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韦克义君,广西社科院院长,兼广西书协副主席,擅书法,能理论,好诗词,多年前在玉林市委副书记任上,便来过电话索取拙集,堪称神交。谈起创办传统文化研究院的设想时,他十分赞同,表示社科院将予以大力支持,让我与社科院文研所商议具体“合作”事宜。遂一边筹备,一边与广西社科院文史研究所李所长拟定下列条款:乙方(老枭)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风险自担,责任自负;乙方接受甲方(广西社科院文史研究所)工作、学术和业务等方面的指导和管理,同时由广西社科院作为乙方的主管部门…。韦君还指示社科院办公室黄主任“挤”出一间办公室供老枭的研究院办公。

   

   然而,当我领到“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的执照后,韦君却变卦了,说是宣传部不同意。社科院办公室主任则道歉说办公室另有安排,实在“挤”不出来了。韦克义的理论水平书法功底,在广西领导干部中均属佼佼者,为人谦和爽朗,对老枭也颇为友好。故老枭对他甚为尊重,愿得到社科院的支持和帮助,以求互益互助、共同发展,从而更好丶坛小⒎⒄埂⒔ㄉ柚谢幕郴勖次幕⒁怠?SPAN lang=EN-US>

   

   89英雄安魂曲斥我为穷酸腐儒,再三再四地强调他最最最最瞧不起老枭之辈。殊不知我儒则固然,腐则未必,论才气力气豪气运气书生气大丈夫气,在当代群“儒”中实属异数。大节大义原则性问题上固然十分顽固,小节则不太拘泥不化,小事更主张通权达变。浊气一涌,难免拚个你死我活,平时处事接物则智勇双全,绝非一介蛮夫和书呆子,而是方中有圆,内方外圆,方而不僵,圆而不滑。乃笑傲江湖,快意恩仇,交游满天下,历经艰危险阻而毫发无伤,良有以也,岂徒然哉。

   

   与社科院“合作”,乃双赢、三赢、多赢的好事,于老枭老韦、于研究院社科院、于中华文化、于广西,乃至于中国于中共,皆有百利而无一弊,不知广西宣传部门为何要多管闲事出面干涉?这些偏远小地方的官僚,多数目光短浅,有眼无珠,看朱成碧,看龙成蛇,不知老枭的潜在能量和神通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不知换一种场合这些狗官想见老枭一面都难。

   

   不过细思之,也是理所必然,盖老枭忧天骂鬼四年多,大名早已上了国安部和中宣部的黑名单。宣传部门一向防民如贼、防官如贼,如果不对我这著名的异已分子严密防范,不来坏我的事封我的路,那才不正常呢。

   

   韦克义君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不敢违抗宣传部旨意,我十分理解,何况他在具体项目方面对我仍然十分支持、无私帮助;而宣传部积极主动地下我黑手,我却不能忍气吞声。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岂不知,一再得罪国安宣传两大部门,结果自然不妙,前路步步荆棘,不卜可知。刚才就有一位北京网友示警:“震旦的成立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件,但中共必定会用各种方法进行分化和破坏,最常用的手法是:安排奸细混进单位、制造事端进行打击、诬蔑与境外反动势力勾结、接受反动组织捐助、泄露机密等等…”。然老枭大好男儿,堂堂正正坦坦荡荡问心无愧,倒也傲然不惧。

   

   为了痴心所爱的中华传统文化,为了“震旦”研究院和网站的安全和发展,为了我时间、精力、金钱各方面的巨大投入,偶尔妥协让步,可以,但退让和吃亏要退在明处、吃在明处。要我逆来顺受大吃哑巴亏,哼,那是万万不能!毛主席教导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满怀恶意,不论是什么人什么单位来头多大,老枭斗争到底、周旋到底!而且我相信体制内从基层到高层都有不少有识之士,他们会给予我各种形式的支持。

   

   焦国标发出那篇打倒中宣部的著名檄文之前,老枭就有过《关于撤销中宣部的建议》。为了报此一剑之仇,谨在此再次强烈建议胡哥温仔及时动手,坚决撤销倒行逆施、反动透顶、天怒人怨、臭名远扬的中宣部,撤销这个“一贯空言欺世大言不惭,混淆黑白颠倒是非,一贯屏蔽事实歪曲真相,蓄意误导扼杀理性,一贯鬼鬼崇崇地剥夺民众知情权、言论权”的邪恶部门!胡哥如真能下手锄邪除恶,不仅报了老枭之小怨,也报了广大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之大仇呀。因为,“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普通民众最痛恨的是官僚腐败,知识分子和逐年激增的网民最痛恨的无疑就是宣传部了”。(《关于撤销中宣部的建议》)

   

   东海一枭2004、8、23

   

   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对外交流部地址:广西南宁市经文街4号阳光公寓内

   电话:(0771)2611402 2615043 震旦文化网:www.zhendan.cn

   神州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forum/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