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老芦为文情绪化,好走极端。例如他写老枭,赞美时好话说尽,恨不得把我捧到天上去,什么“时代赋予他的广阔视野”、“抨击时弊时常常一语破的”、“老枭的文章字字看来皆是泪,声声听去总含悲”,连我的自吹自擂都成了“爱到极处乃为狂”,而且总结出我与传统狂生的“三大差别”;抨击我时则坏话说绝,口口声声指我白痴弱智,不能理解领悟他的雄文杰作的微言大意,连他徒弟和太太都大大不如,“不知民主为何物”、“没有什么见识,议论基本上都是人云亦云”,“枭文就两个中心思想:第一条,他怎么怎么了不起;第二条,他怎么怎么忧国忧民,再往下看,没有了”。
   
   对我这个在网战中结下深厚情谊的战友犹且如此,对其深恶痛绝的“伪民运”,其情绪和极端能不“大化特化”起来?所以,对于他隆重推荐的《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这一他“上网来写的最深刻的文字”的“经典文字”,我怎么也提不起阅读欲望。因为看了标题就知此文“昧了最基本的事实,犯了以点代面、以偏盖全的错误,将民运缺点或错误无限扩大化恣意妖魔化”了。不读,一是为了保护眼晴,二是为了保护友谊(怕自己忍不住出手伤害了对方呀),然而禁不住他再次隆重推荐,而且表示绝不会受我伤害,遂草草翻了翻前面 “一论”(感谢消极和邢国鑫兄转贴芦文),果然以偏盖全,不出我之所料。兹略为点拨一二。
   
   

   一、“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
   
   
   老芦“在网上和几位所谓“民运”领袖及其众多同情者打了点交道”,就敢得出“这些人的共同特徵,是用毛共那一套去反对现在的中共,其实比如今的共产党坏多了,代表着的其实是一种非常反动的黑暗势力”的结论,一杆子将海外民运全盘扫荡成了毛共遗孽(“也许,世上最具有讽刺性、也最令人悲哀的事,是今日中国的所谓海外‘民运’竟然是由一夥毛共遗孽来进行”)。
   
   且不论与芦笛打了点交道的六位民运领袖(“在网上一共和六位“民运”领袖打过交道,依次为:王军涛,高寒、胡安宁、XXX、封从德和王希哲”)并非铁板一块,即使他们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都是改造得远比一般人彻底的小毛泽东”,都是鼓吹暴力革命的“靠仇恨滋养民主、“土法上马”的“共产民主教”徒,那也仅仅是他们六人或“六大派”的问题,据我所知(身在国内,视界受到限制,不可能如西方写手那样信息灵通,如有错误,敬请海涵),海外民运组织数以百计,民运领袖多如过江之鲫,政治观点同中有异,或大同小异或小同大异,而大多数民运人士都是主张走和平理性非暴力道路的,倡导暴力革命的似乎仅仅是王炳章、高寒等“一小撮”,似乎还受到民运主流的批评和抵制。
   
   芦文不少地方存在方法论的局限。如好用归纳法,做出了许多全称判断,所依据的却仅仅是一些缺乏普遍性的事实。归纳作为一种现象总结方法,大有用场,但在没有穷尽所有选择之前是不能下全称判断的。恩格斯在《自然辨证法》里就犯下了“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的错误(后来在澳大利亚发现了黑天鹅)。老芦嘲笑枭文“抒情”,自己下笔却常常忘了逻辑的基本准则,抒起情来,一泄千里。
   
   老芦没有对海外民运作过什么相对认真全面的考察,只在网上与六位民运领袖打了点交道,就敢把得出的结论推广适用于全体海外民运,将他们一概打为根本不可救药的“伪”民运、毛共余孽!这其中的理论风险之大,按说以独立批判意识自诩的独知是不敢乱“冒”的。
   
   老芦胆大包天,乃把自己逼入了死胡同,针对老枭一年前关于“究竟海外有没有真民运、在老芦心目中有没有真民运”的问难,他就只能避而不答或避实就虚了,只能把老枭特指的 “民运”(在海外从事民主运动的个人或者团体)偷换成泛指的民运了(凡是致力于中国社会进步的一切事业和个人,都是真民运)。哈。
   
   
   二、暴力革命==伪民运?
   
