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入世愈深识人愈多而目光愈高脾气愈长,只觉禾一世间网间纷纷攘攘多的是无知无智无识无趣无德无品之徒,几有“世上已有人可友,身边唯有酒堪亲”之感。当初芦笛的出现实令我眼晴一亮,欣喜地发现其才华情趣识见智慧及品质,骎骎然可与我并驾齐驱。近日骂以二文,网友直呼痛快,老枭只觉心痛。因为,不曾识面竟相知,不论是论坛上天天相见交流还是长年累月不通音讯我早已视老芦为可以登堂入室、可以托妻付子之挚友了。然而,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在大是大非、大节大义的原则性问题上,该说的还是要直言不讳。

   老芦要我在下篇文章一定把这段话引进去:“老芦跟你坦白吧,我决定改作爱国贼,不再作大汉奸,一头扎进党的怀抱,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些伪民运匪类露出反动面目来吓坏了我,让我发现比起他们来,我党要可爱得多,证据见我写的<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系列”。

   《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我还没过目,看了标题就可知此文“昧了最基本的事实,犯了以点代面、以偏盖全的错误,将民运缺点或错误无限扩大化恣意妖魔化”了,没必要拜读了。我承认中共内不乏健康势力和高尚人物,民运队伍中难免有伪民运有匪类,然而,站在历史的高度从整体上看,中共与民运,何者为落后反动、腐败透顶、逆时而动的夕阳集团,何者为进步正义、顺应潮流、充满希望的朝阳事业,是不言而喻的。

   在《把真相还给历史,把英雄还给我们-----“六四”十五周年祭》一文中,我这样评论那些“六四”学生民主运动的参加者:不论他们持什么政治观点走什么人生道路,而今在国内在国外在干什么,不论他们曾经或平时是多么平庸猥琐,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甚至犯了大大小小的错误,他们都风流过、奉献过、英勇过、燃烧过。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一定时期人们的理想追求,吸引、集中、凝聚了各个社会群体、角落和方向的力量,在“六四”这一特定的历史焦点上,在追求民主自由这一政治大方向上,他们的表现都无愧于民、无愧于国、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好汉子大丈夫祖国好儿女,是值得我们感谢和尊重的“我们的英雄”。

   对于所有海外民运人士,都应作如是观。

   或许,老芦在网上网下受过一些民运或伪民运这样那样的轻视、欺凌、侮辱、咒骂、攻击、陷害,就象老枭被谢万军构陷一样,遂患上了民运过敏症,一听此二字,便血压上升、双眼发红。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这种反应很正常。但作为掌握了民主真谛、致力于宣传民主的独知,则应表现得更大度大智慧一些。老芦身居老牌法治大国,对于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欺凌、侮辱、咒骂、攻击、陷害”,如超出了言论自由的边界,对自己生活、精神造成了麻烦、伤害,完全可以司法解决。但若因一己得失、个人恩怨而指鹿为马看绿成红,为了泄私愤、报小怨而昧了良心昧了大义,“一头扎进党的怀抱”,那就有些自暴自弃、不识大体,有悖于独知之称了。

   当然,如果老芦是秉持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初衷,走体制内改良之路,则“投共”又何妨?遗憾这只是老枭一厢情愿的设想,因为老芦说了,他是要拿“民运”匪类的项上人头去给我党作见面礼的(人头云云,当然是谑言)。所以忍不住大叱大喝:芦大师,醒来!

   老芦毕竟是老芦,与无趣小气的安魂曲之流不同,他希望他投共不至于让他变成我的仇敌,一再问我行不行。我在此郑重公开表个态:哪怕老芦永远执迷不误,其“投共”之说并非戏言而是真格地要死心踏地为特权阶级服务作专制主义帮凶,他依然是老枭的“入幕之友”,斗归斗,大战一场之后,还要为之包扎伤口,他年有机会还要相携上高楼买醉、入红楼买春去。

   2004、4、21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枭鸣堂:http://groups.msn.com/oo50en8e5d29mjgs9qppbrj914枭鸣神州http://220.79.110.134:9876/forumdisplay.php?fid=54(4/21/2004 12:5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