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中国测命]
东海一枭(余樟法)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中国测命

   

   作者:东海一枭

   --------------------------------------------------------------------------------

   地球人都知道,中国人民更深有体会,中国宪法是什么玩艺儿。前不久,外长李肇星在北京与到访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出席记者会,美联社女记者问安南“有没有向中国表示对中国人权纪录的关切”,李肇星立刻火冒三丈,严辞责问记者有没有读过中国宪法,“我明确地告诉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写有保护人权的条款……”云云。老枭一听之下更是无名火高万丈,在震旦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bbs.php)一首嘲笑老李的打油诗后跟帖:我泱泱中华大国,藏龙卧虎,居然弄出个这么个玩艺当外长,把中国的脸丢得满世界都是。我家的石头根雕,放到台上去,也比李大牙强。谁有空把李大牙的“外交故事”收集一下,我来骂一篇,把他在历史耻辱柱上钉得更紧更深点儿!其实怪不得老李,强辞夺理撒谎成性乃党官们无治的宿疾,岂独老李为然?他只是水准太低缺乏风度和急智而已。

   宪法是中共用来欺世盗名的,对于民众而言,还不如一张揩屁股纸。“国家主人”这个自由那个自由,这个权利那个权利,那都是停留在纸上欺世盗名的“巧言”,而“人民公仆”的权力,则是实实在在落到了实处的。你有言论自由它有封锁资讯、监控舆论、严管媒体的自由;你有信仰自由它有转化、迫害、统一思想的自由;你有选举权,我有强行代表权;你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它有教育产业化和高收费的权力;你有上访的权利,它有截访的权力;你有结社、游行、静坐、示威、自杀的权利,它有把这一切统统打成非法的权力…。主人的权利被公仆的权力残酷地剥夺了。连生存权也是残缺不全毫无保障的,和平年代,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居然上百万!专制不死,国难未已,念我同胞,忧患实多。

   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怒吼;哪里有剥削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由于中共对新闻和有关资讯的严密封锁,各地民众局部性的的怒吼抗争往往“发”不出声,不为外省外县乃至外乡外村同胞所知。据10月份动向杂志报导,十月四日,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九月份社会秩序治安情况的内部通报:九月份,全国城市、农村,共有三百一十多万人次参加游行、示威、集会和上访。城市游行示威、集会中,发生七十多次冲突;农村游行、示威、集会中,发生一百多次冲击、占据市、县政府机关大楼,焚烧、破坏建筑、车辆等事件…。

   如果当局依然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依然抱著陈旧残破的旗帜不放,抗拒民主自由的世界大势和时代大潮,局势必将进一步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敢预言:快则五六年,迟亦不出十年,中国必有大变,而且是最糟糕的恶变,暴民四起,军阀割据,奴民恶党,玉石俱焚!这不是“政治测命”,更不是危言耸听,这是我结合中国历史和民族特性,通过对当今局势充分观察、对当前民意的深切了解会之后,凭常识理性得出的结论。

   有人问,六四事件闹得如此“大”,中共依然无恙,还有什么事件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枭曰:此一时彼一时也。十五年前,工人阶级权益受到损害剥夺的现象尚不普遍,广大农民属于“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对中共和邓小平仍抱一份感激之情,而中共的腐败程度和官民之间的矛盾尚未如今日之甚。时至今日,官员腐败空前严重,特权剥削肆无忌惮,中共威信丧失殆尽,意识形态彻底破产,种种“问题”堆积如山,种种矛盾尖锐冲突,一切都靠欺骗,一切都靠恐怖,一切都靠暴力和谎言维持,民众的忍耐度正在接近极限,中共所代表的特权阶级已成为工人、农民以及知识份子和社会各界的公敌。我就多次听到或见到互相怀恨的双方个体或群体,因为一句的简单的话而罢斗息争。那句话因场景人物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大同小异:吵什么吵?留著精气神等著找贪官恶吏算帐吧!

   社会就像一个密封已久的高压锅,又像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拆迁问题、腐败问题、金融问题、三农问题、欠薪问题、国企改革问题,还有政府滥权、两极分化、冤假错案…等等,任何问题都有可能造成中共和中国社会的崩溃。任何在正常社会中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会演变成大规模的事件:最近发生的重庆万州事件就是明证。随著大规模事件的不断增加,演变成全局性抗争的概率也随之增加。

   而中共依然在拚命玩火,在自欺欺人地粉饰太平,在实行防民之口的高压霸道政策。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素有“起义”传统又曾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过的中国人民,一旦“不敢言而敢怒”,星星之火遍地燎原起来,与剥削压迫者算起总帐来,明末、清末的历史剧目必将重演,在愤怒群体非理性的熊熊野火中,多少来不及外逃的党棍恶官将死无葬身之地(每当听到“革命精神”、“革命干部”等词,我便忍不住冷笑)!由于科技的发展,中共的武器水准镇压能力比任何专制王朝都强大,届时局面之惨酷,我中华民族付出的代价之惨重,实难想像,甚而至于整个民族都成为中共的殉葬品!

   根据孔夫子“邦无道,危行言孙”、“危邦不居”、“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等教导,老枭早该闭嘴封笔,或入山或出国以自保了。之所以置身虎狼窝中,孜孜不倦地大发危言骂世骂党,实在是不忍历史性的大灾难落向我广大同胞头顶,不忍眼睁睁看祖国象一辆了饱经折腾的破车被一个野蛮凶恶的驾驶员沿著迷途驶向绝境啊。

   民愤深积,一“煽”即“动”,局势糜烂,一触即溃。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又一次醒目地摆在了体制内外有识之士的面前。“快则五六年,迟亦不出十年,中国必有大变”,诗曰:十年之后当知我。不用十年,当知枭眼之“智利”(智慧而锐利也)、枭言之不谬。是顺应时势、主动求变掌握变革的主动权,还是逆时而退、被动地被“革”出政治舞台,历史给胡温、给中共留下的机会不多了!

   2004、10、26

   --转载自《议报》第170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