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将作秀进行到底!]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将作秀进行到底!

   平书之四十九:
   
   
   有句古话曰《春秋》责备贤者,孔子认为对贤者(指领导者、当权者、道德文章出众者)要求应该高些,贤者对社会运行国家发展的影响更直接更大,便应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这有些象现在西方社会对政府官员的言行道德高标准严要求一样。有人以为“《春秋》责备贤者”是挑好人的毛病找好人的岔,那是误会。
   

   但中国社会确有“挑好人的毛病找好人的岔”的传统,而且于今为烈。放过恶人不问,专挑好人来骂。好人越好,贤者越贤,所承受的道德期望值就越高,受到的责备和道德审判越凶猛。人们惯于责己宽,责人严,责坏人宽,责好人严,对坏人无限宽容,从浪子回头金不换呀,放下屠刀立地升佛呀等等成语可见一斑。便是永不回头永不放下屠刀的恶棍,也会有人出面为之辨护,甚至歌之颂之;对好人和贤者则异常苛刻,要求层层加码,标准节节升高,不到十全十美、至贤至圣不止,不到好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休。
   
   所以,在中国社会,作恶容易为善难,套中刘晓庆的话,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做好人中的好人,更是难上加难。老枭以为,传播自由理念追求民主理想者,就是当今社会好人中的好人,最大的贤者。在当代中国,抵抗强权、反对专制、为底层和弱势群体讲话,弘扬民主自由的理念,是要冒一定风险具备一定奉献精神的的。
   
   可民主志士不但要遭受专制强权的各种迫害、打压、丑化,遭到普通民众的误会误解质疑,而且还常常受到同道中人或冒充同道者苛刻的批判乃至漫骂恶政。假名说真话,说你怯懦,真名说真话,说你空谈;人在国外,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身在大陆而未“出事”,说你“掌握好了分寸和火候”。任不寐甚至被骂为“中华民族的敌人”,攻击五花八门无所不用其极,却也不值一驳。
   
   最多的指控是作秀。尤其是知识分子,无论怎幺干,在某些人眼里都是为了借以成名或谋取什幺私利,都摆脱不了作秀的嫌疑。例如,在网络名家、八九英雄安魂曲看来,“仅仅在特定情况下被单位软禁”是作秀,“用真名、说真话”是作秀,“自愿模拟坐牢”、“自愿禁食”之举是作秀,“虚张声势作我们愿陪刘荻一同坐牢之表态是作秀,“类似东海一枭杜导斌这些数年来几乎是公开用真实身份指着中共的鼻子大骂并大摇大摆和海外民运眉来眼去”更是“负面作用很大”的作秀。近日,小安子又在骂由任不寐盛雪李恒青和我(应邀具名耳,不敢掠美)共同发起的“诉中国政府环境状”为“虚张声势、突出个人的政治作秀”!为民主事业做了大量工作或付出了各种个人代价的茉莉徐文立高寒袁红兵任不寐草庵居士等人士,在他眼里,都成了“秀逗”高手。真是无事不是“秀”,无往而非“秀”,令人想起苏东坡和佛印和尚之间那个粪和黄金的禅话。小安子表示:民运实在不需要王怡东海一枭这样目中无人的做秀名人。他认为:“做秀,尤其是出于个人或群体名利考虑之明目张胆的做秀,给中国民主环境带来的长期负面影响其实反而可能更大”…云云。(以上括号中语大多为小安子原话)。
   
   做秀(SHOW),表演也,有展示、炫耀、卖弄之意,在英文中为中性词。从香港传入大陆,含了贬意。这是一个作秀的时代,各行各业的精英,包括政坛要人,都在大作其秀,确有批评的必要。但把上述老枭之外的自由知识分子的言论和行为斥为作秀,未免深文周纳了,说他们是“出于个人或群体名利考虑之明目张胆的做秀”则属妄测动机。喊口号、打笔仗、发宣言、签名信,本来就是知识分子为社会尽责尽力的具体体现,就是在踏踏实实推动社会进步。老枭在《拳击“魔鬼身材”》中曾说过:
   
   既使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个人的清名和美誉”,也是可以理解的,也没什么不好。重清名爱美誉,就不会与污浊同流,就不屑与丑恶合污。孔夫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老枭就是个“处处想着自己清名的人”,堂堂正正坦荡荡荡,凡有损我清名美誉之话、之文、之事,不论有啥好处,也绝不肯说、绝不肯写、绝不肯做!我所喜爱的狂人李贽也极好名,声称:“文章鸣世与道德垂芳等。然众生尽时则此名尽,大丈夫不愿寝处其中也”,“多少无名死,余特死有声。只愁薄俗子,误我不成名”。他好名求名,有时甚至到了俗气可笑的地步,说什么“一棒打杀李卓午,立成万古之名”,在《豫约》中要弟子及香客们把他当圣人来礼拜。但对名的执著,丝毫不影响他作为晚明思想界的异端的伟大。…对知识分子之好名,也当论迹不论心。那踏实做事、默默做事、高尚忘我、甘做无名英雄者,当然值得万分敬仰;对“三天两头发个宣言、签名信什么的,一副与专制势不两立的样子”、冒险犯难的有名志士,我一样敬佩万分!不管主观上,他们是为了“清名美誉”,还是“事业的进步”,不管他们个人是“毫毛无损”还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客观上,他们都产生了“媒体效应”、“推动了事业的进步”,对加速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作出了贡献!
   
   至于老枭个人,一向不恤人言,虽千万人吾往矣,所言所行,只听从内心的召唤和指挥,世人誉我不足为荣,毁我不足为辱,说我作秀也好,好名也罢,我都认了。我就是要光明正大地求名,理直气壮地作秀,将枭式作秀进行到底!同时,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敢于站出来,求民主英雄之名,作反对专制之秀。只要在反对专制这一点上取得共识,不论具体观点、方式、取径如何,不论有名无名真名假名,不论体制内体制外或国内国外,不论华人洋人乃至好人坏人(反对专制就是最大的好),我都愿意引以为同道。
   
   东海一枭2005、2、19
   首发《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