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平书之八:

   

   对于“流血”的价值,我总是持有一种深刻的怀疑。谭嗣同曰:“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但他的死,又“召”来了什么?堵死了改良的道路,掀起了革命的风潮(当然,责在慈禧);而一代代革命志士为了实现民主理想,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是专制主义的回潮和复辟,是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儿女,从北洋军阀到国民党到共产党,一蟹不如一蟹啊。鲜血和死亡换来的是更深的仇恨,而仇恨导向的往往是革命、暴力、激进主义、断头台和绞刑架,而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以暴制暴的结果往往是以暴易暴。

   

   记得波兰的“甘地”、“路德”米奇尼克说过,多元化的民主必须面对错综复杂的现实并与之妥协。民主是灰色的而妥协是金色的。妥协实现之日,民主就诞生了。是宽容妥协互利双赢还是敌对流血归于灭亡,当主动权还掌握在统治集团的手里的时侯,统治者却往往错失妥协良机。靠暴力起家的中共当局,就严重缺乏妥协的政治能力、勇气和智慧,对于不同政见者始终抱持着一种敌意,斥之为“反动分子”、“敌对势力”,诬蔑他们“煽动”、“颠覆”、“泄密”、服务于“国际反华势力”一次次失去朝野良性互动和民族大和解的契机。一个政权,执政才五十几年,便已闹得天怒人怨,近怨远骂,亦可哀哉。意识形态崩溃,没有信仰,没有灵魂,没有凝聚力号召力和向心力,仅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着,又能维持多久呢。

   

   旧债未偿旧冤未消,又欠下多少新债结下多少新仇。以暴力、专政手段对付权利受到侵犯的一般民众的抗争已成为中共惯例,最近一段时间高层更是采取了一系列严厉措施镇压自由知识分子。中宣部下达文件将六名经常写文章批评时政的人士列入全面封杀的名单,先后拘传或逮捕了刘晓波、余杰、师涛、张祖桦、杨天水等五名异议作家,网络控制更趋严厉…

   

   一边高叫“依宪治国”、“建设和谐社会”,一边把广大民众当作准敌人严密防范,把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人士和主张和平改良的异见分子当作敌人迫害镇压!这样做,是害了对方也害了自己,是把整个中华民族往玉石俱焚的绝路上推呀----难道我们的民族受过什么魔咒,只能永远陷在“革命-复仇-专制-再革命”的历史怪圈里循环往复劫难重重么?

   

   一个和谐文明的社会,需要各方力量的理性包容良性互动,尤其需要掌握主动权的执政党一方的宽容妥协。不要再迷信谎言、迷信暴力、与民为敌、激化矛盾,不要逼人们“豁出去”。请记住:当批判的武器被消灭,继之而起的将是武器的批判;当所有改良之路被堵死,革命的狂潮也就不远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