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东海一枭
   
   老枭曾对胡温寄以厚望,在倒江运动中曾立下过"汗马功劳",曾率先喊出"胡哥挺住",喊出"温家宝万岁",并美之曰:大儿胡锦涛小儿温家宝。然而,胡温大权在握之后,不但没有如老枭所建言的实行"大赦"和政改,没有把异议人士的问题当作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反而将专政的铁拳捏得更紧了,对异议分子的防范和打击更为严厉了,网禁言禁更森严了(其实也难怪,“政治辅导员”出身的胡锦涛,其人生经历和知识结构都注定了他很难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式或戈不巴乔夫式的人物。)

   
   香港《开放》杂志12月号披露了最近胡哥杀气腾腾的内部讲话,还最高指示曰:“中共在政治上要学习北韩和古巴!”,这不是搞笑,而是表明了他开历史倒车的决心和努力的付诸实践。怀着“有限期待”的知识分子们包括老枭在内都可以死心了。多少“老的”志士仍在黑暗的牢狱中受难,“新的”英雄又不断被制造出来-----我早在刘获落网时写的《恭喜刘获,祝贺刘获》一文中雄辨地指出,监狱乃培养英雄人物的最佳所在,专制政党都是制造人民英雄的高手,国民党如是,共产党亦如是,毛邓江时代如是,胡温亦不例外,而且看来胡温已决定变本加厉地继承了这一黑暗的传统并发扬光大之。
   
   作家、诗人师涛刚被逮捕不到一个月,十多年来没有正式拘捕过的刘晓波和余杰又遭了黑手。从赵达功电话中获悉这一消息,尽管已经放弃对胡温体制的幻想,我依然感觉彻骨的寒冷,感觉“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赵达功语)。刘余二位在文化信仰方面“皈依”基督,力反传统,“崇洋迷外”,老枭不以为然,多有批评,但对二位的凛凛傲骨,道德文章,则一向敬重有加,视为榜样。二位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和理事,老枭加盟会员,与有荣焉。刘余“落网”,是刘余的光荣,亦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光荣。
   
   老枭等待这样的光荣,不出游,不出国,等待警察敲门,等得心都焦了(哈哈哈),早有三篇“遗书”,又有《等待》一诗以言志。诗曰:
   
   等待一堆乌云
   落向我的头顶
   它悬在祖国天空半个多世纪了
   呑噬了无数的
   太阳 月亮 星星
   一次次落下
   压断了无数的
   青春 理想 道路和生命
   
   等待月黑风高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群狗以国家的名义
   敲开我的家门:
   "你是老枭吗,你被捕了"!
   
   等待着被领到一个
   没有妻没有子
   没有书没有笔
   没有酒没有友
   没有女人没有网络
   铁锁铁栅的所在
   
   去接受审问审判
   以泪花润开的微笑
   去接受苦难的考验和加冕
   
   边思考边劳作边呐喊边等待
   等待一个劫
   等待我百草千花中选定的
   带刺的命运
   
   带刺的命运,是厄运,也是一种幸运。杜导斌刘荻们被抓过了,师涛刘晓波余杰也已被抓了,苦难的火焰锻造文化英雄、人民英雄的钢筋铁骨,反动统治者的警察、监狱、手镣足铐培养“我们的英雄”并为之增光添彩。民国豪士何海鸣《求幸福斋随笔》中有段话说得好:“盖世之称知己者,其最则怜其才称誉之、援引之,其次则深忌其才而必欲杀之,其最不能堪者,视其人无足轻重,其人自生自死自贫自贱且老于天地之间一不介于胸中也”。胡锦涛既然不能用老枭之言实行"大赦"和政改,为千年黑恶政治开一新局,就请把我与刘晓波余杰们一起抓起来,也算成全了我。
   
   原以为刘荻之后该我了,结果拢到杜导斌;原以为导斌之后该我了,结果拢到师涛;原以为师涛之后该我了,结果又被刘、余“抢去了风头”!老枭虽敬重刘余诸君,却也不肯“妄自菲薄”,而且自认为在文化知见、思想功力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时受够了“特工”、“国安”“共奸”的怀疑和攻击,不愿再充当中共用来证明大陆还有“言论自由”的假样板…。接下去,如果还不拢到俺老枭,岂不是“视其人无足轻重”,明摆着瞧不起人吗。他妈的!
   
   请胡哥成全!
   
   2004、12、14
   
   附文:此文写成,上网欲发,接蔡楚君电邮云:我已与余杰通话,晓波和余杰已放回家。心情略感轻松,也“平衡”了些。不过,警察可以随时破门而入将人带走,亦当抗议。同时奉告“有关部门”,刘余二位早已威名赫赫,以后就不要再干锦上添花的傻事了。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圾配合,并予重酬…。
   
   (12/14/2004 13: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