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在《给“旭日东方”开开窍》一文结尾,我大发牢骚:“罢了罢了,何苦何苦。“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美人之所居”,还是多挣些钱、多泡些妞去吧,呵呵”。

    五岳观山论坛ff回贴斥曰:“东海一枭,我欣赏您的文章,若如您所言,您胸有大志,以唤醒沉睡之国人为己任,我觉得您应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一观念,那麽文章中就不应该出现玩世不恭的态度与现今人中所流传的垃圾语言,如”说完这些泡妞去“等。我觉得这与您所要做的一切实不相称”。老枭笑答: ff兄,大丈夫事要做、酒要喝、妞也要泡旷了数日,上网闲逛,见到了数十篇骂贴,皆未骂到点子上,一笑置之。路过“汉语文字网站”时,瞥见黎正光先生函,不长,复制留念:

   

   致一枭文友:你好!

    你前前后后发给汉语文学网站的稿子,我们都认真阅读了,同时,我们也给予了有力的支持,因为,你的许多文章中,都透出一位正直文人的品质与良知,在商品经济的强力冲击下,许多人都为生计忙碌去了,你却能忧国忧民,却敢放胆直言,你能使自己的真知灼见让网友们分享…许多时日中,文友们都为网上有你这样的人感到高兴,真乃祖国兴盛,匹夫有责啊!

    这次读完“说完之后泡妞去”一文,我却颇感意外,为什么一位用尽心血追求真理的人,最终却要滑向人性弱点的深渊?!说多了写久了你可以休息、沉默,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却没有自甘沉沦的任何理由。

    请你记住:你不再属于自己,你已属于网友与现实,属于人民与历史!

    哪怕你的“泡妞去”一文是假设与自嘲,但都缺少了严肃性的一面,要知道,你是以一位直面现实的战士形象出现在网友与社会中的,理解你、支持你的人会是很多很多的……你不能让大家失望!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的人生之路还长,一袅文友,以上随感,望能体谅我的心情,不妥之处,请友原谅!

   

   祝:笔健!冬祺!

   

   汉语文学网站 黎正光

   2002.1.8

   

   

    差点错过,大为感动。不可不庄颜以答。

    先从屈原说起吧。历代世人皆把屈原当作一个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可屈原是以政治家定位自己的。他心系天下,志在兴国,“亦予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阽余身而危死兮,览余初其尤未悔”;“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当他的政治抱负未能实现时,便发出“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的叹息。

    彭咸,颛顼的后世子孙,楚人的祖伯,是个不从流俗、沉渊而死的先贤,屈原在作品中屡屡提及,如“愿依彭咸之遗则”、“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等。屈原不得志,便要“效彭咸沉身于渊”,老枭珍惜生命,当然不愿意投河自尽,故只好“吾将从美人之所居”了。

    如果老枭是政府官员,当然不得不牺牲一些个人享乐、严把女色关、私德关,管好大小头、拉链门,全心全意当公仆。可我年届不惑,依然一介布衣,当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伟大抱负,无缘一展,却也不必受党纪官规约束,又何妨潇洒随意些,“各任天机遗俗情”些。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性爱好,有自己的生存生式审美观念和人生态度。百花齐放,各取所需,何必强求一律。只要有真情有诗情,有没有格律都可以是好诗。只要无损于人格和公众、国家利益,不违背一定的道德准则和自己的良心,只要不把自己的快乐适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总之,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对于生活中的小事小节,何必太拘泥不化太“一个套子”呢。

    具体到“泡妞”这个问题上。累了、厌了,偶尔泡泡歌舞厅,调调陪酒女郎,怎么就玩世不恭、就滑向人性弱点的深渊,就自甘沉沦啦?

    古今中外,有几个好男儿大丈夫不好女色不泡mm的?就说咱文明古国吧,“才子词人”,未必是“白衣卿相”,却尽是风流才子、风月班头。例子太多了。如白居易,在诗人政客中都不算什么“风流”人物。他身过也有两个年轻漂亮的歌姬:樊素和小蛮,一善舞一善歌,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就这还不满足,他生平与许多歌姬舞女有交情哩。

    如苏东坡,宋以后许多笔记中记载着他与妓往返交游的故事趣闻呢。辛弃疾说得好:“个里温柔,容我老其间”,龚自珍说得好:“设想英雄迟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奉旨填词柳三变说得更好:

   

    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至于文章,主要为自娱自乐、抒怀抒愤,其次为弘我大法、扬我高风,能否起到一点“唤醒国人”的作用,估且存疑。而“已属于网友与现实,属于人民与历史!”之言,则未免不经。“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龚自珍)。老枭政治理想无由实现,满腹牢骚,也只能在网上有限度地一吐,还常常受到友好或不太友好的类似于“多谈风月,少谈国事”的警告。英雄落魄付红粉,很正常嘛。

    遗憾的是,找呀找呀找情人,年将不惑,依然未能“找到一个好情人”,一个情貌相悦、心灵相通、思想与身体皆可交流的好情人。更遗憾的是,既使找到了,我也只能负有限责任。哀哉。

    话说回来,老枭每天读书、喝酒、养气、练拳、交友、写诗…,忙得屁颠屁颠的,纵有钱,也难得有闲上歌舞厅泡妞玩儿。况老妻虎视耽耽,要编故事找借口外出泡泡,也大伤脑筋哩。呵呵。

    2002、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