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东海一枭
   
   
   凡海内外忧民爱国之士,没有不对中共切齿痛恨的,何况赤子情怀的老枭?很多年前,就有江湖豪杰劝我组织起来反共了。日前有网友曰:“在目前社会的状况,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地下反对党,进行广泛细致长期艰苦的宣传动员,以中共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能聚集力量向专制集团施加巨大的压力。”云云。

   
   
   
   我赞同在中国实现民主理想有必要“进行广泛细致长期艰苦的宣传动员”,但不认为“以中共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实现这一美好理想的正确途径。古今中外的历史包括中共的史在内,已无数次证明,以暴抗暴的革命行动,不论成败,都是要付出血流成河尸堆成山的惨烈代价的。侥幸成功了,以“万骨枯”换来一将功成,也不过是以暴易暴而已。暴力是一副负面作用极大的虎狼之药,一条与仇恨和专制一脉相承的不归路,一把反噬的魔剑,不但要革命对象命,也往往会反过来吃革命者的血。真所谓:你革我的命,我革你的命,昔日革命者,也被别了命。(革命之话题很大,众说纷纭。这里仅作狭义理解,指暴力革命。)
   
   
   
    从现实主义的角度考虑,“以中共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功效亦大是可疑。盖中共对社会的监控力度和能力、对异己力量的镇压力度和能力都是空前的。人民组党结社的基本权利早被剥夺得干干净净。在大陆秘密组党,风险之大,敢于参与者之少,不卜可知。如果不能公开宣传政见党纲,不能公开发展党员,能有多大作用影响?局限于秘密小圈子,三五个人七八条枪,冒随时受到严厉镇压的危险,如何“进行广泛细致长期艰苦的宣传动员”、“聚集力量”?
   
   
   
   “还治”云云,只是一厢情愿。中共的恶,有国家机器、有数以千万计的军警为后盾,它的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一小撮志士,纵能恶敢暴,实力在哪?民众连枪亦不许持,赤手空拳,发动起来又如何,义旗一举,应者寥寥。经过暴力镇压、利益收买这两手,中国人民的“革命精神”早已萎靡不振。就算一小撮同志不怕死,有几个人敢积极响应主动加盟、甘愿为民主大业牺牲自己小命呀。
   
   
   
   地下党不一定是革命党,但即使不走以暴抗暴的道路,即然是地下,要坚持下去,自非极端秘密不可(纵使如此,在无孔不入的监控之下,又能坚持多久?),行事难免“偷偷摸摸鬼鬼祟崇”,遭人疑忌防范,反而让广大民众对民运志士及民主运动更为疏离、畏惧乃至反感,为中共妖魔化民运、加以迫害镇压提供更好的把柄和口实。
   
   
   
   当然,万一老天开眼,中共开放党禁,把结社组党权还给人民,那么,真正的民主党派的出现,则为中国民主所必须。那时我亦不愿参与现实政治,更不可能牵头组党。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疏懒成性,怕受拘束,如果每天时间不由自己掌握,行动不由自己安排,不得不见许多不愿见的人、说许多不爱说的话、做许多不爱做的事,那种日子怎么可能适应呢,人以为荣,我以为烦,人以为贵,我以为贱,人以为上天堂我以为堕火坑。老枭佛道双修,虽未参破生死大关,于虚名浮利却参得颇为透彻哦;其次,民主政治,一切以选民的意愿为重,有所举动,费尽口舌,我不屑讨中共的好,也不愿看匹夫匹妇的脸色;三呢,政治总是不净的,民主政治当然比专制干净万万倍,于民于国更有着质的不同,但可以想象得到,民主化之后,政界仍难免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现象,尤其是过渡时期。当代国人道德之堕落、品质之败坏有目共睹,同道中人大人格自然没大问题,小人格就因人而异啦,民主化的影子还没见着呢,一些民主志士们的表现巳让我倒尽胃口。老枭大好男儿,千秋之士,焉能受同道中人的气,与人争一日之长----这也不是我的特长,便自甘堕落想争,也争不过人家!所以,我个人不擅长搞政治活动,更不擅长也不喜欢搞秘密政治活动,纵然那样有于己于人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弊,我也只适合做一个只对自己言行负责的独脚大盗。
   
   
   
   不过,我不反对别人那样干,不反对别人开展“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包括类似清末革命党人那样有组织有针对性的恐怖行动。我将对那种大天畏的革命精神深致敬佩并视之为同道。那样的行动,参与者是要抱持绝大牺牲精神的。就局部而言,或也可收“向专制集团施加巨大的压力”之效,对于逼迫、推动中共往前走,不无裨益。况且,对于专制暴政,人民有权进行各种形式的反抗、斗争,包括暴力革命。“闻诛一夫纣矣,未闻拭君也”,连儒家二祖都认为暴力有时是正义的,汤武革命,吊民罚罪,应天顺人。革命不是我反得了的,也不是一些善良文人或党用文奴想告别就告别得了的。革命是否来临,其脚步的迟速,取决于专制统治集团是否进行顺乎民意时势的改革及改革的脚步。
   
   
   
   我不喜欢不愿参与现实政治,但在人人都享有罗斯福所言的“四大自由”之前,我可能比任何人都关注现实政治活动,并对之进行深入的考察、独立的思索、细致的分析,以我,一个诗人、一个民间知识分子的方式,鼓吹民主,争取自由,维护人权,反对特权,鼓舞人心,团结同道,唤醒民众,聚集力量,与专制主义进行公开而坚决的斗争!
   
