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对于法轮功,老枭一向是“不敬而远之”的。当它得到政府和大小官员的鼓励和支持而风靡九州的时候,我视之为伪气功团体,曾有诗冷嘲之;当一些媒体因发表了对它的批评文章而向媒体隆重抗议的时侯,我讨厌它心胸狭隘小题大作-----我对容不得异议的东西都很反感;当中共作出禁止党员和官员习练此功、要对其学员开展教育转化工作的时候,我仍以为可以理解-----一是党章本就规定党员只能信仰共产主义(真伪是另一回事),二是通过科学知识的普及,提高广大人民特别是底层民众的科学文化素质,减少各种非理性的思想和信仰,有何不可?
   

   当法轮功被定性为邪教的时侯,我认为太过分了;当我通过各种途径逐步了解到中共对轮子功的批判和对其学员的转化已经演变一场大规模的腥风血雨的镇压的时侯,我震惊而愤怒。曾于2003年写过《关于轮子功的一点意见》,对此表示抗议,希望政府能善待轮子功学员。由于对它只反江泽民不反共产党的取向不以为然,虽抱同情,文章中仍不无微词。
   
   法轮功从与中共眉来眼去,到反“贪官”不反“皇帝”,再发展到反老江不反老共。而今《九评》的问世,表示法轮功已走上了彻底的反共道路,这是一条荆棘丛生的不归路,也是一条通向自由的光明大道。《九评》的推出和退党大潮掀起,对中共反动势力的打击震慑,对民心民意的鼓舞,对民主大业的贡献,都是难以估量的。这“一体两面”相辅相成的两大事件,于我中华民族,具有巨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那些坚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学员,深受迫害而不诉诸暴力,委实了不起。这不就是中国式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么?在此容我向它的广大学员表示崇高的敬意。
   
   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将不仅是“邪教”,而且属于“反动政治组织”,一些知识分子也加深了法轮功在“搞政治”的疑惑和批评。法轮功一再声明不问政治、不参与人间政治、对政治不感兴趣,在质疑者看来,反成了不真不善、欺人欺世之谈,或者是一种“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韬晦之计。
   
   法轮功究竟是否在“搞”政治?这先要视“政治”二字如何理解和定位。在中共秘密字典里,政治乃是一种可以合法垄断各种资源和利益的特权和威权,是它的禁脔,它正搞邪搞明搞暗搞怎幺搞都行,别人搞则一律非法。它要你“讲政治”,是要你坚持它的领导,维护它的权威,一切围饶着它转。凡是不利于中共统治的言论、行为、组织,都可以上纲上线到政治的高度,予以严厉打击!
   
   用中共的标准看,法轮功对中共特权统治的冲击越来越大,其危害正未有穷期,乃是它执政中国半个多世纪所未有的劲敌,难逃搞政治之嫌。而今弄出九评和退党潮来,不论法轮功是否真有“问鼎中共”的野心,已明明白白在搞政治啦。
   
   按照文明世界的标准,政治乃是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法轮功宣讲真相,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利,抗议所遭受的迫害;九评中共,发起退党,则是进一步揭假驱邪,反恶抗暴。我对法轮功教义缺乏深入了解,但按传统佛道的观点言,驱恶即是行善修道,除暴即是积德修炼,所谓霹雳乎段菩萨心肠,慈悲与威严同在,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法轮功一再声言它是超越政治的纯粹修炼的团体,它的世俗行动是在救度世人,并为自己争取一个合法自由的修炼环境。
   
   从法轮功不是在管理公共事务或追求政界权力这个意义上讲,它当然没有搞政治。至于法轮功将来是否会对世俗政权产生兴趣,或者,是否现在处于“深挖洞、广积粮” 阶段,以便时机成熟好“称王”,我不敢断言。我个人相信这些疑虑是没有必要的,乃以世间人之心度世外人之腹。从世俗政治或利益的角度去分析宗教、修炼人士的所作所为,难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如老枭,拔笔而起挺身而斗,何尝对现实政治和官场有啥子兴趣?偏偏多数朋友误会我想在将来政坛大显身手,呵呵。
   
   东海一枭2005、4、24
   首发《民主通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