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透视张青帝]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张青帝

   

   张青帝又名张三,原名张昌斌。是2002年吧,张青帝办了大地网,邀我去开了个“枭鸣天下”的专栏,杜导斌等应我之邀而来,后来冉云飞等陆续进驻大地。当时国内至少有二十多家网站开辟了老枭专栏,枭文大都是网站自己从海外网转贴、编辑的,因我不会打字,每天穷忙,基本不参加专栏交流,大地网例外。因为我亦出身农村,深知农民办事的艰难,何况是思想性网站?所以热情参与,每有新作,除首发海外网站外,全部首发大地网,海外网站首发之文也第一时间转帖到大地来,枭鸣天下成了大地网最“火”的栏目,不少网友还记得当时大地网群贤毕至、胜友如云的盛况。

   

   大地网声誉鹊起很出了一阵子风头,不少网友给予这个由贫穷农民办的文学思想网站以无偿的资金支持。为了迎接我党的一个会议的召开,有关部门的网收得愈来愈紧,互联网上一片风声鹤栗、人心惶惶。在此险恶局势下,张青帝多次表示:只要大地在、张青帝在,就不删东海一枭的文字。令我不安,更令我感佩,他对我一再致敬,我也很推崇其胆识,赠以诗曰:勇辟自由新大地,纷然英杰此来巢。钦君网上为青帝,任我云中作老枭…。然而不久,大地网迅速转型,成为一家网络小公司,杜导斌与我等的专栏没有一声通报就无声无息消失了。对此我十分理解,为他考虑,我本来就多次建议他暂时关闭专栏或删除有关敏感文字。

   

   我到杭州,他曾专程从宁海赶来相见,满嘴涂蜜,尊重有加。今年五、六月,我创办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拟配套办一个小网站并一再强调是文化、学术、思想性网站,没什么具体标准,没有也不愿过多投入,只能化点小钱。他热情洋溢地表示,可以把这个“光荣任务”交给他,一定尽心尽力,并愿意在技术上提供长期支持和服务,妥善安排后期维护事宜。很快就报价过来,总共不到六千(网站真是烧钱的玩艺,配套设施设备人员工资等等加起来真够呛的,今后还是个无底洞呢,个人时间精力的付出更是无休无止,唉)。因不属于商业网站,当时有网络公司开出友情价总共不到七千元(当然,空间多大等,也没提什么具体要求),满意接收后付款,一年内无偿提供技术维护和支持。我想与青帝相识更久,是网络同道又是浙江老乡,交他来做可靠些,善后服务应该更有保障,何况还能省几个小钱。征得我同意,索取了网站主要栏目框架之后,他就开始了筑基工作。不久,震旦文化社区和主网(http://zhendan.cn原名神州)陆续诞生了。

   

   然而我高估了此人的思想水准和对我的“尊重度”,两人间的分歧很快出现。

   

   开始分歧体现在网站管理上。青帝曾表示过网站完工就不再参与行政管理工作,实则把关之严、“剪刀之快”,出乎网站管理层和我以及我的许多同道网友之外,震旦网办得比官方媒体还要官方,不但不许发表任何新闻:任何来自海外网站的信息或文章、任何政治敏感性信息或文章,而且不能发表包含以下关键词的主题性文章,这些关键词是:民主、自由、法纶功、共产党、人权、宪政、六四、台湾问题等。他在答复会员的质问时说:评论历史功过、意识形态、国家大事等政论文章…。明白地说:莫谈国是!以致会员同道们纷纷向我抗议,应我之邀担任书山论剑斑主的王继舟上任不到半个月就愤然辞职。我深情挽留,请他到社区办反映意见,民主决策,他还是化作黄鹄去了,多数思想同道来了一两次也不愿来了。

   

