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为迎接新年,沐浴更衣,因枭婆未将衣物准备妥当,责了伊两句,伊怒作狮吼:你算什么东西,连洗个澡也要人侍候?有本事找个情人侍候你呀。你又不是胡锦涛!老枭近年来忍辱功夫大进,不与女人一般见识。可枭婆拿胡锦涛与我对比,是可忍孰不可忍?世人无知,以官为尊,以为官到主席总书记就算大人物,那也罢了,枭婆与我生活了大半辈子,居然肤浅无目如此,岂不痛煞人也么哥!所以老枭也虎哮起来:胡锦涛一小媳妇小男人小政客小人物耳,焉能与我相提并论!

   老枭为人坦荡,光明磊落,张扬自我,疾恶如仇,见义敢为,浩然大气,敢想敢干,敢言敢怒,敢恨敢爱,富有社会责任感;小胡则亳无主见个性,好不容易爬上了党魁宝座,集三权于一体,依然死气沉沉,江规胡随,在政治上一味炒剩饭、执陋规、守旧门、玩古董、走老路,所言所行,散发出一股极权主义的腐尸味。老枭或无小聪明,却具人生社会文化历史之大智慧;小胡仅有小聪明,不外乎韩非子厚黑学马基雅维利之辈的历史糟粕,用之于内部夺利争权往上爬或有一定效果,用之于二十一世纪争雄天下成为一代大政治家,则远远不足也。

   老枭出经入史,融汇中西,学问渊博,识见超卓,对传统优秀文化和西方民主理论了然于胸,不仅在诗词界扬清激浊转乾旋坤,在舆论界思想界亦开一代风气,枭文或详征博引功力深厚,或挟雷生电恣肆汪洋,高见叠出,一纸风行,江湖观听为之一耸。同时多才多艺,才华横溢,如从政,必轰轰烈烈大有作为,不然玩诗玩石,也成名家,干啥都是一流的,可以活得舒心畅意,纵横江湖,笑傲自由;小胡则一付政治辅导员的面目,所谓“重要讲话”,无非八股腔调,语言乏味,陈词澜调,惨不忍闻;俄罗斯记者问他读过哪些俄罗斯名著,回答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更荒唐的是居然批示向古巴、朝鲜学习,学养之浅薄,头脑之僵化,令人叹为观止。小胡除了当官,只怕连种地的活都干不了。

   孔夫子说了,天下无道,富而且贵,耻也。中共体制无度无德无道,仿佛武大郎开的店或者废品收购站和鹰犬饲养场,八九之后尤其如此,能从这个空前的逆淘汰体制中脱颖而出攀上权力金字塔尖,也真难为小胡了。我未能政商富贵,恰恰证明我的优秀伟大。老枭乃不世出的奇士,政治小国中峥嵘大丈夫,乃时代的骄傲和光荣---这个万马齐喑的国家和黑云压城的时代,如果没有我东海一枭横空出世,将是多么的寂寞乏味。

   而小胡及其为首的中共,则是中华民族肌体上的大恶瘤、大耻辱!时代发展到二十一世纪了,麦克尔-哈特在《帝国》中指出全球化使民族国家的主权不可逆转地衰落了,德国乌尔里希-贝克则论证了“谁在世界性的超级游戏中只打民族国家的牌,谁就输”的事实,何况坚持一党独大的专制,何况权力的来源仍自上而下,权力的继承靠黑箱操作,在全球化的竞争中,中国非输得一干二净不可,这不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是什么!在现代社会,谁的权力是靠私相授受得来的,而又不肯还权于民,谁就是国民之公敌,民族之罪人,人人得而骂之,人人得而诛之。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论才气力气文功武功,论口才腹才外姿内美,小胡皆望尘莫及也。从历史的、道义的角度看,谁重谁轻,谁大谁小,谁优谁劣,谁高谁卑,更是一清二楚。至于侍候他的女人多(枭婆猜测之言,无从核实也,呵呵),又能说明什幺,古代帝王还佳丽三千呢。老枭情人眼下一时缺如,眼界高也,没出门上街去找也。如果要位尊多金才有情,那种情人我一个也嫌太多。呵呵。枭婆不以嫁得侠骨柔情笑傲江湖的英雄丈夫为荣为傲,反将我与唯权唯私阴险猥琐的政治小丑放在一起相比,岂非世俗眼光侮我太甚!拿破仑说过,仆人与妻子的眼里没有英雄。信哉。

   放眼中国,尽是些小眉小眼小鼻子的道德侏儒思想侏儒文化侏儒政治侏儒,老枭置身此中,便如超级巨人来到小人国一样。老枭骂中共,就象训孙子似的,居高临下,以正斥邪,句句棱角,虎虎生威。现在中共党魁小胡又害我夫妇不和,害我孤家寡人迎大年,冷冷清清喝闷酒,不大骂一顿,难消我心头之恨!呵呵。小胡纵然“养士”数十年,挟三权合一之威,领专家学者之众,又奈我何。如果送我入天牢,一则师出无名,大犯众怒,反而成全了我,枭不畏牢,奈何以牢惧之?二则老枭乃体制内多股势力关注拉拢之对象,小胡倘贸然下手,便宜了政治对手,留下无穷隐患,故投鼠忌器,不得不容让一二,三思而不行。

   当然,小胡毕竟据有有利地势和条件,如愿变劣为优,变轻为重,变卑为高,变小媳妇小男人为大英雄大豪杰,变小政客为二十一世纪中华民族的大政治家,却也不难。别人想成佛非千百年苦修虔炼不可,小胡则为佛为魔一念间,只要听从老枭的教导指引,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历史包裹,为千年古国觅一新径开一新局,还我一个平等、自由的好国家,将立即成为半人半神的中国华盛顿。如此则老枭可以洗手封笔再不问政治矣。不论是专制党主还是民主国君,一样身不由己,身为物役,都不值得我羡慕。老枭生平喜欢独来独往随心所欲,随手弄几顶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民间诗词家赏石家思想家的帽子轮换着玩玩,足矣。唯专制党主与民主伟人相比,一可鄙一可敬耳。故届时我愿带头高呼:胡锦涛万岁、万万岁!

   2005、2、6(2/7/2005 2: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