等人采取的刑事措施;退还非法勒索的7.5万款项;严肃查处相关执法人员盗用法律名义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与财产权利的法律责任,赔偿林樟旺们遭受的经济损失!
   
   是为至盼!
   东海一枭2005、6、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