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网上有贴子:《中国民谣连环句 咄咄怪事二十一》,挺耐人寻味的,如“旧中国共产党不怕杀头,新中国共产党害怕挨骂”、“国外的消息怕国内人知道,国内的消息怕国外人知道”等等。作为民谣,当然掌握不好批评的度,有其片面性,却在一定程度上附合某种社会实际,特别是开头一则:“解放前百姓怕政府说话,解放后政府怕百姓说话”,又让老枭胡思乱想、感慨万端起来。

    解放前百姓怕政府说话,政府也是怕百姓说话的。电影电视里,我党地下工作者在茶馆里接头,墙上常有“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标语。那时候学生“乱动”,当然要警察侍侯;报刊乱说,也是亟予查封!因此共产党以自由民主为号召,与国民党斗争,节节胜利,万民响应,终于驱逐了“蒋匪帮”,创建了新中国!

    几千年以来的专制独裁统治者都是怕百姓(包括知识分子[士])说话的。著名的如周厉王,严禁国人发表议论,“使卫巫以监谤者,以告,则杀之”,果然立竿见影,“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大伙见了面,只能用眼晴交流,“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一副洋洋得意的民贼嘴脸,呼之欲出。可惜得意不到三年,便被驱逐了。又如秦始皇,一统六合,伟业千秋,为了不让知识分子们乱说话,干脆一坑了之。结果民不敢言而敢怒,陈胜吴广振臂一呼,天下响应,使秦家万世基业只传到二世便断了香火。又如明清诸朝,制造一个又一个文字狱,以恐怖来封住文人的嘴…

    文革时,四人帮是怕人说话的。于是,“右派”呀“现行反革命”呀“封资修”呀,大帽子满天飞,大伙儿噤若寒蝉,只会“万口哓哓颂圣恩”矣。然而机关算尽大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腐败分子邪恶势力是怕老百姓说话的,如重庆綦江县县太爷张开科有句话:管住群众的嘴,现已流传天下。当时刚建好的綦江大桥突然坍塌,几十个人死于非命,这句名言即是他反复强调的几条纪律之一。对于那些官场恶势力,老百姓的嘴如果不管紧,把他们的坏事丑事张扬出去,岂不“危害乌纱帽的安全”?奈何小小一张嘴比滔滔洪水更难防堵,张开科的乌纱帽还是被冲掉了,人也被冲进了监狱!

    解放后政府是否怕百姓说话,不好妄下结论,我宁愿看成这乃是别有用心者的“诬蔑攻击”、“纯属造谣”。然而许多事实明明白白地摆着,让我不得不相信空穴来风其来有自。 传统媒体,乃党和政府的喉舌,新闻要正面,舆论有导向,不必提了。就说有自由世界之称的互联网吧,政府发布的清规戒律之多,也是举世无双,而且动辄屏蔽、封网。老枭近来闲得发慌,学会了上网,有不少“温和”的贴子,或贴不上去,或删了下来,常搞得我百思不解、怒火满腔!许多论坛上还有类似“莫谈国事”的警告。

登坛吹牛,遐迩轰动,赞美之辞,纷至沓来。同时也收到不少友好或不太友好的关照:如“风大,保重!”,“请注意维护的形象,少提阴喑面,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切记,切记,小心,小心”,“祸从口出,多多保重”,最有趣的是一句:“风紧,扯呼”。

    这是一句历史悠久的黑话。瓦岗寨英雄陈咬金,每逢打架,三斧头之后往往继以这句话。古时盗贼作案,如对手太强,逃跑时常这般招呼同伴,意谓:危险,快跑。

    老枭非盗非贼,不偷不劫,只不过在网上说几句真话、心里话,居然“风”也会“紧”起来,未免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吧。是有关网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有关部门”神经过敏?

    老枭一介草民,胆子虽小,却也不肯就此闭嘴。该说的还得说,想写的还要写。只问事之是非,不管风之松紧。

    李寒秋在《答余杰君》中写道:“如果承认自己没兴趣或者干脆就是没有能力来建设国家,那么就不要对那些真正在建设国家的忠诚之士冷嘲热讽,或者在添乱捣蛋,至少要多做些自我批评。如果知道仕途凶险,宦海无情,自己根本就不敢去淌混水,那么就更加应该对那些国家与民族的脊梁心怀敬意与同情,同时自己就不要再抱有高人一等,唯我独醒的道理优越感了!”

    这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搅混水!对“真正在建设国家的忠诚之士”,人们(包括余杰)当然“心怀敬意与同情”,然而,对于泛滥的腐败现象、猖獗的邪恶势力、纷纭的社会弊端,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但应“抱有高人一等、唯我独醒的道理优越感”,不但要“冷嘲热讽,或者在添乱捣蛋”,而且必须痛斥、揭露他们!以期“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有利于推进民主化进程。至于有没有用,那是另一回事。“仕途凶险,宦海无情”,恰恰说明官场病了,体制出问题了;而一个“祸从口出”、言论定罪的时代,绝不是一个正常的时代!

    2001、12、20《南方周末》有一篇介绍著名律师张思之的短文,文尾有一段张先生的座右铭曰:

    “真正的律师,必有赤子之心:纯正善良,扶弱济危,仗义执言,疾恶如仇。决不屈服于压力,向结脏官,绚私舞弊;决不奔于于豪门,拉拉扯扯,奴颜啤膝;决不见利忘义,礼拜赵公元帅,结缘市侩;他自始自终与人民站在一起”。

    说得多好啊。范曾先生说过,忧思难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遗传基因。知识分子就应具有这种“深深低首惟真理”的胆识和勇气。

    南薰老人有诗曰:

    宁干公卿怒,勿使天良负。不歌圣主恩,但为苍生诉。

    掷地有声的诗句,显示了一个历尽沧桑的老诗人坚持真理的铮铮风骨。谨抄下来与朋友们共勉。

    2001、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