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贼党黑窝]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党黑窝

   
   
   
   贼者,窃贼也,强盗也。自古专制者皆大偷强盗、民贼国贼也。黄宗羲说:“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唐甄曰:“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清末孙宝碹曰:“中国自春秋以还,天下之君主多变盗寇。至战国末,诸盗为一盗并,自是而后,或分或合,卒成以盗易盗之天下”。不过以儒家学说为意识形态的君主制在历史上曾有过一定的先进性,尤其是少数开明君主,开创过一定程度的“盛世”。一党独大的专制则自诞生以来就是极端、绝对地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反人道的反动制度,是彻头彻尾的贼!
   

   除极少数特殊情况外, 当代各国的政治几乎皆通过政党来进行,主要形式有两党制、多党制和一党制。中共自称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实则中共根本就不是近现代意义上的政党,从权力的来源和运作、经费的来源和支配两大角度考察,中共与现代文明政党毫无可比性。文明政党行使政权或干预政治的方式各有不同,组织的“松紧度”也不一样,但不论是两党制、多党制还是一党制,不论是议会选举还是总统竞选,是轮流执政,联合执政还是单独执政,不论什么党派,其意识形态、政治纲领、组织原则、组织体系、活动规范等各项规定如何,它们除了党无权领军、不能干政外,还有两大共同点:一、权源是自下而上的,各级党内权力和政府权力都来自于公正、透明、定期的选举;二、党政分开,包括权力分开和财政分开,政党的活动经费和一切开支只能取自于党费和合法捐赠。
   
   而中共搞的是接班人制度,党魁由前任或个别、一小撮“元老”指定,各级官员由上级或中央任命,党的所有活动经费,党干的工资待遇全部由财政支出(还有八大花瓶党也照此办理呢),权出于上,财出国库,强行“代表”,以党代政,从全国人大到政府各机关、乃至学校、工厂、部门、社团、乡镇,都设立党组织,从中共中央、中央政治局、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及其以下各省市委委员、书记,乃致各基层党委、党支部、书记等等,都享有相应的特权。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权抢自人民,财取自国库,权力和财政都搞黑箱操作。而且,中共垄断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种资源,“坚持对军队伪绝对领导”,党大于政府,大于法律,大于国家,大于一切,党权至上,军队、武警、法律、媒体乃至整个国家都成了它的专政工具,普天之下莫非党土,莫非党奴,而党亦不过一小撮特权分子借以压迫人民、剥削人民、谋取私利的工具。这算什么政党政治?称专制中共为黑社会、黑手党、流氓强盗党、邪教,不亦宜乎!
   
   当今中国百分之二十的人窃占了百分之八十的社会财富,这百分之二十的强势集团皆由特权阶层及与特权有千丝万缕联糸的“能力强者”组成。中共腐败程度之高、腐败官员之多,也是空前和绝世的,就权力言,官员个个都是贼,就腐败言,官员多数都成贼。甚至反腐者大多也是腐败者,反腐成了权力争斗的一种形式。如“反腐英雄”、原福建省福州市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据悉巳被纪检部门查出经济、生活方面诸多问题:贪污受贿2百余万元,另有6百多万元的个人财产来源不明;有6个情妇,其中1人还是上门向他伸冤的女上访户…。很明显黄金高是因违背了中共官场的游戏规则遭到有关势力打击报复,但上述消息,当非纯属诬陷、空穴来风。真令人生洪洞县里无好人之叹。称专制中共为贼巢贼窝,不亦宜乎!
   
   中共窃财窃权,窃国窃党,把党变成了与现代文明政党有着本质的不同的法西斯党,黑手党,流氓强盗党,邪教党。中国只有贼党,只有会党,哪有政党?党用学者们研究什么中外政党制度比较,纯属扯蛋。想起一个小故事:元谐性情豪爽,少年时和隋文帝曾同窗,隋文帝即位后,元谐多次担任显要职位。某次,元谐与堂弟元滂谒见皇上后,元谐私下对元滂曰:“我是主人,殿上者贼也。”老枭也忍不住要对我同胞们,对天下人说,我是主人,中共者贼也,台上大大小小官员,皆贼也。
   
   把西方以助益竞选为主要功能的政治派别或社会组织翻译为党,真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党属于贬义词。孔子说:“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论语》中注释为:“相助匿非曰党。”如张申府先生所说,中国的事情都是被"党"搞坏的。党的繁体字由尚黑二字组成。党者,黑帮黑,黑吃黑,一窝黑也。自古结党为营私,中国近世政党亦多带有秘密会党色彩,孙中山创中华革命党时就曾要求党员宣誓效忠于他本人,蒋介石本人是青帮分子。中共尤其尚黑尚秘密,把宗派主义、家长作风、个人崇拜和残酷斗争等会党遗风变本加厉地发扬起来了。
   
   我常常感到深深的耻辱。对我来说,被这样一个无道无德的黑党、贼党领导就是一种羞耻。老枭之所以奋起骂贼,是不甘人权自由受其剥夺、个人尊严受其侮辱,不忍广大“主人”受其剥削压迫蒙骗欺诈,也是为了摆脱内心的羞耻感!可悲的是,八九之后,仍有不少人为了权欲物欲的满足为了向特权阶级分一杯羹,而入贼党当贼官,而与之同流合污为之歌功颂德,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以为做人的失败,反以为事业的成功。每念及此,真令我凄凉四顾,慷慨生哀!
   
   2005、2、14
   --------------------------
   原载《议报》第18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