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维权人士李圣龙]
东海一枭(余樟法)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人士李圣龙

   历代王朝,无论怎样强盛辉煌,长则一二百年,短则几十年乃至几年,无不在愤怒和仇恨的火焰中分崩离析、烟消云散,而且大多灭亡于自己制造的内乱之中、内敌之手。自古以来,专制政权都是培养仇恨、分裂社会、制造敌人的高手。中共也不例外,由于它崇奉的是宣扬阶级仇恨和斗争哲学的马列教,比起以儒家学说爲立国之意识形态的封建王朝来,在培养仇恨、分裂社会、制造专制之敌和时代英雄方面,更是神功无双、盛况空前。它执政中国才五十几年,早已弄得天怒人愤,民怨沸腾,任何突发性小事件都有机会变成导火索,让星星之火点燃柴堆燎遍中国!

   近年来,抗议事件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参与人数也不断增加。有媒体引述公安部的话说,去年发生的"重大事件"(示威抗议活动)达到58000起,涉及人数爲300万,比前年上升15%。中共正以它举世侧目的腐败和黑暗,被动而无奈地把广大民衆和各界有识之士制造成公开和潜在的敌人。它欺骗、统战、收买、利益驱动、武力威慑、暴力镇压的作用虽能得逞于一时,但终究比不上它制造敌人的能力和速度,这是其制度的反动本质和缺乏有效制约的特权本性所决定的。多少人受尽压迫欺辱恨不得“与汝偕亡”,,多少人自暴自弃或自尽自焚,多少人被迫走上漫漫维权、抗争之路。

   同时,各地“有关部门”还在不断积极地、主动地、蓄意地爲民主阵营输送新生力量,以他们无数防民如贼、以民爲敌、小题大做、倒行逆施的愚蠢行爲和鬼蜮伎俩,把普普通通的良民逼成“刁民”,把大量有识有志有良知之士逼成维权勇士、民主志士、自由战士。这不啻于给中共政权下面的乾柴堆上浇油引火呀。

   李圣龙就是这样被逼上梁山的一个。

   李圣龙,1970年生,浙江余姚陆埠人,原是拥有一家固定资産价值500万元的洁具厂的私营企业家,商余关心时事和政治,好读书,好思考。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李圣龙联想到一个月前中国总理刚赴美友好访问,便推测使馆被炸事件是中美两国高层互相默契或“勾结”而共演的一出戏,写成《思考与抉择》一文,用传真方式向《南方周道》投稿。就这样,他的一连串噩梦开始了。

   投稿的第二天,国安人员来到了他厂里,开始对他进行审查。审查的结果,李圣龙当然既非间谍也非某个“非法”组织成员。但从此,他在“有关部门”眼里已是一个危险异己分子,正常的生産和业务遭到了干扰、破坏。2002年6月23日,在当地中信银行职工沈某的教唆下(李圣龙一直认爲沈某是当地公安指使前来监视自己言论和活动的内线人物),李圣龙厂里的四川务工人员陈某某忽然反常地提出加资要求,在争论过程中,沈某把李圣龙推倒在地,陈某某突然使用直径达12--15CM的木棍猛击李圣龙脑部,致使李圣龙当即昏迷。

   当地公安机构对行凶案件并不立案,更不拘捕凶犯,却从各种侧面或软或硬地对李圣龙进行洗脑,要他放弃自己的言论和立场,并暗示李圣龙只要屈服,可以给他钜额经济补偿和支援,但李圣龙没有妥协。2003年11月24日,李圣龙向当地法院递交了《刑事自诉书》,要求法院对沈某、陈某某的故意伤害罪进行判决。但是,余姚法院竟然以证据不足爲由驳回起诉。上诉结果依然是维持原裁定。2004年2月16日,李圣龙向浙江高院提出了申诉。4月,当李圣龙得知浙江高院要求宁波中院进行复审的消息时,他已经破産,原有的土地、厂房被银行以低价拍卖。作爲工厂主的李圣龙被消灭了,从此,作爲民主斗士的李圣龙诞生了(以上介绍见顾则徐《被消灭的工厂主李圣龙》,有删略)。

   我原来不了解李圣龙的情况,他两次通过电邮和电话表示想来见见我,我都婉辞了。6月6日他香港游回来,路过邕城,喝酒闲聊,始悉端末。关于使馆被炸事件是中美两国高层互相勾结而共演的一台戏,纯属李圣龙的分析推测而已。“有关部门”如此严防死守如临大敌,因一篇文章“消灭”一个企业家,逼出一个“敌人”来,是愚不可及?是立功心切?是想多申请维安(维护国家安全)经费?还是,李圣龙误打误撞,测中了个中玄机?

   第二天陪他游青秀山,中午回他下榻的宾馆时,发生了一出小插曲:俩人并肩走到楼梯口时,遥见(约百米吧)几个大汉从他的房间鱼贯而出。他一惊,大呼:有小偷!俩人急起而追,那些汉子迅速消失在楼梯口(有一人留在过道打手机,原以爲是隔壁客人,经查不是,说好留下作证的,后找机会溜了),他继续追,我叫一个服务员电话通知宾馆保安部,一边下到门口通知门童严密注意可疑人员。房内行李都在,门锁亦完好。通知派出所,不久来了俩警员(后又来一警官,据说是所长),简单问了问情况,说类似事件,发生过多起了。我们要求查看宾馆监视录影,被拒,答曰只有警方才有权观看。他们看后说该房处于死角,录影监控不到(其实那间房正对著另一头的监视录影头),遂不了了之…

   李圣龙通过自己的亲身遭遇,充分体会到了专制制度的可怕可恶,并通过锲而不舍绝不妥协的个体维权行动,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尽管不太赞成他的一些政治见解和路径选择,但他对民主大业的热诚和决心令我感动和敬佩,唯有深深祝福,盼其保重。

   《议报》

   6/16/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