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平书之十一:
   

   
   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会议的早已毫无秘密可言的秘密讲话中说:“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而绝不是所谓的「功臣」,说他是「功臣」,那是没有站在苏联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的立场讲话。”
   
   这恰恰是站在专制主义和特权阶级立场上的讲话。苏共垮台,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结果,对于苏共是恶果,对于俄罗斯人民和人类进步事业而言,则是大大的善果。戈氏则于党有罪,于民有功。
   
   苏共垮台以来,中共媒体喜欢幸灾乐祸地笑话俄罗斯,把俄罗斯的历史进程当作反面教材,极力渲染俄罗斯及其民众的困境和苦难,似乎俄罗斯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借以告戒和吓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结果中共及其党中喉舌们照例又一次狠狠甩了自己一记耳光,在短短十几年里,俄罗斯迅速摆脱困境获得新生,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不但能够承受而且早已消除激进变革所带来的社会震荡,经济连续5年持续增长,宪法的权威得到尊重,各种政治活动顺利进入法治轨道,为国家长治久安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俄罗斯的社会福利更是令中国百姓望尘莫及。即使经济萧条时期,其福利保障仍然令人羡慕。如,居民住房不收费,住房改革后,把公有住宅转给私人,但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分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分也只收很少的钱;至于自来水、热水(一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就不收费;实行全民公费医疗,设立了医疗保险基金会,对1000多种常用药品实行免费;教育基本免费,学生不用缴纳学费,中小学生可以享用一顿免费营养餐,大学生每月都有固定的助学金,可以免费住宿,教科书则由学校图书馆提供长期借阅,定期续借就可以了。
   
   俄罗斯社会保障分为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社会保险,分别由专门的基金会负责。居民分为军人、公务员、教师、退休者、艰苦地区工作者、从事危险职业者、多子女家庭、残疾人、老战士、苏联英雄等200多类,共设医疗、教育、住房公共事业等补贴1000余种。自从普京总统2000年上台以来,老百姓的日子更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些都是公开媒体上报道过的(如《江南时报》2004、12、21《俄罗斯百姓是穷还是富》)。
   
   苏联解体,唯一失落的是官僚特权的阶层。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一书中,回顾了特权化在斯大林时代就已大肆蔓延的情形:“你在职位的阶梯上爬得越高,归你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你进入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一个单独的国家里为那些获取权位的少数人而实现。”“全莫斯科享受各类特供商品的人总共有4万人。国营百货大楼有一些柜台是专为上流社会服务的。而那些级别稍稍低一点的头头们,则有另外专门商店为他们服务。一切都取决于官级高低。”共党垮台之后,其要员享受特殊生活待遇的制度取消了,为所欲为地把公有财物变成家产、争当贪婪的掠夺者和腐化的寄生虫的权力被剥夺了,他们的“亲属也利用其特殊地位为自己为他们的近亲远戚谋取私利的方便丧失了。
   
   而中国呢,经过十几年的经济体制改革,法律、制度等一切都在向特权阶级倾斜,苏共所患的腐败痼疾:权力特权化公仆官僚化权力商品化现象,在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国企改革,把工人“改”成了弱势群体和被迫卖断工龄、遣散的失业者,把国有资产“改”进了贪官污吏和不法之徒的私人资产;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剥夺了多少民众接受教育的权利乃至生存的权利;所谓的义务教育是谎言,各地所谓的各种社会保障、保险,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谎言。
   
   如医疗保障制度,拥有完全医疗保障的不过是政府、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部分集体企业的人员,只覆盖我国人口的10%,另外高达50%以上的城市人口、80%以上的农村人口无任何医疗保障;据卫生部统计,我国医疗卫生资源80%集中在城市,农民人均卫生费只有12元,仅为城市的28%;另据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对191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卫生保障公平性进行的评价,中国位列倒数第4位,为最不公平国家之一(据中央党校出版社《当代中国科学发展观》)。卫生部发布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过去5年,老百姓年均收入水平增长远远小于年医疗支出增长,医药支出已成为我国居民的第三大消费,因为经济原因,48.9%的老百姓看不起病。这还是官方数据,实际情况要严重的多。
   
   一边是豪宅名车黄金宴挥霍无度,一边是病无所医,贫无新济,少无所教,老无所养;一边是经济上受尽剥削政治上受尽压迫,一边是特权不受制约有权就有一切;一边是朱门酒肉臭,一边是路有冻死骨…。这就是当今中国活生生的现实!或许,俄罗斯比起西方一些发达国家来仍然是贫穷的,福利保障也有所不及,但对绝大多敌中国人来说,却已是人间天堂矣。
   
   更重要的是,尽管还很不成熟,俄罗斯毕竟已成功踏上民主大道,实现了政治多元化和多党制,人民的政治权利得到了有效的保障,当家作家的原望得到初步实现:总统由有普遍、平等和直接的选举权的公民用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不能连任两届;思想和言论自由得到了保障,禁止书刊检查;社会团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等等。
   
   俄罗斯成功的制度转型,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历史镜鉴。苏联解体,才有俄罗斯,同样,中共垮台,才有新中国!文革时有句名言曰“人民大众开心之日,正是反动分子难受之时”。老枭学舌曰:黑恶势力覆亡之日,才是人民群众舒心安宁之时;专制主义灭亡之日,才是中国和中国人民新生之时!
   
   东海一枭2004、12、29
   东海一枭(原名余樟法,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
   首发2005、2《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