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平书之十一:
   

   
   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会议的早已毫无秘密可言的秘密讲话中说:“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而绝不是所谓的「功臣」,说他是「功臣」,那是没有站在苏联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的立场讲话。”
   
   这恰恰是站在专制主义和特权阶级立场上的讲话。苏共垮台,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结果,对于苏共是恶果,对于俄罗斯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而言,则是大大的善果。戈氏则于党有罪,于民有功。
   
   苏共垮台以来,中共媒体喜欢幸灾乐祸地笑话俄罗斯,把俄罗斯的历史进程当作反面教材,极力渲染俄罗斯及其民众的困境和苦难,似乎俄罗斯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借以告戒和吓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结果中共及其党中喉舌们照例又一次狠狠甩了自己一记耳光,在短短十几年里,俄罗斯迅速摆脱困境获得新生,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不但能够承受而且早已消除激进变革所带来的社会震荡,经济连续5年持续增长,宪法的权威得到尊重,各种政治活动顺利进入法治轨道,为国家长治久安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俄罗斯的社会福利更是令中国百姓望尘莫及。即使经济萧条时期,其福利保障仍然令人羡慕。如,居民住房不收费,住房改革后,把公有住宅转给私人,但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分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分也只收很少的钱;至于自来水、热水(一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就不收费;实行全民公费医疗,设立了医疗保险基金会,对1000多种常用药品实行免费;教育基本免费,学生不用缴纳学费,中小学生可以享用一顿免费营养餐,大学生每月都有固定的助学金,可以免费住宿,教科书则由学校图书馆提供长期借阅,定期续借就可以了。
   
   俄罗斯社会保障分为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社会保险,分别由专门的基金会负责。居民分为军人、公务员、教师、退休者、艰苦地区工作者、从事危险职业者、多子女家庭、残疾人、老战士、苏联英雄等200多类,共设医疗、教育、住房公共事业等补贴1000余种。自从普京总统2000年上台以来,老百姓的日子更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些都是公开媒体上报道过的(如《江南时报》2004、12、21《俄罗斯百姓是穷还是富》)。
   
   苏联解体,唯一失落的是官僚特权的阶层。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一书中,回顾了特权化在斯大林时代就已大肆蔓延的情形:“你在职位的阶梯上爬得越高,归你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你进入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一个单独的国家里为那些获取权位的少数人而实现。”“全莫斯科享受各类特供商品的人总共有4万人。国营百货大楼有一些柜台是专为上流社会服务的。而那些级别稍稍低一点的头头们,则有另外专门商店为他们服务。一切都取决于官级高低。”共党垮台之后,其要员享受特殊生活待遇的制度取消了,为所欲为地把公有财物变成家产、争当贪婪的掠夺者和腐化的寄生虫的权力被剥夺了,他们的“亲属也利用其特殊地位为自己为他们的近亲远戚谋取私利的方便丧失了。
   
   而中国呢,经过十几年的经济体制改革,法律、制度等一切都在向特权阶级倾斜,苏共所患的腐败痼疾:权力特权化公仆官僚化权力商品化现象,在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国企改革,把工人“改”成了弱势群体和被迫卖断工龄、遣散的失业者,把国有资产“改”进了贪官污吏和不法之徒的私人资产;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剥夺了多少民众接受教育的权利乃至生存的权利;所谓的义务教育是谎言,各地所谓的各种社会保障、保险,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谎言。
   
   如医疗保障制度,拥有完全医疗保障的不过是政府、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部分集体企业的人员,只覆盖我国人口的10%,另外高达50%以上的城市人口、80%以上的农村人口无任何医疗保障;据卫生部统计,我国医疗卫生资源80%集中在城市,农民人均卫生费只有12元,仅为城市的28%;另据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对191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卫生保障公平性进行的评价,中国位列倒数第4位,为最不公平国家之一(据中央党校出版社《当代中国科学发展观》)。卫生部发布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过去5年,老百姓年均收入水平增长远远小于年医疗支出增长,医药支出已成为我国居民的第三大消费,因为经济原因,48.9%的老百姓看不起病。这还是官方数据,实际情况要严重的多。
   
   一边是豪宅名车黄金宴挥霍无度,一边是病无所医,贫无新济,少无所教,老无所养;一边是经济上受尽剥削政治上受尽压迫,一边是特权不受制约有权就有一切;一边是朱门酒肉臭,一边是路有冻死骨…。这就是当今中国活生生的现实!或许,俄罗斯比起西方一些发达国家来仍然是贫穷的,福利保障也有所不及,但对绝大多敌中国人来说,却已是人间天堂矣。
   
   更重要的是,尽管还很不成熟,俄罗斯毕竟已成功踏上民主大道,实现了政治多元化和多党制,人民的政治权利得到了有效的保障,当家作家的原望得到初步实现:总统由有普遍、平等和直接的选举权的公民用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不能连任两届;思想和言论自由得到了保障,禁止书刊检查;社会团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等等。
   
   俄罗斯成功的制度转型,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历史镜鉴。苏联解体,才有俄罗斯,同样,中共垮台,才有新中国!文革时有句名言曰“人民大众开心之日,正是反动分子难受之时”。老枭学舌曰:黑恶势力覆亡之日,才是人民群众舒心安宁之时;专制主义灭亡之日,才是中国和中国人民新生之时!
   
   东海一枭2004、12、29
   东海一枭(原名余樟法,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
   首发2005、2《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