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近五年来,老枭采取各种合法和非法手段,到处煽阴风,点鬼火,与境内外敌对势力勾联聚合,丑化我党和政府形象,攻击我国政治法律制度,插手人民内部矛盾,假手推进民主法治与我党对抗(罗干语也)…。论笔刀舌剑之尖锐,反共态度之坚决,用一句网友的话说:枭鸣东海,谁与争雄!
   
   不知何故,一向贼眉鼠眼极端小气、文网之密古今无两的中共,偏偏对我网开一面,至今未正面接触、骚扰过我。反而是不少网民和海内外的民主志士、自由独知,恶我如仇,恨我入骨,加给我的恶谥和罪名层出不穷!什么村夫、老匹夫、弱智、白痴、废物、人渣、民运骗子、做秀、精神病、混稿费的无聊文人、投机民运、反民主的中国腐朽文化僵尸、替党国暗中出力、来历有问题、文化特务、共产党的托、卧底…,等等等等。自老枭“落网”以来,以安魂曲先生为首、由海内外“网络民主志士”组成的反枭集团,从未停止过对老枭漫骂、攻击、造谣、诬蔑以及恶意的曲解、猜疑,最近由于著名独知芦笛先生的加入,更是掀起了一个反枭高潮。

   
   芦笛反得特别高明也更恶毒,主要招术为“栽赃法”,先无中生有地把一些愚蠢的观点“栽”在老枭身上再施以攻击。如说我主张“大义灭亲”,说我“崇拜毛泽东”,说我根本不知道人权是超越于狭义的民主之上的,说我基本教义就是“仇恨”、“革命的坚定性”与“彻底革命精神”,相信的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是“人民万能论”、“人民无罪论”与“人民全知论”…等等,然后凌空一击,凯旋回朝。尽管没打到我真身,却也达到了将我抹黑搞臭的目的-----谣言止于智者,泛滥于愚民丛中。
   
   同时,一些“有志之士”的过度“热情”令我忍无可忍。对于QQ、MSN、电邮等问候,我一般固定答复是:先生好,谢谢您的信任和关爱,很抱歉不会打字不能多聊。有事欢迎来电。公布电话后我发现太多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都是自我中心主义者,不懂得尊重别人反而责怪别人不尊重他。如日前一个海外来电,自称有志民主,并怀反共妙方,不顾我一再提示时间太迟耗时太久,絮絮叨叨言不及义,最后我只好强行挂断。第二天收到此君电邮,大骂我无礼小气,与那些民运领袖一路货色。呵呵。
   
   老枭反共,是气不过专制主义殃我人民祸我中华,并非想当民运领袖;竞选网总,是这个活动好玩又有利于民主。但我没有义务与我不喜欢的人或陌生人应酬交往,浪费时间倾听他们的废话傻话!我不需要愚夫愚妇的帮忙或拥护-----许多人不论拿了多高文凭,出过多少国家,落在枭眼里,依然无知愚民耳!
   
   当然也有值得尊重和感谢的民运领袖、民主英雄,只是比例太低了。数年来耳闻目睹,身经体验,似乎中国人装神装圣、称王称霸、狂妄傲慢、唯我独尊等“主子性”(奴性的特殊表现)以及猥琐、奸诈、愚妄、搭便车、擅内斗、枪打出头鸟等劣根性,反而在民运圈子里和民主志士中表现得特别突出。
   
   我说过,我深知这几年居高临下放言无忌,大违“温良恭让”之教,开罪中共的同时,也得罪了不少网民,辱我、骂我、毁我、恨我、忌我、害我、反我者亦不少,还有些人对我身在狼窝而至今不被狼咬甚是不忿(这与我许多体制内师友敬我、爱好、护我、助我恰成对比。有时扪心自问,是我辜负了。无颜见当年师友啊)。这我都明白,都理解,不那样也就不是我中国人了。可是,理解归理解,讨厌仍讨厌。老枭不怕中共的明刀,却怕来自同道中人的暗箭----与其说怕,不如说厌恶。如果说中共高压激起的是我的战志的话,来自同道和民众的挑衅仇视,挑动的则是深深的厌倦。
   
   民运无疑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老枭却不是一个伟大到无私无我、任劳任怨的人。袁红兵曰:“对于我,一个在高山激流中沐浴净身的高傲放狂之酒徒,必须终日戴上铁铸的面具,厕身于人格腐烂者间,乃是大艰难。”我却深以为然。袁出于民运工作的需要,不得不“把这艰难搂在胸前,就像紧搂一位丑陋的情人。”不得不忍着“恶臭的气息”、“捏着鼻子走近那些自称民运人士的小政客”,老枭可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和忍耐度,宁孤灯独眠,孤家寡人,也绝不愿委曲自己去“紧搂一位丑陋的情人”!
   
