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平书之十一:
   

   
   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会议的早已毫无秘密可言的秘密讲话中说:“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而绝不是所谓的「功臣」,说他是「功臣」,那是没有站在苏联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的立场讲话。”
   
   这恰恰是站在专制主义和特权阶级立场上的讲话。苏共垮台,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结果,对于苏共是恶果,对于俄罗斯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而言,则是大大的善果。戈氏则于党有罪,于民有功。
   
   苏共垮台以来,中共媒体喜欢幸灾乐祸地笑话俄罗斯,把俄罗斯的历史进程当作反面教材,极力渲染俄罗斯及其民众的困境和苦难,似乎俄罗斯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借以告戒和吓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结果中共及其党中喉舌们照例又一次狠狠甩了自己一记耳光,在短短十几年里,俄罗斯迅速摆脱困境获得新生,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不但能够承受而且早已消除激进变革所带来的社会震荡,经济连续5年持续增长,宪法的权威得到尊重,各种政治活动顺利进入法治轨道,为国家长治久安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俄罗斯的社会福利更是令中国百姓望尘莫及。即使经济萧条时期,其福利保障仍然令人羡慕。如,居民住房不收费,住房改革后,把公有住宅转给私人,但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分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分也只收很少的钱;至于自来水、热水(一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就不收费;实行全民公费医疗,设立了医疗保险基金会,对1000多种常用药品实行免费;教育基本免费,学生不用缴纳学费,中小学生可以享用一顿免费营养餐,大学生每月都有固定的助学金,可以免费住宿,教科书则由学校图书馆提供长期借阅,定期续借就可以了。
   
   俄罗斯社会保障分为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社会保险,分别由专门的基金会负责。居民分为军人、公务员、教师、退休者、艰苦地区工作者、从事危险职业者、多子女家庭、残疾人、老战士、苏联英雄等200多类,共设医疗、教育、住房公共事业等补贴1000余种。自从普京总统2000年上台以来,老百姓的日子更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些都是公开媒体上报道过的(如《江南时报》2004、12、21《俄罗斯百姓是穷还是富》)。
   
   苏联解体,唯一失落的是官僚特权的阶层。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一书中,回顾了特权化在斯大林时代就已大肆蔓延的情形:“你在职位的阶梯上爬得越高,归你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你进入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一个单独的国家里为那些获取权位的少数人而实现。”“全莫斯科享受各类特供商品的人总共有4万人。国营百货大楼有一些柜台是专为上流社会服务的。而那些级别稍稍低一点的头头们,则有另外专门商店为他们服务。一切都取决于官级高低。”共党垮台之后,其要员享受特殊生活待遇的制度取消了,为所欲为地把公有财物变成家产、争当贪婪的掠夺者和腐化的寄生虫的权力被剥夺了,他们的“亲属也利用其特殊地位为自己为他们的近亲远戚谋取私利的方便丧失了。
   
   而中国呢,经过十几年的经济体制改革,法律、制度等一切都在向特权阶级倾斜,苏共所患的腐败痼疾:权力特权化公仆官僚化权力商品化现象,在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国企改革,把工人“改”成了弱势群体和被迫卖断工龄、遣散的失业者,把国有资产“改”进了贪官污吏和不法之徒的私人资产;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剥夺了多少民众接受教育的权利乃至生存的权利;所谓的义务教育是谎言,各地所谓的各种社会保障、保险,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谎言。
   
   如医疗保障制度,拥有完全医疗保障的不过是政府、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部分集体企业的人员,只覆盖我国人口的10%,另外高达50%以上的城市人口、80%以上的农村人口无任何医疗保障;据卫生部统计,我国医疗卫生资源80%集中在城市,农民人均卫生费只有12元,仅为城市的28%;另据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对191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卫生保障公平性进行的评价,中国位列倒数第4位,为最不公平国家之一(据中央党校出版社《当代中国科学发展观》)。卫生部发布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过去5年,老百姓年均收入水平增长远远小于年医疗支出增长,医药支出已成为我国居民的第三大消费,因为经济原因,48.9%的老百姓看不起病。这还是官方数据,实际情况要严重的多。
   
   一边是豪宅名车黄金宴挥霍无度,一边是病无所医,贫无新济,少无所教,老无所养;一边是经济上受尽剥削政治上受尽压迫,一边是特权不受制约有权就有一切;一边是朱门酒肉臭,一边是路有冻死骨…。这就是当今中国活生生的现实!或许,俄罗斯比起西方一些发达国家来仍然是贫穷的,福利保障也有所不及,但对绝大多敌中国人来说,却已是人间天堂矣。
   
   更重要的是,尽管还很不成熟,俄罗斯毕竟已成功踏上民主大道,实现了政治多元化和多党制,人民的政治权利得到了有效的保障,当家作家的原望得到初步实现:总统由有普遍、平等和直接的选举权的公民用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不能连任两届;思想和言论自由得到了保障,禁止书刊检查;社会团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等等。
   
   俄罗斯成功的制度转型,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历史镜鉴。苏联解体,才有俄罗斯,同样,中共垮台,才有新中国!文革时有句名言曰“人民大众开心之日,正是反动分子难受之时”。老枭学舌曰:黑恶势力覆亡之日,才是人民群众舒心安宁之时;专制主义灭亡之日,才是中国和中国人民新生之时!
   
   东海一枭2004、12、29
   东海一枭(原名余樟法,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
   首发2005、2《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