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中国没有福利制度(即社会保障制度。地方政府出台过一些有关社会保障的规定,大多有名无实或极度不全,该保不保)。尽管中国经济“风景这边独好”,但民众生活、就学、工作、医疗、生老病死都缺乏应有的保障,绝大多数农业人口更是根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系统支持。在城市中,随着国企的破产化和大面积失业的发生,日益增多的城市人口特别是新增人口,几乎正在失去生存的最基本保障。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卫生总体表现"排名,在191个国家中,中国排名144位,甚至不如伊拉克等国;官方媒体也曾报道,目前中国约76%的人没有参加医疗保险,自费看病的费用占私人健康支出中的近80%,而与此同时,1990年—2000年间,医疗费用增加了8—10倍。

   

   一般“人民”碰上过不去的“坎”,如没钱治病,尽管概率极低,总还有机会得到媒体的帮助、社会的支援、政府的关注,而身在国内“政治上有问题”的民主志士、异议分子,被党和政府划出“人民”的范畴,被视为“反动分子、敌对势力”,遇上危难,患了重病,媒体或政府是肯定不敢或不会管的。象参加过六x民主运动的异议诗人杨春光这样,交不起医药费,只有等死一条路。所以我写了《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一文为杨春光募捐。我与春光素昧平生,这样做,是出于对他人格的崇敬、对他诗品的喜欢和对他境遇的同情。

   

   此文上网后,才过一夜,便有十余位老乡、诗友、网友通过电话、电邮、QQ及跟帖等表示要向春光伸出援助之手。被提前三年内退、才领850元内退工资的王中陵兄,近年过得很不易的老戚,一位正为负债发愁的老乡,都要“有所表示”,让我感动不已,但劝他们“厚意代春光领了,千万不要勉强”。让我感动的还有杨银波,他不但写了《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上网,而且个人还寄了1000元-----而银波自己一家生活就很艰难。这真是“相濡以沫度艰危”啊。另外,据我所知,诗友黄翔、川歌、九曲澄,身在法国的老乡痴情老人、网友承诘都表示多少有所“资援”。我想陆陆续续会有不少海内外热心肠人士对春光伸出友爱之手的。在此预祝春光早日康复,回到缪斯的旗帜下,也希望银波、冬梅及时通报春光的病况、医疗进展、费用及捐助等有关情况,让关爱春光的海内外友人释念。

   

   仗义每多屠狗辈,冷血多是有钱人,也有不屑一顾不以为然的,某老板级朋友就笑我多管闲事:小恩小惠,小钱小事,毫无意义。中国穷苦人比狗还多,你帮得过来?对此我在募捐文中说过了:作为个人谁也无力大庇天下,那么,帮得一点是一点,助得一个是一个吧,留一点柔软、一点温情在心之角落吧,关爱自己的同时,也适度地关爱他人,力所能及地帮助一些亟需帮助又值得帮助的人。

   

   有网友则问:捐助是解救异议知识分子的唯一出路?当然,只有从制度上为民众包括异议分子提供保障、从政治上保障异议分子的言论权,才是解救异议知识分子和广大人民的根本出路。然而,对于重病在身面临生死关头的杨春光们,这不是象借西江之水救涸辙之鱼一般不切实际吗。

   

   做中国人难,做中国穷人更难,做中国的诗人、思想者、异议分子更是难上加上。我们这些“亡国奴”,随时都会遭遇各种天灾人祸、各种意外打击。一般困难能自救当然尽力自救,碰上个人无法解决的大难,遭遇灭顶之灾时,希望更多的人能互援互救、相濡以沫、共度危难!

   

   东海一枭2004、9、11

   

   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

   电话:(0771)2611402 2615043 网址: www.zhendan.cn

   神州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forum/

    关注杨春光专帖http://www.zhendan.cn/forum/viewthread.php?tid=1295

    杨春光诗集http://www.zhendan.cn/index.php?op=article&id=8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