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古人尚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思想,何况今人,更何况一向崇尚西方法治的我?尽管中共治下恶法多如牛毛,人民动辄得咎,中共对法律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心,但是,如果亲人和乡亲确实触犯了法律,理当接受相应的处罚,之所以找律师,只是希望在法律许可的前提下,争取从轻发落。
   
   林樟旺等四人被刑拘后,我咨询了律师朋友,凭所掌握的事实而断,程序违法的非遂昌林樟旺方而是龙泉姚坑村民,林等人因失于督察而小有过错,但绝不到刑拘的程度(对此高智晟大律师已有详细分析,多位法学专将有深入阐述)。遂致电该市某副市长,请他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一下,别让樟旺和乡亲们蒙冤。中国各种法律法规被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已毫无严肃性可敬度可言,我是实在信不过。

   
   该副市长是我二十几年的老诗友了,当年我在县团委,他在文化局,与另二位友人结成小城“四人帮”,共编诗刊共论天下事,往来紧密。后各奔东西,但一直保持联系。去年回故乡觅养老隐居之地,曾与之重会。酒桌上,此君除了叙旧情外,话题始终围绕一“喝”字。故友重逢,自是百无禁忌,我当众嘲他“饱醉终日,言不及义”,感叹中共官场的厉害,把好好一个诗人变成了“四大皆空”、“胸无一物”的无聊之辈。记得当时此君脸红如火,不知酒红耶,羞红耶。
   
   很快有消息传来,林樟旺可以取保,龙洋乡党委梁书记亲自去“领人”。老怀大慰。然而并未领到人,梁书记与龙泉公安分局长周光明大起争执。4月30日,其他人都取保候审,林樟旺独被批捕。我大惊,马上与该副市长联系,手机一直关机。两天后终于打通电话,答曰已尽力,说有人因此还怀疑他收了我多少好处呢。只好又与遂昌一副县长与龙泉一副书记联系,又向丽水市检察院一处长打听,开始都很热情,后来皆不了了之。省委办公厅一故人为我致电龙泉市委领导,也无下文,令人不得要领,只觉扑朔迷离。
   
   5月6日,我与律师到龙泉时,曾提出对林樟旺取保候审的申请。今天,二妹传来了龙泉市公安局《不予取保候审通知书》,理由是:经审查认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1条规定的取保候审的条件。《刑事诉讼法》第51条对取保候审有这样的规定: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不知龙泉公安是怎么得出林樟旺取保候审会发生“社会危险性”结论的?余建英到公安局追问,答复是:你问市委去!居然惊动了市委?是龙泉市委作出决定不许林樟旺取保?市委怎么会、又凭什么作出这种决定?
   
   别人也罢了,少年之交、友情颇深的某副市长也对我守口如瓶且借故避而不见,实在大失常态。如果确无能为力,或不愿多管闲事,我都理解,岂敢相强?但看在二十多年交情的份上,给我一个电话,将实情相告,也是对老朋友起码的尊重和礼貌吧。
   
   难道真如柏光兄及一些朋友所猜疑:“从重从严从快”地无限上纲地对我妹夫,是因为我的原因?我没有任何凭据,却越来越感觉近年来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幕后与我处处作对,让我干什么都极不顺利,从一员福将变成了一颗灾星。尤其在妹夫林樟旺这个案子上,我确有帮倒忙的感觉。但愿是我多疑了,但愿此案仅是龙泉市委个别领导主动巴结“为党分忧”而已。枭婆笑道:以前是余哥出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是老枭帮忙越帮越乱越帮越忙。
   
   老枭一向以敢作敢为、恩怨必报、心细如发、胆大泼天的大中国第一亡命徒自许(袁崇焕有“大明国里第一亡命徒”之称),“落网”以后,更是豁出去了!但我无法也无权把亲人和乡亲们一起“豁”出去。如果他们因为我而“小事化大”,我心何以得安?
   
   已乱了方寸。特别是原定律师以我的网文给案件、给律师造成被动为由, 于5月19日突然决定不再代理本案,给我迎头一棒!(详情不说也罢)真实原因何在?百思不得其解。该律师是在网上认识的,多次来访,极尽热情,看了有关材料,断定这是一起严重的冤案和错案,慨允免费出任辨护律师。突然临场而退,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总之,此案处处透着古怪。古人云,每逢大事有静气。项羽要烹刘邦老父,刘邦脸不改色,笑傲疆场:煮熟了,别忘了分碗肉汤给我哦。那是何等冷静,何等气概,何等铁石心肠!而老枭,不过是亲属出了点事,便如此焦虑失措自乱阵脚,惭愧啊惭愧!
   
   
   
   东海一枭2005、5、16
   5、19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