   本来你建站,我付钱,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义务归义务,责任归责任。作为网络公司,按照当初的承诺及约定俗成的规定,该承担什么就承担什么。网站行政管理方面的“忙”,建站方是不宜也无权多帮的。而且他删帖及发出站规从不征求我的意见,之外还乱封我好友ip,并拒绝我的“开封”请求。我发了几篇自己的文章,竟被他严重警告了两下,斥我“年纪这么大,做事情还是这么鲁莽。”…他建站费开价较低,应是出于对我的尊重,象这样自恃于我有恩,便自我膨胀,越俎代庖,对我横加干涉,乃至放肆训斥,若有异议,便曰“好心不得好报”,则未免太强人所难令人哭笑不得了。他或许不知道,他在管理上过度热情帮忙早已成了我的大困扰,就象我曾经的助理自以为高明地修改我的文字又将原文删去,这种下班后“积极主动”的好心,只能给我添烦添累。但我对助理曾经训斥,对他则一直相当客气。

   

   就在青帝“宁可错删一百,不可轻放一帖”的旨意下,震旦网面世以来短短两个月,已是两度被封。我愿意把青帝的严禁严管理解为对网站和我的爱护。我与青帝的分岐在于,我认为,管理严、“剪刀快”,属于情势所逼、迫不得已之举,只有引起我们对“有关部门”防民如贼的丑恶行径加倍厌恶和痛恨。对广大网友、对应邀而来的新老朋友,则应有一份抱歉、抱愧之情,并说明震旦乃文化、学术性网站,是大后方根据地而非前沿阵地。

   

   而青帝却相反,在论坛上冷言冷语乃至恶言恶语,把矛头指向防范不够严密的版主和发帖不够谨慎的网民,甚至指向民主志士、自由理念。说什么“我曾经多次在网上公开表明态度:我对民主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不但没有兴趣,而且深恶痛绝。”“民主人士是最不可靠的”,“政客和政客的反对者同样肮脏可耻。所谓一丘之貉是也。”“政客和他的反对者——它们的本质还是政客,甚至比政客更可恨可耻可恶,因为他们严重破坏了普通老面姓的正常生活。”“我根本不会同情那些喜欢上不寐论坛的网友,因为这里面大部分是反动分子,活该抓起来坐牢。”“我再加一句:不仅反动,而且怕死! 我算看透所谓民主人士的嘴脸,或为一己私利,或自命不凡,我呸! 打倒民主精英分子!”…

   

   诸如此类“愚昧得惊天动地”(芦笛语)的昏言糊话来自于震旦管理层,并公开发表在震旦社区,每次见到,都让我深感羞耻又伤心----想启蒙世人,却连合作方都启蒙不了,也震惊于此人水平之低、胆量之大、脸皮之厚。还有他在论坛上对我好友任不寐的恶意攻击,也令我尴尬和为难。这还是当初为我开专栏的青帝么,怎么一个人能这么毫无原则说变就变、能变质变节得如此之快?

   

   只怪自己太没眼光错择了人,不好发作,只能隐忍,或视而不见或在他与一些版主及居民之间和稀泥,并无数次对网友、对职员提及青帝的友好,提及他是为震旦网付出了很多的大功臣,劝大家尊重他。不少友人以为青帝有恩德于我或帮过我什么大忙,对他或忍气吞声或礼让有加,一些厌恶他的网友看在我面子上也勿与计较。甚至,第二次封网时他代什么部门传真来一份“信息安全保证书”,我都含羞忍耻地签了!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笑傲江湖、是非分明、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枭怎么“怕”起张青帝这种财力能力实力势力各方面都不入流的小脚色来了。他一再提及对我的友好和付出,把这笔“人情债”挂在嘴上,我只能一再表示无任感激,一次付费建站的商业行为结果因为对方过度参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种情感负担。思之可笑。

   

