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网上有贴子:《中国民谣连环句 咄咄怪事二十一》,挺耐人寻味的,如“旧中国共产党不怕杀头,新中国共产党害怕挨骂”、“国外的消息怕国内人知道,国内的消息怕国外人知道”等等。作为民谣,当然掌握不好批评的度,有其片面性,却在一定程度上附合某种社会实际,特别是开头一则:“解放前百姓怕政府说话,解放后政府怕百姓说话”,又让老枭胡思乱想、感慨万端起来。

    解放前百姓怕政府说话,政府也是怕百姓说话的。电影电视里,我党地下工作者在茶馆里接头,墙上常有“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标语。那时候学生“乱动”,当然要警察侍侯;报刊乱说,也是亟予查封!因此共产党以自由民主为号召,与国民党斗争,节节胜利,万民响应,终于驱逐了“蒋匪帮”,创建了新中国!

    几千年以来的专制独裁统治者都是怕百姓(包括知识分子[士])说话的。著名的如周厉王,严禁国人发表议论,“使卫巫以监谤者,以告,则杀之”,果然立竿见影,“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大伙见了面,只能用眼晴交流,“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一副洋洋得意的民贼嘴脸,呼之欲出。可惜得意不到三年,便被驱逐了。又如秦始皇,一统六合,伟业千秋,为了不让知识分子们乱说话,干脆一坑了之。结果民不敢言而敢怒,陈胜吴广振臂一呼,天下响应,使秦家万世基业只传到二世便断了香火。又如明清诸朝,制造一个又一个文字狱,以恐怖来封住文人的嘴…

    文革时,四人帮是怕人说话的。于是,“右派”呀“现行反革命”呀“封资修”呀,大帽子满天飞,大伙儿噤若寒蝉,只会“万口哓哓颂圣恩”矣。然而机关算尽大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腐败分子邪恶势力是怕老百姓说话的,如重庆綦江县县太爷张开科有句话:管住群众的嘴,现已流传天下。当时刚建好的綦江大桥突然坍塌,几十个人死于非命,这句名言即是他反复强调的几条纪律之一。对于那些官场恶势力,老百姓的嘴如果不管紧,把他们的坏事丑事张扬出去,岂不“危害乌纱帽的安全”?奈何小小一张嘴比滔滔洪水更难防堵,张开科的乌纱帽还是被冲掉了,人也被冲进了监狱!

    解放后政府是否怕百姓说话,不好妄下结论,我宁愿看成这乃是别有用心者的“诬蔑攻击”、“纯属造谣”。然而许多事实明明白白地摆着,让我不得不相信空穴来风其来有自。 传统媒体,乃党和政府的喉舌,新闻要正面,舆论有导向,不必提了。就说有自由世界之称的互联网吧,政府发布的清规戒律之多,也是举世无双,而且动辄屏蔽、封网。老枭近来闲得发慌,学会了上网,有不少“温和”的贴子,或贴不上去,或删了下来,常搞得我百思不解、怒火满腔!许多论坛上还有类似“莫谈国事”的警告。

登坛吹牛,遐迩轰动,赞美之辞,纷至沓来。同时也收到不少友好或不太友好的关照:如“风大,保重!”,“请注意维护的形象,少提阴喑面,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切记,切记,小心,小心”,“祸从口出,多多保重”,最有趣的是一句:“风紧,扯呼”。

    这是一句历史悠久的黑话。瓦岗寨英雄陈咬金,每逢打架,三斧头之后往往继以这句话。古时盗贼作案,如对手太强,逃跑时常这般招呼同伴,意谓:危险,快跑。

    老枭非盗非贼,不偷不劫,只不过在网上说几句真话、心里话,居然“风”也会“紧”起来,未免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吧。是有关网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有关部门”神经过敏?

    老枭一介草民,胆子虽小,却也不肯就此闭嘴。该说的还得说,想写的还要写。只问事之是非,不管风之松紧。

    李寒秋在《答余杰君》中写道:“如果承认自己没兴趣或者干脆就是没有能力来建设国家,那么就不要对那些真正在建设国家的忠诚之士冷嘲热讽,或者在添乱捣蛋,至少要多做些自我批评。如果知道仕途凶险,宦海无情,自己根本就不敢去淌混水,那么就更加应该对那些国家与民族的脊梁心怀敬意与同情,同时自己就不要再抱有高人一等,唯我独醒的道理优越感了!”

    这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搅混水!对“真正在建设国家的忠诚之士”,人们(包括余杰)当然“心怀敬意与同情”,然而,对于泛滥的腐败现象、猖獗的邪恶势力、纷纭的社会弊端,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但应“抱有高人一等、唯我独醒的道理优越感”,不但要“冷嘲热讽,或者在添乱捣蛋”,而且必须痛斥、揭露他们!以期“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有利于推进民主化进程。至于有没有用,那是另一回事。“仕途凶险,宦海无情”,恰恰说明官场病了,体制出问题了;而一个“祸从口出”、言论定罪的时代,绝不是一个正常的时代!

    2001、12、20《南方周末》有一篇介绍著名律师张思之的短文,文尾有一段张先生的座右铭曰:

    “真正的律师,必有赤子之心:纯正善良,扶弱济危,仗义执言,疾恶如仇。决不屈服于压力,向结脏官,绚私舞弊;决不奔于于豪门,拉拉扯扯,奴颜啤膝;决不见利忘义,礼拜赵公元帅,结缘市侩;他自始自终与人民站在一起”。

    说得多好啊。范曾先生说过,忧思难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遗传基因。知识分子就应具有这种“深深低首惟真理”的胆识和勇气。

    南薰老人有诗曰:

    宁干公卿怒,勿使天良负。不歌圣主恩,但为苍生诉。

    掷地有声的诗句,显示了一个历尽沧桑的老诗人坚持真理的铮铮风骨。谨抄下来与朋友们共勉。

    2001、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