   
   
   互联网为我的斗争方式提供了至佳利器,如某友赠诗所言:生电挟雷何光怪,天下奇文出东海,枭鸣东海狐兔愁,裂地崩天天下快!几年来无数相识不相识、体制内体制外、国内国外的同道,给我以种种关注关怀信任支持鼓励爱护,收到赠诗、电邮、电话无数。中共是敌人遍天下,我则是朋友遍天下。多年前就有上将赠萧瑶(老枭笔名)以诗曰:月涌大江涛,谁个敢逍遥?古今沙场上,诗人气最豪。我想我之所以至今未受到公开的骚扰,与明里暗里众多的关怀信任支持鼓励有关,也不排除体制内认同我观点或良知未泯的“有力者”给我以“暗中保护”。
   
   
   
   我是孤独弱小的,又是强大势众的。正义真理在我这边,时代潮流在我这边,体制外抗争群体、体制内健康势力、国际自由力量都站在我这边。我的力量,是真话的力量,真相的力量,真理的力量,进步的力量,人性的力量,仁爱的力量,道义的力量,自由的力量。就象布什第二任就职演讲所说“只有一种力量可以打破仇恨与宿怨的桎梏,揭穿暴君的权力伪装,让正直与宽容的人们重新获得希望,这种力量就是人类的自由”。
   
   
   
   我多次对友人说过,不到个人绝路,勿轻言牺牲,不到彻底绝望,勿轻言革命,不到国家绝境,勿轻言暴力。我寄望于民众的普遍觉悟,也寄望了体制内有识之士的应时而动。喊打的人多了,豺狼也会变成过街老鼠。当越来越多的人勇于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自由和尊严,当越来越多的人擦亮眼晴,觉醒良知,认清时势,那么,一旦时机成熟,一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根稻草可以压垮一匹骆驼,“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可以打败一支军队”。
   
   
   
   所以我主张:以义抗暴!
   
   
   
   在儒家思想中,义是一个很重要的范畴。古人云,义者宜也,心得其宜之谓义,也指行事之宜,社会认为合宜的道理和行为。又,在中华文明之初,义在字源上与善、美同意。墨子则别出心裁地认为:义者,利之和也(此言与著名的波兰自由派大知识分子亚当-米奇尼克所言不谋而合款曲暗通呢。米奇尼克认为:民主是各种不同利益之间持续的衔接,是各种利益之间孜孜不倦地寻求妥协。妥协是金色的,它不仅是美的,也是善的,真的。得到的是共同需要的东西,而将各自不想要的东西搁置一边…妥协寻求中间地带,其实现之日,民主即诞生。何家栋《灰色的民主和金色的妥协— <通往公民社会>序》)。
   
   
   
   以义抗暴,就是以阳光对黑箱,以真相对黑幕,以高尚对卑鄙,以真诚对欺诈,以自由对僵化,以慈悲对仇恨,以人性对兽性,以文明对野蛮,以和平对暴力,以君子对小人,以正义对邪恶,以壮美庄严对丑陋下流,以理想主义对犬儒主义,以光明正大对阴谋诡计,以坦坦荡荡对偷偷摸摸,以堂堂正正对鬼鬼崇祟!一切善良、美好、和平、人道、理性、文明、正义、符合国家与各阶级根本利益的事物、行为和方式,都是合乎义的。以义抗暴,就是以一切公开、和平、人道、理性、文明的方式与中共作斗争,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反抗专制暴政,最后达到以义易暴以仁易恶之目的。
   
   
   
   孟子曰: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荀子曰:行义以正,事业以成。如果说以暴抗暴是以蛋击石的攻坚战,以义抗暴则是居高临下的攻心战,它诉诸舆论民心人性,诉诸对立双方的尚未泯灭良知正义责任感,从思想上挖中共的墙基,从人心上缴特权的枪械,从精神上革专制的命;如果说以暴抗暴是迫不得已的偏径小路,偶尔一试的奇兵突出,以义抗暴则是抗击专制主义的堂堂正正之师,是通向中国民主化的必由正路和光明大道。
   
   
   
   我亦不反对别人采取别人的方式方法手段策略。不论个体群体、地下公开、在朝在野、为官为民,不论保守激进、左派右派、主和(和平)主战(暴力)、改良革命,不论持什么主义走什么路径,只要能在制恶抗暴反专制这一战策点上取得共识,我都视之为同道。大道能容,殊途同归,只要大方向大目标一致,各门各派何妨各显神通?
    2005、1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