   老枭生平目空四海,胆大包天,却有几大怕,尤其怕女人的眼泪和怕对不起别人尤其友人。堕地今逾四十多年,交友遍天下(至今反思,未免过滥),体制内外拥护中共的朋友也有不少,但从没人敢明目张胆把自已的意志和观点强加于我、并对我的具体工作指手划脚横加干涉的。而今误踩狗屎,难道是自己过于“滥交”的报应乎。自问对待友人信义无亏,也相当能理解和宽容,极少与人红脸,更没与人公开绝交过。所以当我对青帝这个小网友忍无可忍迫不得已时,也尽量将“矛盾”“内部化”,通过内坛(版主办)、qq、电话等渠道解决。我曾在内部秘坛敬告过他。我说:

   

   “我也想过,我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如此 容忍、袒护,是有度量的尊重宽容呢还是无原则的纵容、估息?是护了你还是害了你。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这谅(性情宽厚,能体谅友人难处原谅友人过错,又解作真诚守信)、多闻(知识渊博,见识高超)自问庶几近之,而于这个“直”字(直言不讳),未免有所不足,宽容过度,成了乡愿。观点有异,不妨交友,但可以争论,对于友人的邪见,则应毫不客气地予以严正指出!可三思之后,还是拖了下来。现在我要指出(已嫌太迟),你那些发言是多么地愚蠢、混蛋、荒谬、奴性、不值一驳,多么地让我羞耻。作为一个有机会接触各种信息思想观点的资深网络人士,但愿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悔过自新,以免在邪道上愈走愈远,由一个民间人士沦为比网警更网警、比共奴更共奴的专制帮闲。网警删帖和关站大多是偷偷摸摸的,有关部门的言禁网禁更是鬼鬼祟祟并努力寻找各种理由借口,可不敢象你那样堂皇呢。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但愿你不会让我成为一个失言的愚者…”。

   

   推心置腹以友待之,苦口婆心盼其反思,反而等来了他公开的“绝交声明”(附),绝就绝呗,可以理解,求之不得,却又恶形恶状地说什么“作为守法公民,本人认为帮助震旦文化网建立这样一个不利于社会安定团结的网站,是不应该的”云云,真乃“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井蛙不可以语海,夏虫不可以语冰”也。如此颠倒黑白是非不分,令我深感悲哀,为其人不可救药的僵顽,为自己自作多情的直言。

   

   同时,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充分领略了此君那种农民式的“小聪明”,不该帮的大帮特帮,而“愿意在技术上提供长期支持和服务,妥善安排后期维护事宜”之类承诺,则成了友好的大话。好在我对此早有预料,网站开张十几天,便聘请了计算机专业毕业并有多年工作和开发经验的专职技术员为网管,同时,认识不久的南宁两位与网络业务有关的老总在技术方面给予了无偿的支持。

   

   但有些需要建站方协助解决的问题常久久得不到解决,如,升级前主页文章不能回帖评论,他解释是为了网站安全不能开通。多次请求才吐实,说要购买付费程序才能开通;使用商务中国服务器时,很多网友反映震旦网及社区不是打不开就是网速过慢,故障迭出,比许多免费论坛都不如(现在刚换成可慧的服务器不久,效果如何,尚待观察);又如主页专栏显示不正常、文章后台无法进行批量转移等问题,交付使用几个月了依然存在,近日才由可慧解决。

   

   本来这些技术问题应该妥善解决我才接收的,因为信任,钱也很少,建站形成口头协议后,我就付清了款项。公司小,资金技术实力有限,一些技术问题无力解决,我都理解,但应明言。老是避重就轻,东绕西扯,或强调本来就收费低属义务帮忙,或说技术员失踪了或回家了,新来的还在培训中,或指责我方态度不好,“越想越生气了,要忙自个的事去了,不再奉陪了”…,这种技术问题非技术解决的对话方式除了令人失去耐心外一无用处。而交付使用时针对我方有关技术问题的答复和解释几乎都是他这个高中毕业的网络公司总裁亲自出马,这些我也不好说什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