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经验者,从经历、实践中获得的知识技能也。许多事都是经验愈丰富愈好,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例如性经验,对男人女人都是好事妙事,可以更好地自娱娱人修身齐家,但如果是从大妓院、从群交滥交中得来的畸型经验,甚至弄成一门炼阴补阳、汲阳补阴、损人利己乃至图财害命的邪术,那就有不如无了。
   
   政治经验也是如此。中共集古今中外各种形式的专制主义阴性、负面经验之大成,把官场变成比任何地方都更龌龊的大粪坑大妓院。所谓的政治经验,成了

   韩非子厚黑学马基雅维利三十六计七十二变,成了歪门邪道阴谋诡计争权夺利瞒上欺下,成了求权抓权争权夺权、防人整人坑人骗人抓人杀人利用人的一系列权术、诈术、骗术霸术和邪术!所谓的政治经验,不是管理公共事务、服务人民大众的经验,而是怎样“及时发现对敌斗争新情况”、怎样“保证政治上的高度敏感性”、怎样对维权民众民主人士自由知识分子“主动出击、露头就打”的经验,是怎样确保个人和家族的荣华富贵、确保特权统治的稳定的经验,是怎样明哲保身、混淆黑白、颠倒是非、捂住实情、掩盖矛盾、说谎造假的经验,是怎样权钱交易、猫鼠一窝、黑箱操作、勾心斗角、狡兔三窟、能贪能逃等等下三烂的经验…
   
   这样的政治经验工作经验,对于人民和国家,有害无益。经验越丰富,人越成为鸡狗、虎狼、狡兔、毒蛇、恶龙,成为非人!
   
   我骄傲,我没有在酱缸里泡过粪坑里混过,没何在妓院里嫖过被嫖过,我的意志是自由的,我的灵魂是清洁高尚的,可谓赤子情怀,英雄肝胆。草根兄弟说我对于政治活动经验有限,说什么“网络总统大选是为了将来的中国执政总统大选做准备,所以把老枭推上前台,给他一些当总统的经验,培训他将来成为合格的中国执政总统的候选人。”不知老枭的政治经验固然一片空白,品德、学问、见识、思想、智慧、才干乃至容貌,皆不愧中华第一流人物!如我自题联所言: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
   
   与其用那些被涂抹得污七八糟的粪土之墙,不如用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我在《中国大总统竞选演讲稿》中自许:我有广纳众言择善而从的诚心,有捍卫常识追求真理的决心,有辨别优劣、区分是非的慧心,有冰清王洁的诗心、浓烈博大的爱心、强我中华的壮心!克林顿那种浪子、布什那种公子都能总而统之,何况“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惊才绝艳的东海一枭?当个把总统,牛刀杀鸡,绰乎有余。我没有官场经验,却融贯中西,对中外政治都有着透彻的了解和理解,更不乏政治智慧和才干。何以见得?
   
   五年前,老枭以笔为剑,横空而出,与专制中共展开了毫不留情的斗争。论抨击中共言辞之激烈、锋芒之锐利、态度之坚决,论影响度之大、对专制杀伤力之巨,在大陆能与我并肩者屈指可数,而各界人士包括大量老同志、老将军、体制内官员对我信任有加、尊重有加、欣赏有加、关爱有加,不少师友明里暗里为我说话;中共至今尚未正面骚扰过我,可谓荆棘丛中纵跃自如,虎狼窝里从容立身…,这不也是一种政治智慧和能力的体现么?鲁迅说过,对于社会的斗争,我是并不挺身而出的,我不劝别人牺牲什么之类者就为此。老枭既收获了斗争效果,又保存了有用之身,未曾放弃作为一个儿子、丈夫、父亲的三重身份的家庭责任,鲁爷地下有知,当亦为我竖起大拇指也。中国政治阴暗奸邪假恶丑久矣,不客气地说,也只有光明磊落阳刚强健而又大智大慧如我,才有可能把它领上光明正大真善美的正途大道!
   
   只是在下疏懒成性,独往独来自由散漫惯了,只开风气不为师,师犹不肯为,何况“君”乎?对现实政治,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让我把时间交给别人去安排,让我迎来送往去讨好应酬世间那些愚夫愚妇,让我见许多不愿见的人讲许多不想讲的话,不断听汇报作报告发指示,让我以当公仆当“马桶”的方式“报效国家百姓”,只怕比坐牢还难受。
   
   克林顿在西安访问时,一位小孩来到了克林顿的身边。克林顿问小孩,你知道我是谁。小孩答曰,你是美国总统。克林顿又问,美国总统是干什么的。小孩答,是管美国人民的。克林顿很认真地纠正:应该是美国人民管美国总统。还有某作家写得更有趣:美国政府就是所有美国老百姓订了一个契约而建立起来的管理公共事务的机构。而且是一级一级从下往上建立的。就象打扫卫生一样。你自己家里的卫生归你自己管,再干净或再肮脏都是你自己的事儿,别人无权说三道四。但是小区的卫生脏了怎么办呢?于是各位业主就订一个契约,大家都拿出一份钱来,雇人打扫这一块儿,所以社区卫生归地方政府管理。那么大街上呢,各个社区再订一个契约,凑钱雇人打扫,所以大街上归联邦政府打扫。所以,美国总统就是那个扫大街的。
   
   可见民选总统不好当哪。说好听点,要肯忍气吞声任劳任怨,有仁心仁德和先忧后乐的精神,要眼晴向下看民众的脸色;说难听点,总统不过是扫大街的,或者一只马桶而已-----供人民排泄、发泄用也。老枭何等人物,不屑摧眉折腰事权贵,不愿为了一已之私讨好中共,又岂肯向愚蠢鄙陋的匹夫匹妇有意讨好、与无趣寡味的民主人士们勉强周旋也?我说对总统“低位”没有兴趣,实是性格不合,志不在此,并非故作清高。我受老庄哲学影响至深,从小喜爱的是大鹏鸟一样背负青天畅意驰骋的李白,只盼着有朝一日,人民和国家从专制的囚笼中解放出来,老枭“功成拂衣去,摇曳沧州傍”于愿足矣。
   
   之所以响应中国网络竞选活动和天鹅绒行动的号召参加网络总统竞选,首先当然是有趣好玩而又不必担实际的“扫大街”和“马桶”的责任,其次是见国民猥琐怯懦胆小怕事,连网络竞选游戏都不敢玩,争当缩头乌龟,故挺身而出奋勇一玩,起一个模范带头作用,为天下先,为天下倡,以实际行动告诉广大网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本来是属于你们的。你们应该也可以站出来,争回自己的人权和自由,象老枭一样活得多姿多彩有声有色,活得独立强健奋发豪迈,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写的人、有尊严的人!
   东海一枭2005、3、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