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嘲某君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54-57)
·一起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向何处去?欢迎参与讨论
·新偈八首
·度人先自度,傻逼莫装逼!----答客难兼驳星云大师
·关于《零八宪章》
·东海老人:《表态》
·请某些人士与我保持必要的距离
·什么叫装逼犯?这就是!
·东海指月录(问答58-62)
·李天命,看招
·骂人不倦与骂不还口
·匿名网友:儒学衰微的原因(东海附言)
·我与你一样渺小,你与我一样伟大
·东海老人:凌空点穴
·良知面前人人平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与你们同在(东海七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63--70)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良知佛(组偈)
·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答疑
·有请对联高手
·姜是老的辣,联是旧的好
·心性当然重,色身不可轻
·某些“
·东海指月录(问答71--75)
·生命之根蒂,人生之真谛----对一位前辈的开示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z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对联鉴赏
·良知不灭与生命轮回
·休将“神话”当神话,莫奉《圣经》为圣经
·东海老人:敬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兼谈为什么讨厌余杰
·为什么讨厌余杰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中庸论(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118-123)
·可怕的“耶稣”
·腐肉必定反对人肉等(东海随笔七则)
·声明:不能与人私下讨论问题
·儒门不欢迎装逼犯!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东海附言)
·瑞瑞:写给网友焦国标(东海附言)
·东海之骂
·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
·东海指月录(问答124-126)
·代表上帝讲话等(东海随笔九则)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投我一机,还你千秋!
·东海指月录(问答127-133)
·岳海:怎么才能切实做到中庸?(东海附言)
· 好消息二则
·冬云:极不老实的基督徒!
·大陆首发东海文章:《无相大光明论》
·诗香书老谊厚情深----读《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有感于陈政王云高的师生情(外一篇)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诚征七十大寿贺礼
·正确对待欲望,别当灭绝师大!
·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在《给“旭日东方”开开窍》一文结尾,我大发牢骚:“罢了罢了,何苦何苦。“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美人之所居”,还是多挣些钱、多泡些妞去吧,呵呵”。

    五岳观山论坛ff回贴斥曰:“东海一枭,我欣赏您的文章,若如您所言,您胸有大志,以唤醒沉睡之国人为己任,我觉得您应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一观念,那麽文章中就不应该出现玩世不恭的态度与现今人中所流传的垃圾语言,如”说完这些泡妞去“等。我觉得这与您所要做的一切实不相称”。老枭笑答: ff兄,大丈夫事要做、酒要喝、妞也要泡旷了数日,上网闲逛,见到了数十篇骂贴,皆未骂到点子上,一笑置之。路过“汉语文字网站”时,瞥见黎正光先生函,不长,复制留念:

   

   致一枭文友:你好!

    你前前后后发给汉语文学网站的稿子,我们都认真阅读了,同时,我们也给予了有力的支持,因为,你的许多文章中,都透出一位正直文人的品质与良知,在商品经济的强力冲击下,许多人都为生计忙碌去了,你却能忧国忧民,却敢放胆直言,你能使自己的真知灼见让网友们分享…许多时日中,文友们都为网上有你这样的人感到高兴,真乃祖国兴盛,匹夫有责啊!

    这次读完“说完之后泡妞去”一文,我却颇感意外,为什么一位用尽心血追求真理的人,最终却要滑向人性弱点的深渊?!说多了写久了你可以休息、沉默,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却没有自甘沉沦的任何理由。

    请你记住:你不再属于自己,你已属于网友与现实,属于人民与历史!

    哪怕你的“泡妞去”一文是假设与自嘲,但都缺少了严肃性的一面,要知道,你是以一位直面现实的战士形象出现在网友与社会中的,理解你、支持你的人会是很多很多的……你不能让大家失望!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的人生之路还长,一袅文友,以上随感,望能体谅我的心情,不妥之处,请友原谅!

   

   祝:笔健!冬祺!

   

   汉语文学网站 黎正光

   2002.1.8

   

   

    差点错过,大为感动。不可不庄颜以答。

    先从屈原说起吧。历代世人皆把屈原当作一个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可屈原是以政治家定位自己的。他心系天下,志在兴国,“亦予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阽余身而危死兮,览余初其尤未悔”;“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当他的政治抱负未能实现时,便发出“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的叹息。

    彭咸,颛顼的后世子孙,楚人的祖伯,是个不从流俗、沉渊而死的先贤,屈原在作品中屡屡提及,如“愿依彭咸之遗则”、“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等。屈原不得志,便要“效彭咸沉身于渊”,老枭珍惜生命,当然不愿意投河自尽,故只好“吾将从美人之所居”了。

    如果老枭是政府官员,当然不得不牺牲一些个人享乐、严把女色关、私德关,管好大小头、拉链门,全心全意当公仆。可我年届不惑,依然一介布衣,当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伟大抱负,无缘一展,却也不必受党纪官规约束,又何妨潇洒随意些,“各任天机遗俗情”些。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性爱好,有自己的生存生式审美观念和人生态度。百花齐放,各取所需,何必强求一律。只要有真情有诗情,有没有格律都可以是好诗。只要无损于人格和公众、国家利益,不违背一定的道德准则和自己的良心,只要不把自己的快乐适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总之,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对于生活中的小事小节,何必太拘泥不化太“一个套子”呢。

    具体到“泡妞”这个问题上。累了、厌了,偶尔泡泡歌舞厅,调调陪酒女郎,怎么就玩世不恭、就滑向人性弱点的深渊,就自甘沉沦啦?

    古今中外,有几个好男儿大丈夫不好女色不泡mm的?就说咱文明古国吧,“才子词人”,未必是“白衣卿相”,却尽是风流才子、风月班头。例子太多了。如白居易,在诗人政客中都不算什么“风流”人物。他身过也有两个年轻漂亮的歌姬:樊素和小蛮,一善舞一善歌,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就这还不满足,他生平与许多歌姬舞女有交情哩。

    如苏东坡,宋以后许多笔记中记载着他与妓往返交游的故事趣闻呢。辛弃疾说得好:“个里温柔,容我老其间”,龚自珍说得好:“设想英雄迟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奉旨填词柳三变说得更好:

   

    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至于文章,主要为自娱自乐、抒怀抒愤,其次为弘我大法、扬我高风,能否起到一点“唤醒国人”的作用,估且存疑。而“已属于网友与现实,属于人民与历史!”之言,则未免不经。“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龚自珍)。老枭政治理想无由实现,满腹牢骚,也只能在网上有限度地一吐,还常常受到友好或不太友好的类似于“多谈风月,少谈国事”的警告。英雄落魄付红粉,很正常嘛。

    遗憾的是,找呀找呀找情人,年将不惑,依然未能“找到一个好情人”,一个情貌相悦、心灵相通、思想与身体皆可交流的好情人。更遗憾的是,既使找到了,我也只能负有限责任。哀哉。

    话说回来,老枭每天读书、喝酒、养气、练拳、交友、写诗…,忙得屁颠屁颠的,纵有钱,也难得有闲上歌舞厅泡妞玩儿。况老妻虎视耽耽,要编故事找借口外出泡泡,也大伤脑筋哩。呵呵。

    2002、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