   中共专制腐朽黑暗,老枭拍案而起,义所当为。可是,看多了网上网下芸芸众国民的三无牌(无知无德无耻)恶心表演,看够了自由独知(如芦笛)的轻薄浮浪和民主英雄(如安魂曲先生)的卑琐龌龊,有时忍不住想,中国人受压迫受奴役,也是理所必然!老枭反共骂贼,悲悯众生,未免自作多情自寻烦恼了。弄得自己到处树敌,两边不是人,两头不着地,中共视我为异己,民运疑我为奸细,真是何苦来哉。
   
   清者自清,受辱受诬原无所谓,况民间独立之绝世大知,岂中共或民运得而笼络之?况大人君子阳春白雪,从“千秋”的高度看,又岂是小人小丑下里巴人抹得黑、搞得臭的?只是国民和网民中下五门弟子何其多,败尽了老枭的清兴。还有太多真言未吐太多真知未阐,奈我眼下兴味寡然,找片清水静地洗洗耳、养养心再说吧。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拂袖而去,不亦宜乎。
   
   近年来特别理解屈原的悲愤和绝望,但老枭毕竞受佛道熏染,虽然“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却不会“吾将从彭咸之所居。”而只会“吾将从美人之所居”,只会学陶渊明高唱: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感事
   
   其一
   厌闻乡里事,所竞在千秋。
   坦荡无私党,情怀有白鸥。
   性乖难合众,冠小不宜头。
   腐鼠何滋味,鸱疑竟未休。
   
   其二
   悠悠云外客,肯惹市间埃。
   懒散原天性,应酬非我才。
   鸡毛何琐琐,鹰翅自恢恢。
   天末凉风起,飘然归去来。
   东海一枭2005、4、5
   
   
   附言一:近日家里电脑凡电邮均打不开(网页却可打开,太奇怪了),阅信复信不便,朋友有事最好请来电。又,谁愿与我结伴往西藏一游?男性AA制,要品德好,有一定学识修养写作能力等。
   
   附言二:近年多数上书皆局限于网络,由于网络封锁或“事关重大”令人“望而生畏”,签名人大多局限在一二百以内,影响微小。为此,我草拟了《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呼吁书》(综合两篇枭文《惩腐除恶待"阳光"-------关于政治改革的系列建言之四》、《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而成,根据郭飞熊等多位共同发起人意见作过修改),不拘网上网下、国内国外、党内党外、体制内体制外,凡赞同本呼吁书内容的中国人,均欢迎联署。能征集到数千或万人连署,将通过各种渠道呈交全国人大、国务院并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当今中国办种问题堆积如山,要呼吁待解决的大难题俯拾即是,之所以选择“阳光法”,一是兹事体大,对于反腐保先、推动政治改革和进步、支持体制内健康力量等,皆具重要意义;二是十几年来已有诸多讨论、建议、呼吁、提案,参与签名者,当无丝毫政治风险,这样就便于活动从网上走向网下,争取普通民众支持。
   
   特别感谢几个平时很少上网和出头露面的网下朋友,如钱明锵(企业家老诗词家,浙江新时代诗社社长)、陈冰(广西中企联商标专利事务所总经理)、薛振标(广西,工程师,南宁市广望网商贸有限公司经理)等,知道消息后,都表示大力支持。自古诗人的正义感、社会责任感相对比较强烈。老枭在海内外新旧诗界的师友和互相慕名者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原拟将此呼吁书印刷出来寄发(因大多数中老年诗人不上网)。
   
   只是担心“有关部门” 从中拦截让我劳而无功,同时由于没有助理和秘书,没人抄写信封,枭婆坚决不肯帮忙还大骂我吃饱了撑的,寄信也要一大笔邮资(国外尤贵)。特别是近段时间深深的厌倦感作崇,想想也就算了。新的签名我亦懒得收集和整理了,就发到网上吧,希望有热心肠人士接过我手中的火把,传承下去,则幸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