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维权人士李圣龙]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人士李圣龙

   历代王朝,无论怎样强盛辉煌,长则一二百年,短则几十年乃至几年,无不在愤怒和仇恨的火焰中分崩离析、烟消云散,而且大多灭亡于自己制造的内乱之中、内敌之手。自古以来,专制政权都是培养仇恨、分裂社会、制造敌人的高手。中共也不例外,由于它崇奉的是宣扬阶级仇恨和斗争哲学的马列教,比起以儒家学说爲立国之意识形态的封建王朝来,在培养仇恨、分裂社会、制造专制之敌和时代英雄方面,更是神功无双、盛况空前。它执政中国才五十几年,早已弄得天怒人愤,民怨沸腾,任何突发性小事件都有机会变成导火索,让星星之火点燃柴堆燎遍中国!

   近年来,抗议事件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参与人数也不断增加。有媒体引述公安部的话说,去年发生的"重大事件"(示威抗议活动)达到58000起,涉及人数爲300万,比前年上升15%。中共正以它举世侧目的腐败和黑暗,被动而无奈地把广大民衆和各界有识之士制造成公开和潜在的敌人。它欺骗、统战、收买、利益驱动、武力威慑、暴力镇压的作用虽能得逞于一时,但终究比不上它制造敌人的能力和速度,这是其制度的反动本质和缺乏有效制约的特权本性所决定的。多少人受尽压迫欺辱恨不得“与汝偕亡”,,多少人自暴自弃或自尽自焚,多少人被迫走上漫漫维权、抗争之路。

   同时,各地“有关部门”还在不断积极地、主动地、蓄意地爲民主阵营输送新生力量,以他们无数防民如贼、以民爲敌、小题大做、倒行逆施的愚蠢行爲和鬼蜮伎俩,把普普通通的良民逼成“刁民”,把大量有识有志有良知之士逼成维权勇士、民主志士、自由战士。这不啻于给中共政权下面的乾柴堆上浇油引火呀。

   李圣龙就是这样被逼上梁山的一个。

   李圣龙,1970年生,浙江余姚陆埠人,原是拥有一家固定资産价值500万元的洁具厂的私营企业家,商余关心时事和政治,好读书,好思考。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李圣龙联想到一个月前中国总理刚赴美友好访问,便推测使馆被炸事件是中美两国高层互相默契或“勾结”而共演的一出戏,写成《思考与抉择》一文,用传真方式向《南方周道》投稿。就这样,他的一连串噩梦开始了。

   投稿的第二天,国安人员来到了他厂里,开始对他进行审查。审查的结果,李圣龙当然既非间谍也非某个“非法”组织成员。但从此,他在“有关部门”眼里已是一个危险异己分子,正常的生産和业务遭到了干扰、破坏。2002年6月23日,在当地中信银行职工沈某的教唆下(李圣龙一直认爲沈某是当地公安指使前来监视自己言论和活动的内线人物),李圣龙厂里的四川务工人员陈某某忽然反常地提出加资要求,在争论过程中,沈某把李圣龙推倒在地,陈某某突然使用直径达12--15CM的木棍猛击李圣龙脑部,致使李圣龙当即昏迷。

   当地公安机构对行凶案件并不立案,更不拘捕凶犯,却从各种侧面或软或硬地对李圣龙进行洗脑,要他放弃自己的言论和立场,并暗示李圣龙只要屈服,可以给他钜额经济补偿和支援,但李圣龙没有妥协。2003年11月24日,李圣龙向当地法院递交了《刑事自诉书》,要求法院对沈某、陈某某的故意伤害罪进行判决。但是,余姚法院竟然以证据不足爲由驳回起诉。上诉结果依然是维持原裁定。2004年2月16日,李圣龙向浙江高院提出了申诉。4月,当李圣龙得知浙江高院要求宁波中院进行复审的消息时,他已经破産,原有的土地、厂房被银行以低价拍卖。作爲工厂主的李圣龙被消灭了,从此,作爲民主斗士的李圣龙诞生了(以上介绍见顾则徐《被消灭的工厂主李圣龙》,有删略)。

   我原来不了解李圣龙的情况,他两次通过电邮和电话表示想来见见我,我都婉辞了。6月6日他香港游回来,路过邕城,喝酒闲聊,始悉端末。关于使馆被炸事件是中美两国高层互相勾结而共演的一台戏,纯属李圣龙的分析推测而已。“有关部门”如此严防死守如临大敌,因一篇文章“消灭”一个企业家,逼出一个“敌人”来,是愚不可及?是立功心切?是想多申请维安(维护国家安全)经费?还是,李圣龙误打误撞,测中了个中玄机?

   第二天陪他游青秀山,中午回他下榻的宾馆时,发生了一出小插曲:俩人并肩走到楼梯口时,遥见(约百米吧)几个大汉从他的房间鱼贯而出。他一惊,大呼:有小偷!俩人急起而追,那些汉子迅速消失在楼梯口(有一人留在过道打手机,原以爲是隔壁客人,经查不是,说好留下作证的,后找机会溜了),他继续追,我叫一个服务员电话通知宾馆保安部,一边下到门口通知门童严密注意可疑人员。房内行李都在,门锁亦完好。通知派出所,不久来了俩警员(后又来一警官,据说是所长),简单问了问情况,说类似事件,发生过多起了。我们要求查看宾馆监视录影,被拒,答曰只有警方才有权观看。他们看后说该房处于死角,录影监控不到(其实那间房正对著另一头的监视录影头),遂不了了之…

   李圣龙通过自己的亲身遭遇,充分体会到了专制制度的可怕可恶,并通过锲而不舍绝不妥协的个体维权行动,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尽管不太赞成他的一些政治见解和路径选择,但他对民主大业的热诚和决心令我感动和敬佩,唯有深深祝福,盼其保重。

   《议报》

   6/16/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