   老芦说“你有歌颂民主的自由,人家也有歌颂专制的自由”,此言与我党在国际上高喊“世界多极化”异曲同工。因为专制者恰恰是最不宽容、最缺乏民主精神、最“鸿鹄不容燕雀苟活”的,是不允许“有歌颂民主的自由”的。“民主”则要有容纳各种观点、不同政见的雅量,不能搞一言堂,也不能天上地下唯我民主。正因为民运组织是民运,所以各种政见争奇斗艳,难以象中共那样统一思想、“团结一致”。
   
   民主派中,有改良派革命派之分,改良派中有阶进改良、激进改良之别,革命派中有和平革命暴力革命之别。与芦笛一样,我也是个主张走和平理性非暴力之路的“反革命分子”。以恶止恶、以暴制暴只能走上以恶易恶、以暴易暴的历史循环。对于暴力革命的可畏性和破坏力,我并无异义。但我认为,针对专制恶政和暴政,任何形式的革命包括暴力革命,在道义上都具有天然的合理性合法性(合乎自然法),都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体制内外和平理性非暴力之改良派是民运,“爱憎分明、苦大仇深的革命家”为什么不可以是民运?退一步说,就算“爱憎分明、苦大仇深的革命家”是伪民运,就目前这一历史阶段而言,伪民运也比真专制更进步,更有利于中国民主事业吧。
   
   何况纸上谈兵的革命与付诸实现的革命之间、革命理论家与革命家之间,还存在着一大段距离。高寒等主张暴力革命,应该仍属言论自由的范畴。马克思侨居法英时,极尽“煽动”、颠覆之能事,并未遭到当时资产阶级政府的逮捕审判。美国曾有某被告因鼓吹暴力而被控违反了俄亥俄州《有组织犯罪防治法》。联邦最高法院却作出了无罪终审判决,认为宪法保障言论及出版自由,政府不可以禁止或限制任何主张暴力或主张不遵守法律之言论。
   
   革命不会因个别人士的“煽动”轻易发生,“煽动”仅仅是社会革命极其次要的因素。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专制集团的穷凶极恶,社会分配严重不公,两极分化不断加大,腐朽僵化的官僚体制严重滞后,这才是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深化激化的原因,才是暴力革命的培养基。如果被压迫者因为深仇大恨发出“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的怒吼,如果社会革命暴发并引发的严重后果,特权统治阶级要负全负。要革命者证明革命不会引发核内战,拿出革命的“人命预算”“财产预算”,就象要被强奸者为自己的反抗行为引起的后果负责一样荒唐。
   
   传统武术门派众多,有些门派的武术很富表演性。我有个小师弟未入门前习的就是那种“舞术”,看起来曼姿妙态美不胜收,实则破绽百出,中看不中用,经不起真功夫师弹指一击。我读芦文,便常想起小师弟以前的舞术来。读罢老芦《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中的“一论”,点出两大破绽如上。小破绽还有不少(如老芦一方面痛斥海外民运是深受党文化污染的“吃毛泽东狼奶长大的革命家”,一方面又嘲笑民运愚蠢窝囊,这就自打耳光了。民运窝囊无能,恰恰是他们不懂得用毛共的一套来对付“现共”呀,等等),手倦眼疲,懒得写了。
   
   当然,芦文对中国社会现状揭露,对海外民运的批判,对党文化的针贬,也有不少中肯深刻之处。如果民运组织及其领袖们能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以芦文为镜、为药,取其精华,弃其泡沫,容忍其不实、不理(性)、不逻(辑)之辞,对于自身的持续进步、健康发展,倒是不无裨益。
   
   
   2004、4、27
   
   (4/27/2004 3:48)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