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东海一枭(余樟法)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为“旭日东方”网友开开窍

   

    日前拜读了旭日东方发于中国论坛的贴子:“读《中国》、《思想者》及一枭作有感”,我很赞同他的“中国自古缺乏的不是急风骤雨的洗礼,而是脚踏实地的精神”的看法,我曾在有关文章上多次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几千年来,多少农民革命、资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哪一次不是对生产力的极大破坏,对民族元气的极大qiang残?中国人民吃“急风暴雨的洗礼”的苦头还不够吗?灾难深重、百废待兴的祖国,还经得起再折腾吗?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社会的进步人民的福祉,祖国的兴旺强盛。

    然而,他“读《中国》、《思想者》及一枭的作品好多了”,得出的结论居然是“洞察一枭等人的言论,很多实荒谬不经、不切实际的空谈”,未免令我大伤其心。因其“摭我华而不食我食,过我门而不入我室”,谈何洞察?他是根本未读懂。他只感觉我气势之大,“俯视百姓,嘲笑历史”,不能体察我用情之深、勘事之切,忽略了我“欲疗人天千古疾”的葫芦妙药和济时济世的一片热诚!

   

    我说过,“老枭说法,为上乘者说,为上上根器者说”,可是,不论网上还是网下,不论政治经济社会还是思想文化乃至诗词武术气功,上上根器者,实在是万中无一。我不得不作些调整,尽量通俗、罗嗦些吧,比如对旭日东方(顺便吹几句牛,老弟别生气,哈哈)。

    首先我要告诉旭日东方的是,社会是多元的,每个人分工不同,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所尽的责任和义务也不同。工农兵学商,各在其位,各谋其政。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需要有“一个一个解决具体问题”的实干家,也需要“孤身奋战的勇士,抚哭叛徒吊客”的热血青年;既需要“日复一日为生计而操劳,从媳妇到婆婆”的升斗小民,也需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英雄;既需要“广大人民”也需要“独醒者,不醉于世者,如一枭之辈,以关注民生为已任,以抨击社会为能事”…。何况,“从“路漫漫其修远”到陈天华蹈海自杀,从万般皆下品到本世纪30年代的“人权派”、“改组派”、“第三党”。”,中国的历代知识分子本身,也是中国人民的一分子,他们对“推动中国革命前进”(一听说革命二字我就浑身发抖,改为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吧),也是作出了贡献的。以“一群吃饱了喝足了而喋喋不休的饭客”来贬斥他们,以“清淡误国”来指责他们,实在有伤厚道、有失公平啊。

    以“遇事则夸夸其谈,真正的纸上谈兵之辈”来看待清未的“台谏词坦”之辈,也是大谬。台谏是古代监察制度,包括御史监察系统和谏官言谏系统,御史又称台官或宪官,职在纠察失误、肃正朝纲,主要对皇上;谏官又称言官或垣官,职在讽议左右,广开言路,主要针对文武百官,他们都可以风闻言事。清朝称都察院。词垣,指翰林院,唐朝开始设置,以文学之士备皇帝顾问,清朝翰林院掌编修国史及草拟制诰等。在封建家天下里,国家是皇上的,与文武百官一样,“台谏词坦”之辈也不过皇家养着的狗而已,遇上开明点儿的主子还好,遇上愚暗残暴之主,只能当摆设了。况且他们的职责本就是“清谈”,就是“纸上谈兵、议论朝政”,倘能“抨击权贵”,已是难能可贵矣,总比阿谀、依附权贵要好吧?

    在枭眼看世之六十七,我说过,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二十一世纪中国最大的民间诗词家、思想家。要过年了,很惭愧,除了拟给乡下亲人寄了笔小钱贴补家用之外,既没有“为西部农村尚在饥寒中的老人送去一丝棉一粒饭”,也没有“为解决明年春季春耕用水而加班加点”,我是真的很惭愧。我是否该与各级公仆一起“送温暖”去?

    广大的下岗工人、老少边穷地区的农民,太需要温暖太需要棉衣粮食了,然而,仅靠已多流于作秀的访贫问苦活动,治标不治本,是远远不够的。我有诗讥之曰:《过年好》

   

    满脸慈悲礼意加,访贫问苦乱如麻。

    侠踪现处腾欢笑,公仆争当慈善家。

   

    这个话题过于沉重和复杂,另找时间再谈吧。

   

    话说“议论朝政,抨击权贵,以“西学”而改造国民,以“宪法”而审查政府”,正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义务所在、大义所在,何错之有,岂能随便扣以“于事无益、误国殃民”的大帽子呢。

    以“西学”而改造国民,是清末以来启蒙运动的主旨。谭嗣同、梁启超、章太炎、孙中山、鲁迅,包括国共两党许许多多知识分子,不都做过这项富有伟大意义的工作吗?

    而宪法,乃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国民利益的根本保障,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宪法被虚置,它就不是一个法制国家,或曰它还是一个距离法制国家很远的国家。

    前不久,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司法部召开“十二·四”全国法制宣传日座谈会上,李鹏指出,一切法律、法规、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的特权,决不容许对宪法根基的任何损害,任何违反宪法的行为,都必须受到追究。党和政府各部门,理当带头遵守。

    误国殃民的,不是妄图“以宪法审查政府”的极少数老枭之辈,而是违宪枉法的特权阶层和腐败黑恶势力!

    对于“目前中国农村正在发生的和发展的变化——以村民逐步自治为基础的自下而上的民主进程”,我正密切关注着,并为之欢呼鼓舞。这是我国在现代民主的道路上迈出的可喜的一步。改革开放以来,民主的进步确实较大,但我们不能老是“比之历史”,老是忆苦思甜。孩子总要成长,社会总会发展的。而且我以为当前中国的民主进程和体制改革,是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的步伐的。“比之国际”,如果说“有很大进步”,所参照的对象,可要严格挑选才行。

    关于互联网,对色情网站和黄色网页的过滤,我当然鼓掌欢迎。但对许多政治问题、敏感话题、“国家大事”的“严防死守”,也是有目共睹的吧?

    老枭当然“吃饱了喝足了”,衣食无忧,不用“曰复一曰为生计操劳”,不然,哪有闲功夫上网“喋喋不休”,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相反还要讨老妻骂、讨政府嫌的傻事?

    罢了罢了,何苦何苦。“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美人之所居”,还是多挣些钱、多泡些妞去吧,呵呵。

   

    200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