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东海一枭(余樟法)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老枭严重欠缺“智力容忍度”(不怕人骂,只怕人骂得太没水平),胸中有物,目中无人,对于酱糊脑袋者,不论如何纠缠都不屑理踩。例如小安子提出要赞助我打维权官司,或以我的名义捐助独立中文笔会,得到的答复是:赞助我?你先跪下叩三个响头叫三声枭爷再说吧。你的钱爱乍花乍花,关我屁事,只是别整天捐呀捐呀地拿出来恶心人好吗。

   倘遇能在手下走个三五招的人物,则大喜过望,怜才惜才之念大炽。因此,在“银河”初出山邂逅老芦以来,不论其对老枭是谀词潮涌还是尖酸刻薄,不论对枭文是赞美有加(有大量芦文和跟帖为证,可不仅仅是一篇序枭书之言哦)还是痛骂“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是肾上腺分泌出来而不是大脑制造出来的产物。”(却也不得不承认老枭“帖子贴出来,但见一片喝彩之声”,哈),我都一样尊之敬之。他应该明白,老枭与之斗思斗诗,对其思想之瑕疵和错误不吝攻击,都是尊重的表现。

   遗憾老芦太无知人之明,驴眼看人,总是怀疑或臆断我“不快”了、“大为光火”了、跟他“翻脸”了。太也小眉眼小心眼小家子气矣。还说什么“该同志受党教育多年,阶级立场很坚定,大义灭亲之类的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老枭出儒入佛,乃著名的中华文化卫道士,赞同孔老夫子有差等的爱以及父为子讳子为父讳直在其中矣等等“迂腐说教”,最反感什么“大义灭亲”之类“共产主义精神”了。什么狗屁大义,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拜读《东海一枭的网络存在价值何在?》,发觉老芦的智力真是愈趋愈下矣,不禁好笑。枭文《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平和理性地与其探讨问题,芦眼看去却成了“及时出来和我划清界限,痛打落水狗”,"老百姓"说了句枭文是难得的理性的文章,就成了“伪学者真文盲”,而且上纲上线到离奇的地步:“证明并凸显了伪民运确实比现代中共更反动、更邪恶、更可怕的铁的事实。”

   我提醒过他:“千万别把观点之争鸣、网络之戏谑当成什么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思想批评与暴力镇压更是风马牛不相及,批评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乃批判的武器,镇压则是古今专制统治者擅长的武器的批判。”可他在同一个地方又摔倒了:“如果中共领袖更聪明些,应该从老芦和老枭的榜样中得到启发,放开言论管制,废除以言治罪,停止迫害异议人士,让以言治罪成为伪民运的专利。”

   以言治罪的专利从来只有专制统治者才有权享受,不知即未掌握国家机器又无武力为后盾的“伪民运”是怎么治言者罪的。哦,据说是“在网上兴大狱,实行红色恐怖”,听起来倒怪恐怖的,不知情者还以为老芦遭到了什么政治迫害了呢,其实不就是一些网民对老芦进行了“批评与反批评”么,即使是“辱骂和人身攻击”,也与以言治罪、红色恐怖上溯八辈子沾不了边呀。请问,老枭对你的批评或反击,对你而言不知属于什么颜色的恐怖?

   打不过就臆断动机、上纲上线、强辞夺理、胡搅蛮缠、转移阵地、故作清高,甚至贬人自吹一通蒙混过关,皆老芦惯技。老枭曾著有反芦系列雄文八、九篇,写到第四篇时,老芦无言可答,乃祭出芦爷特色之大话:“其实跟你说实话,你的反扫荡政论我一篇都没看,因为觉得你根本不够档次”,“要去睡了,懒得跟你多说,”…

   罕见论坛的看一看网友忍不住多次冷笑:芦笛言不由衷,此地无银三百两,老枭的反扫荡四篇,当真没有看过?档次高低岂是阿Q之精神胜利法所决定?芦笛难免让人感觉到黔驴技穷啦!一枭看不出来?芦笛免战牌已经挂出来啦!真是叫人失望,堂堂芦笛大师,原来是个银样腊枪头。原本以为芦能抵挡一气,谁想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更有甚者,竟然正路不走走邪道,放风“出尘说他费了9牛2虎之力才绕过了政府几亿美元的防火墙钻了进来,你也在国内,还是个电脑盲,怎么就能天天在这儿泡着阿?”,岂不下作?这仗,我看是打不起来啦!老枭VS芦笛,高下立分!老枭不过四招,已是打得芦笛蒙头转向满地找牙,只能哇呀哇呀说English,转战旧诗古战场…云云。

   我制止了看一看网友插嘴。猫抓到一个大老鼠,得好好逗逗不是?吓跑了他,我没了对手玩儿,岂不寂寞?遍江湖爬来爬去尽是些小毛毛虫,象老芦这样的大老鼠毕竟不多见。哈哈。老芦乃提出转移阵地,与我斗诗。结果撕了三五首又撕不动了。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网英名,几乎毁在老枭手上。危乎险哉。老芦呀,要挣回一点面子,靠不断重复骂对手“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靠演染“网上大狱”、“网上红色恐怖”的恐怖扮演受害者,无用无用耳。再这么笑熬酱糊下去,只怕要落到老枭“智力容忍度”的底线之下了。

   不作无聊之逗,何以遣有涯之生?可惜,配让我垂以青眼挺身一逗的"斗士"太少了。老芦老矣,芦郎才尽,武功渐废,非复当年矛头直指毛共及其党文化的勇不可挡的豪士,非复老枭对手。安得德才兼备的美人或高手出山与我惊世一斗,以慰江湖寂寞?

