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东海一枭(余樟法)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我在《为中共测命》一文中预言:快则五六年,迟亦不出十年,中国必有大变,也就是说中共气数将尽灭亡在即了。不少人不以为然,认为我过于乐观,过于低估中共的强大了。

   是的,窃据了国家暴力机器和“国家名器”的中共表面上确实强大,垄断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资源及宣传舆论工具,拥有六千多万的党员,数百万的军队、武警部队和公检法等力量,有着强大的欺骗和镇压能力,可以对社会实行无孔不入的监控、随心所欲的掠夺, 对体制外乃至体制内的异己进行无情打击。

   但中共专制统治的合法性早已丧尽,唯借发展经济来粉饰门面盅惑人心。但所谓的经济发展是饮鸩止渴式的发展,一时的发展是长远而巨大的牺牲换来的。如某网民所说:牺牲了广大农村、农民的利益换来城市的表面繁荣,牺牲了生态环境换来GDP的增长,牺牲了下几代人的能源换来了经济的高投入低产出,牺牲了老工人的利益换来了国企的减负,牺牲了穷人子弟的受教育权换来了教育的产业化,牺牲了老百姓的住房需求换来了房地产的空前泡沫,牺牲了中小股民的利益换来了上市公司老总的卷款出逃…。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从中央到地方无数大大小小的政绩工程,以及2008奥运会、近八亿人民币一枚的金牌、北京剧院、上海的磁悬浮等等打肿脸充胖子体现出来的国家实力,诸如此类东东,其实不过是中共的化妆品而巳,于为之买单的广大民众没什么实质意义,与真正的国家利益也没什么关糸。

   在以政治诈骗、利益收买和暴力恐怖维持的特权统治下,所谓的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实皆等同于一小撮特权阶级的利益,绝大部分中国人,包括广大党员、军人、警察都属于经济上受剥削、政治上受压迫的弱势群体,都是特权专制的牺牲品。党主专制的邪恶是制度性的自上而下的邪恶,邪恶的强大并非真正的强大,它反人性反文明反社会人类的的本质注定了它是脆弱的没有前途不得人心的,是纸老虎。苏共突如其来的崩溃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共用种种堂皇的阳谋、阴险的骗局、残酷的暴力、无耻的手段,把多少人民从物质上和精神上推上绝路,它自己也走上了绝路,其灵魂则早已进入了绝境,它所坚持的反动的意识形态早已千疮百孔,再也遮掩不了它的丑陋面目。武力成了它唯一和最后的依赖。

   尽管一些专家学者理性分析预言中共还有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活,我仍然相信我的“感性”:比苏共比历史上大多数王朝更为暴虐腐败的、造孽无穷遗恶累累的反动政权,一个全方位多层次大规模生产恶棍骗子小人腐败分子、却将赵紫阳这样相对的先进和优秀的人物淘汰出局的汰优取劣邪恶政权,已殃我民族祸我中华半个多世纪,如果还能活过十年以上,还要继续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十年以上,天理何在?

   什么是天理?天理不处乎人心。现在是普遍的人心厌恶,人心思变,民怨沸腾,仿佛烈火干柴,一触即燃。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体制内人都已从心灵上、精神上、思想上告别了中共,宣判了中共的死刑。利益收买和暴力压制的作用,有效,也有限,确实它严重摧残了民众道德、民族精神,败坏了世道人心,但不可能让国民全体沦为奴才猪犬,不可能让人心全部都堕落和死亡。君不见各地抗议事件的规模逐年扩大,参与抗议的人数不断增加;君不见觉醒过来、奋起抗争的民间和体制内的有识有志之士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君不见连中共党魁都承认意识形态上的失败,面对民主自由思潮,面对异议者的批评批判和西方国家的人权攻势,中共别说主动进攻,连反击的力量和信心都巳丧失殆尽,只能靠东遮西掩、东拉西扯、封关锁网过日子了。

   在咱们这个严重畸变、严重分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任何微不足道的事件都有可能小事化大化成大问题,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演变成烈火燎原,让中共灰飞烟灭,就象一些极不起眼的甚至和贪官本人并无太大关系的小事,却让巨贪落马一样。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说过,当社会陷入高度紧张时,不需要多少东西,只要一次意外事件,就会引爆问题。例如2004年10月重庆万州事件,两个行路者偶然的矛盾,竟然演变成数万人的大规模冲突。在当今中国,类似事件,所在多有。

   所以,放在这样一个时代大背景下,中央当政诸公对赵紫阳去世表现得无情无理草木皆兵,就更好理解了。对于一位至今仍然保留共产党员身份的前国务院总理、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要不要举行、如果举行悼念仪式都举棋不定,以国家机器朱对付民间零星的自发的悼念活动,一方面固然体现了中共的灭绝人性,另一方面,从他们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临大敌的表现中,其面临末日虚弱恐慌之心态暴露无遗,说明当局深悉问题严重,不乏自知之明。

   我与广西薛振标,黎小龙曾共挽赵紫阳一联:春阳未来,紫阳已经走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不论如何垂死挣扎,专制中共的灭亡乃是大势,是已经注定的历史宿命,快则五六年,迟亦不出十年。只是不知是中共主动政改、和平转型为现代政党还是来自于内部或外部的暴力使之颠覆,不知中共会以何种方式、因什么问题什么事件走进历史垃圾堆,是生态危机,是经济危机,还是社会危机?死者已矣,生者何为?任何说真话、揭真相、抨恶政、反恶制、宣传民主自由思想的言论,任何维权抗暴的正义行动----不论是群体还是个体的,不论是和平理性还是暴力反抗,都是在为埋葬专制主义作贡献,也是对赵紫阳这位开明领导、中共叛徒的最好祭悼。让我们为专制中共的末日早日来临而努力吧。

   生活在当今中国,固然是一种大悲哀,但让我们亲眼目睹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庞大、有史以来最邪恶的政权告别中国走入历史,并助以一臂之力为之送行,何尝不是一种大幸运?

   2005、1、24 --------------------------原载《议报》第18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