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国人的变脸妙术]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东海一枭(广西)

   变脸,川剧表演艺术,被誉为“绝活”。实则小戏台上的变脸不过一门雕虫小技而已,中国官场、社会之大戏台上的变脸,那才是真正的“国宝、绝活、奇观”呢。俗话说:人一阔,脸就变。“阔”者,金钱权力也,荣华富贵也。许多人“岸上”或台下时一副嘴脸,“下海”或上台后另一副嘴脸,贫贱失败时一副嘴脸富贵成功后又是一副嘴脸,自古而然,于今为烈。谁想“阔”起来,就得学会“变脸”或者不要脸,让自己的脸与“阔人”们的脸保持高度一致,然后才有希望得到“阔人”的赏脸,从“阔人”锅里分一杯羹,直到自己也成为“有头有脸”的“阔人”。

   人阔了脸才变,己经是人中龙凤,非常了不起了。绝大多数皆等而下之,人还远远没“阔”呢,脸就先变起来了,或者根据具体情况和需要而变化,根据天色和“阔人”脸色的变化而变化,时而红脸时而白脸时而黑脸时而小花脸,唯利是图,唯权是图,没有立场,没有思想,没有原则,没有节操,没有是非,没有廉耻,没有自己的脸!

   官场上不必说了,自然人人皆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对上一套对下一套、白天一套晚上一套的“变脸大师”,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也是这样“识时务”的“俊杰”。他们不是不了解中国人民遭受的深重的压迫、剥削、“人道主义灾难”,不是不知道党主专制反社会反人民反道德反文明的反动性质,不是不知道无产阶级专政实质上乃特权阶级专政,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则成了权贵资本主义、裙带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的代名词…,然而,为了五斗米三斗米半斗米,为了位子房子票子,他们就敢于大干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等等下流勾当!他们失意时与得势时、私下里与公开场合的两副嘴脸,令人叹为观止!

   便是深知一党独大之恶、深受“有关部门”之害的所谓的“民间人士”,也往往精擅变脸妙术。例如大地网站站长张三,当年网络管理相对宽松时他初创网站,自诩“我自横刀刈鬼魅,敢违体统表天真”,号称“或许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赞同,但我竭尽全力都要让你有说这话的权利。”视老枭、杜导斌斗志、冉云飞、秦耕等之类敏感人物如“宝贝”,如“英雄”,毕恭毕敬地执“秘书”之礼(他用过网名老枭秘书,我让他取消了)。他多次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大地在、张青帝在,就不删东海一枭的文字!老枭出身农村,深知农民办事的艰难,何况是办思想性网站?所以热情参与,大力支持。大地网声誉鹊起,以“民间先锋”扬名,不少网友给予这个由贫穷农民办的文学思想网站以无偿资助,他个人被网易和《E时代周报》评为2002年度网络一百单八大虾之一,被《扬子晚报》誉为山村网络王…。

   随着“天色”更暗、网禁渐严,利用广大网友的热情捐助赚到了“第一桶金”、完成了“原始积累”之后,他的网站迅速转型为网络公司,在他的地盘上,自由、民主等成了禁词忌语,自由派人士一夜间从“英雄”变成了“盗贼”。他公开声言:“我曾经多次在网上公开表明态度,我对民主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不但没有兴趣,而且深恶痛绝。”“民主人士是最不可靠的”,“政客和政客的反对者同样肮脏可耻。所谓一丘之貉是也。”“政客和他的反对者——它们的本质还是政客,甚至比政客更可恨可耻可恶,因为他们严重破坏了普通老面姓的正常生活。”“我根本不会同情那些喜欢上不寐论坛的网友,因为这里面大部分是反动分子,活该抓起来坐牢。”“我再加一句:不仅反动,而且怕死! 我算看透所谓民主人士的嘴脸,或为一己私利,或自命不凡,我呸! 打倒民主精英分子!…。

   很难相信这些是他心里话。作为一个深受其害的资深网络人士,他不可能不明白一些常识性的道理;同时他在为网站、网络公司办理有关手续过程中,也曾受尽浙江有关部门的刁难,以致多次在当年的网站诉苦骂娘,并把遭受“迫害”的过程一一公布。憨豆网友指出他“现在羽毛渐丰,狗眼看人低,有奶便是娘”,“人一阔,脸就变”,一针见血,只是太抬举他了些。不如叫做:人未阔,脸己变;人为阔,脸常变。办了一个由高中毕业的农民集董事长、总经理、技术员、办事员乃至出纳于一身的网络公司,如果就算“阔”了,那“阔人”也太多了。当然,“阔”的标准因人而异,就象中美两国的贫困标准云壤悬殊一样吧。在此君心目中认为已经是有资格变脸的“阔人”了。

   地位不同,时空有异,立场、观点、对人对事的态度和看法因之而变,很正常。尤其在这是个大变脸大变色的时代,为了尽快“阔”起来,当然可以变脸,可以向“专制”献媚,可以与朋友同道以及民主理念、自由主义“绝交”,但象此君“变”得那样没挡次、“绝”得如此恶形恶状,恶声不绝,可谓绝无仅有,未免太“小”太不正常了。

   富贵成功,人之所欲,这种“欲望”乃促进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的原动力,值得鼓励。孔圣人都表示“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但盗亦有道,这种追求应该建立在正义的基础上,应该“见利思义”(孔子)、“以义制利”(荀子),阔也好“窄”也好,有张相对真实的脸蛋,也就是有点品味、有点精神、有点骨头、有点道义、有点原则,有点正气。然而,正所谓人心不古,人脸易变,到处多是朝三暮四、“神行百变”的小瘪三。先圣先贤的风范,我们只能从书本上“高山仰止”了。

   2004、11、16 --------------------------原载《议报》第175期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