   东海一枭2005、1、13

   附一:芦笛:东海一枭的网络存在价值何在?- 2005-1-12 21:20 (19 reads)

   老枭曾是我的朋友,但他现在还认不认我这共特为友,就很难说了,因为该同志受党教育多年,阶级立场很坚定,大义灭亲之类的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管他怎么看我,这次老芦给戴了特务帽子,有一点感触很深,便是终于悟出了老枭的网络存在意义。

   以前老枭不听我的婉言劝止,非要和我过招,逼着我不能不把心里话说出来,告诉他其实我从来认为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让这家伙大为光火,把我过去为他的书作的序抬出来,实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殊不知我跟他说,我写那序言并没说谎,但也没有完全把真话讲出来,不过是有选择地说真话罢了。其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幼秉承儒家庭训,在关系到人家的切身利益时一定要以忠厚为本,人家那书是要卖的,我岂能坏了人家财路?此言一出,老枭更是不快,几乎跟我翻了脸。

   不过这小子还是有点气量的。后来他当了研究院院长,给我开了个专栏不说,还弄上一堆谀词,什么"网络之帝,思想之王",让我看了不禁起鸡皮疙瘩。

   可惜老芦乃是"圈不熟"的倔驴,并不会因为人家的好话就改变基本看法,依然觉得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是肾上腺分泌出来而不是大脑制造出来的产物。现在老芦成了网特,恐怕他那谀词得改成"网络之特,思想万恶"了吧,嘿嘿。

   闲言少说,却说老芦自被革命群众戴上帽子后,感慨万千,老枭还及时出来和我划清界限,痛打落水狗,伪学者真文盲"老百姓"女士还出来大声喝彩,当下就让我悟出了老枭的网络存在价值,那就是他作为生动的人证,证明并凸显了伪民运确实比现代中共更反动、更邪恶、更可怕的铁的事实。

   老枭在网上扬名立万,诀窍很简单,便是敢指名道姓地痛骂我党最高领导人,哪怕是表扬他都要用什么"大儿""小儿"的辱称,深得伟大领袖"粪土当年万户侯"的神韵。这当然是应该的,其实是现代文明社会任何普通公民都该享受的基本人权。只是因为中国是个病态社会,所以老枭才显得卓尔不群。

   可笑的是,老枭骂胡锦涛,骂温家宝,什么话都骂过来了,却嘛事没有。帖子贴出来,但见一片喝彩之声,从未见到他遭到什么辱骂和人身攻击。与此相反,老芦只对胡平作了点理性批判,立刻就捅了马蜂窝,不但什么都让人侮辱过来,而且倒共壮士们居然群策群力在网上兴大狱,造谣诬蔑无所不至,生生把老芦这个批判中共最力的独知打成共特。就连老芦的网上相知也给逼迫着一个个表态,拒绝和我划清界限地便及时受到革命群众的铁拳痛击。

   凡此种种,其实只证明了老枭的网上价值,便是从反面证明两条事实:

   第一,比起伪民运来,现代中共领袖更有容忍力。

   第二,比起倒共派来,拥共派的平均素质似乎还要高一些,起码我没看见人家在网上兴大狱,实行红色恐怖,甚至红口白牙地捏造故事,绘声绘色地描述特务头子是如何宴请老芦的(可笑的是他们却竟然忘记了真和共特大头目有勾结的草庵居士,这其实毫不奇怪,因为草先生不敢得罪这些人。有分教:顺我者真是特务也不是,逆我者不是特务也得是)。

   我想,这就是老枭的网络存在意义。如果中共领袖更聪明些,应该从老芦和老枭的榜样中得到启发,放开言论管制,废除以言治罪,停止迫害异议人士,让以言治罪成为伪民运的专利。这么做不但不会招致天下大乱,只会更让四海归心,让伪民运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早上泉路去追随他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附二:所跟帖: 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 -- 东海一枭作者:老百姓

   东海一枭的“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是网上难得的理性的文章。观点是一回事,如何表达观点深化讨论不仅仅是方法问题,它与与人交往的态度和心态有关(但有多大的相关性还有待于相关的实证研究)。在一个理性社会,再好的观点或再漂亮的文采如果不考虑表达方式,在这种意义上后者有时起决定作用。而所谓表达方式即对持异议观点的一方的人格的尊重,无论他或她的知识水准、政治立场、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抑或自然条件等等都与讨论的观点本身无关。通俗的说即“对事不对人”,如果上述胡平的文章的落款是杨小楷,芦笛是否也要跟这样的贴?芦笛不同意胡平的什么观点或请撰文讲来,有兴趣者参可与问题的讨论,而不涉及对人的褒贬。

   在一个理性社会,再好的观点或再漂亮的文采如果不考虑表达方式就没有市场,干脆进不了市场。芦笛说他是千面人--跟洋人不得不用洋人的方式交往,而在这坛子里惟有拼命厮杀才能生存。胡平此文并没有影响你在坛子里的生存权,您这个不容人的跟贴倒是有碍于他人在此坛子里生存。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1/14/2005 1:42)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