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就象烟鬼有烟瘾酒鬼有酒瘾诗鬼有诗瘾色鬼有色瘾赌鬼戒赌一样,网民也有网瘾。许多人戒网比戒酒戒烟戒诗戒色戒赌还难,不到三五天,便“网瘾”难耐,重新“落网”。如芦笛戒网,早已成了最不可信的屁话,最不可笑的笑话。此君百戒千戒,至今仍在网上混着的。曾几何时,老枭也学芦笛戒过一回网,引来大批深情款款的惋惜、挽留及送行的诗文。我曾在戒网告白糸列及给网友们的跟贴、回函中一再强调,老枭戒网,就如李太白戒酒、陆游龚自珍戒诗、老赌鬼戒赌、大烟鬼戒烟、大小官僚拒贿,说着玩玩,当不得真的。在日常生活中,老枭也是个铁齿钢牙、说一不二的角色,戒网例外。所以边戒边破,而且上得更频、写得更勤了。
   
   这回戒网,不知能否成功,但我是下决心动真格了。
   
   老枭素有文字癖,大半辈子以来,好读、好思、好写,尤其是“落网”以来,论思考之深、笔耕之勤、上网时间之久,在文人网民中堪称佼佼。计四年来得文千余篇,诗(新诗旧诗)数百首,字数不少于三百万。这是只图爽快、不计利弊、忘怀得失、如疯似狂、拼命三郎的四年呀,把自己捆绑得紧紧的捆住手脚,绑在诗史识思之类高远处,绑在国家、民族、天下苍生之类庞大事物上,不胜孤寂不胜凄冷,不胜疲累不胜伤悲(枭诗)。

   
   近来不知何故忽患上了“畏网文症”和“厌思想症”,对于“国家大事”,对于网上揭露时弊和社会明暗面的信息、文章,生起了大厌恶,厌于阅读厌于思考厌于写作。有时恨不能成为文盲或一头猪,没有思想没有忧患,多好。托尔斯泰著作等身,年老时却对一个美国女作家说,写作是一件无聊的事。书太多了,如今无论写出什么书来也影响不了世界。即使基督再现,太太们也只是拼命想得到他在《福音书》上的签名。真智者之言也。
   
   又想起30年代上海滩流传颇广的一首绝妙好“词”:“一年开始日初长,客来慰我凄凉。偶然消遣本无妨,打打麻将。都喝干杯中酒,国家事管他娘。樽前犹幸有红妆,但不能狂”。麻将我不会打,酒与红妆,则生平所深爱也。据说此词乃某“堕落文人”所作,我倒以为这样“堕落”也没什么不好。“逐不了日就追妞/活不好上半身就活好下半身/谋不了千古辉煌/就为一己之私求片刻之欢/唤不醒群体沉醉/就堕入酒盅落入色情成鬼/没有思想没有灵魂/也是一种活法/堕落到底放荡至极/也是一种美/一种涅盤和逍遥”(枭诗)。
   
   其次,四年来大多数时间闭门隐居,面对屏幕读呀写呀,颠倒昼夜,寝食无常,不注意运动,荒疏了武功,身体素质、健康状况和打斗能力直线下降,前不久心血来潮,与一晚辈试招,竟然落了下风,把一张老脸都丢尽了!如此下去,枭雄退化成狗熊,以后万一仇人、敌人或妄人打上门来,岂非成了俎上的鱼肉。更为严重的是几年前还是一点五度的澄明锐利的枭眼,近视渐趋严重,左右眼已速降为0、3和0、4度,三五米外,便迷雾朦胧,如不戴眼镜,故人对面亦不相识、美人当前亦难欣赏矣。
   
   由于以上头脑和身体的缘故,已到了非戒一阵子网不可的时候了。另外,还有一些次要的原因,也令我败兴泄气。例如,来自民运志士的委琐纠缠恶毒攻击(自称“在北京街头单枪匹马阻拦过满载荷枪实弹军人的军车,负责过整个学校队伍的指挥管理,比杜导斌还早14年就坐过中共大牢”的民主斗士、六四英雄小安子就曾一再指控老枭写文章是为了捞点稿费混个脸熟,倡议三真运动是为了配合中共的网络实名制,等等。前不久我在《出门一笑大江横》就表示自己今后将尽量少议政骂鬼,乐得轻松、安全和逍遥,并希望海外中文媒体多腾些地方供小安子一展拳脚);又如,“有关部门”对我侧面、暗中的监控,令枭婆怨天尤地,令我疑神疑鬼。偶尔泡个妞儿也提心吊胆,担心落入什么圈套,担心战床上的英姿被录像被外人免费观赏了去,担心 “战友” 以后被鹰爪孙盯上或收买…,再这么下去,非得精神分裂症不可。四年前激于一腔义愤拍案而起,拔剑而斗,盛气凌“党”,肆口骂贼,置一己安危于度外。然而至今为止,“有关部门”从未与我正面接触,让我的不少准备工作都白做了,有一招招都扑空了的感觉。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或许现在是到了气竭之时了,呵呵。
   
   还有,四年网络生涯,不但严重影响了眼晴身子心情和家庭团结,而且断了“粮草”收入,严重影响了“家庭经济”的发展。前不久想在苏杭一带购一别墅供读书练武养气养老用,一打听,好的需数百上千万元,差些的也要上百万,惊得一身冷汗。难怪枭婆大骂枭公是天下第一大傻,在人人向钱看的时代,偏偏逆时而动,白白浪费了几年大好光阴,只赢来有弊无利的网上小小虚名,落得被“有关部门”暗中监控、被六四英雄公开恶攻的下场,何苦来哉。有诗自叹曰:
   
   伤时忧世反招尤,侠义翻为冤大头。
   剩得几行闲涕泪,从兹只为美人流。
   
   网游倦矣,脑汁尽矣,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众乐难求,且容我追求独乐:参禅养心,赚钱养家,玩拳养身,玩石怡情,泡妞遣怀。拳术方面,除进一步巩固陈式老架一二路外,如有机缘和明师,还想学学其它内家拳术及瑜珈功夫。四年多没回老家山村看望父母双亲和父老乡亲了,当趁暑假携妻儿回故乡一趟,以略尽孝心、稍慰乡愁。
   
   最后,谨借此机会对几年来大量刊发枭文的海外中文媒体、对给予我各种形式的热诚支持、鼓励和帮助的海内外思想同道和广大网友,深深道一声谢,道一声歉,恕我斗志不坚改正归邪了。这里就不一一列名和道别了。其中不少网友已被我视为不曾相识而相知的挚友,你们的名字将永远闪亮在我记忆的星空。近段时间上网和发文渐少,不少网友为我担心,无任感激。今后一段时间将不再上网议政,特作此戒网告白以释网友们之疑。至于这次戒网戒多久,是短期还是永久性的,是从此只把网络当成一种工具而不再在网上忧天骂鬼挥洒感情和思想,还是休息疗养一阵子再重返论坛再试锋芒,一切都凭兴趣,戒网能否成功(成固欣然败亦喜),“畏网文症”和“厌政论症”能否痊愈,且交给时间去决定吧。
   
   
   2004、6、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