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男儿一恸鬼神愁]
东海一枭(余樟法)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儿一恸鬼神愁

   中国男人是善哭的,在古代。刘鹗(老残游记作者)曰: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为衡。盖哭泣者,灵性之象也。有一份灵性,即有一份哭泣。似乎古人泪腺特别发达、感情特别丰盛、灵性特别富有、心灵特别敏感、境界特别阔大、羞耻感正义感和责任感特别强烈!
   
   卞和呈献美玉,却不遇识货者,被砍去双腿,泪尽继之以血,那哭声,几千年来,引起了多少怀才不遇者的共鸣;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那哭声感动不了楚怀王,却感动了历代忠臣义臣、文人墨客,成为诗人的典范;贾谊在《治安策》中六哭时世,千古同悲;阮籍酒入愁肠每化作穷途之泪,那是希望的碎片…,历代文人诗客包括铁血男儿大多善哭,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古人诗文集,都可以拧出大把大把的泪来。他们为大好文章不遇知己、为一生沦落不遇佳人而哭,更为家国、为君亲、为苍生、为天下大事而哭。他们的泪水是滔滔雄波滚滚岩浆,一滴滴都是沥血大爱,一声声都是冲霄大愤,不哭则已,一哭,往往便成虎啸龙吟、感天动地的绝唱!
   
   而今的男人似已丧失了哭泣的本能,永远一付成熟坚硬、严肃庄重或笑容可掬的样子。任凭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任凭黑白颠倒,香臭混淆,任凭阳春白雪无人和下里巴人震天响,任凭天安门母亲们受尽□辱、不锈钢老鼠们受尽磨难,任凭时代先锋沈沦草莽、民族栋梁流落异邦,任凭工人农民兄弟受尽盘剥摧残,名为主人却早成了奴隶的模样,任凭自由被禁尊严被侮人民被耍国家被窃,任凭英雄末路理想成灰遍地江湖满天罗网,任凭光明被乌云遮蔽被黑夜埋葬…,再没有人作新亭之泣,效贾谊之哭,如屈子「长太息以掩涕」。人们早已见惯不惊、心如铁石、失落灵魂、麻木不仁了。

   
   不,男人的眼晴里也会悄悄流淌小女人的泪,那一定是为生活中的鸡毛蒜皮、为仕途上的鸡虫得失、为同事间邻里间夫妻间的小是小非小矛盾而嘤嘤哭泣痛不欲生。至于为民众忧乐、为国家前途而哭,「哭母亲身上累累伤痕/哭不肖子孙的愚昧、残忍乃至奸恶/哭头顶天空多麽辉灿又多麽黑暗/哭脚下灼热又僵冷的五千年黄土」(枭诗《再也不能那样活!》),不是傻瓜、犯病、自作多情就一定是装模作样、别有居心!嗨。
   
   清末大名士易顺鼎,自号哭庵,有句话说得十分精彩,他说:「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味」。老枭不爱哭自己沦落不遇佳人,不爱哭文章不遇知己(枭诗在圈子里,枭文在江湖上,处处有知音),老枭哭的最多的是「天下大事」。当我耳闻目睹党和政府及贪官恶吏无数的丑恶和犯罪行为,耳闻目睹它们侵犯人权、草菅人命、欺压良善、助纣为虐、循私枉法、警匪勾结、猫鼠一窝等种种罪恶,耳闻目睹它们肆意剥夺言论自由、严密监控媒体网络社会舆论、严酷迫害和无情打击民主义士、反腐斗士、正义之士、爱国志士、网络异议人士、自由知识分子;当我发现五千年文明古国在党的领导下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造假之国,发现国家的根本大法被一再亵渎、践踏,成了一文不值的一张废纸,发现国家利益一再被虚化和非正义化,成为特权利益、官僚利益的同义词代名词;当我知道中国一次次被国际组织评为腐败程度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对新闻自由压制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等,知道中国已连续十五年成为世界上囚禁记者最多的国家,知道中共为了缓和西方国家的人权攻势欺骗国内人民维护特权统治大搞很弹外交、大肆出卖国家利益…,悲愤交融的热泪一次次溢出我的眼眶!除了独自伤悲,也与友人哭,与枭婆哭,哭得傻气十足痴名远扬;更以诗词哭、以文章哭,哭得字字皆泪句句含血!
   
   于是老枭就成了人们眼里的怪物和这时代的异数。在小诗《老枭何为者》中表露了一下要为「人非人兮国非国,黑非黑兮红非红。鸡成凤兮虫成龙,雷鸣瓦釜弃黄钟」的社会现实放声一嚎惊天一恸的欲望,居然引得某著名独知哑然失笑,认为老枭痛哭的愿望中,充满了 「遗世独立的矫揉造作,愤世嫉俗的廉价狗血」、「了无时代气息可言」。而我在《错过》中表达的为少年时的一次迟钝粗疏而错过了一个小美人的小小伤感,「委婉地诉说了一个俗人平庸的烦恼」,反而引其强烈共鸣、令其拍案惊奇!呜呼。枭诗「安得三千豪侠士,天安门上哭神州!」也曾在旧体诗词论坛引来一片嘲笑。
   
   然而我多麽希望与同道志士,在天安门上放声一哭,哭出我的深悲大愤痴情挚爱、男儿心事赤子肝肠,象孟姜女哭倒长城一般,哭倒阴魂不散魔影幢幢的皇权,哭倒予取予求为所欲为的特权,哭倒白色恐怖黑色幕布的强权,哭倒几千年专制主义的红墙!或许哭不死贪官恶吏,哭不垮一党独大,哭不醒愚?众生东方睡狮,但我的哭声在国内别说传不上报、集不成书,便是网络上也遭到严防密封,可见中共的虚弱忧惧,可见老枭泪水和文章并非一无用处。即使无补无益我也忍不住不哭,已忍耐压抑了大半辈子,血泪已积蓄成大海和岩浆,在多少夜晚怒啸奔突著,当它找到了突破口汹涌而出时,你叫我如何挡回去?
   
   ----转载<议报>
   
   5/6/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