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入世愈深识人愈多而目光愈高脾气愈长,只觉禾一世间网间纷纷攘攘多的是无知无智无识无趣无德无品之徒,几有“世上已有人可友,身边唯有酒堪亲”之感。当初芦笛的出现实令我眼晴一亮,欣喜地发现其才华情趣识见智慧及品质,骎骎然可与我并驾齐驱。近日骂以二文,网友直呼痛快,老枭只觉心痛。因为,不曾识面竟相知,不论是论坛上天天相见交流还是长年累月不通音讯我早已视老芦为可以登堂入室、可以托妻付子之挚友了。然而,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在大是大非、大节大义的原则性问题上,该说的还是要直言不讳。

   老芦要我在下篇文章一定把这段话引进去:“老芦跟你坦白吧,我决定改作爱国贼,不再作大汉奸,一头扎进党的怀抱,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些伪民运匪类露出反动面目来吓坏了我,让我发现比起他们来,我党要可爱得多,证据见我写的<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系列”。

   《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我还没过目,看了标题就可知此文“昧了最基本的事实,犯了以点代面、以偏盖全的错误,将民运缺点或错误无限扩大化恣意妖魔化”了,没必要拜读了。我承认中共内不乏健康势力和高尚人物,民运队伍中难免有伪民运有匪类,然而,站在历史的高度从整体上看,中共与民运,何者为落后反动、腐败透顶、逆时而动的夕阳集团,何者为进步正义、顺应潮流、充满希望的朝阳事业,是不言而喻的。

   在《把真相还给历史,把英雄还给我们-----“六四”十五周年祭》一文中,我这样评论那些“六四”学生民主运动的参加者:不论他们持什么政治观点走什么人生道路,而今在国内在国外在干什么,不论他们曾经或平时是多么平庸猥琐,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甚至犯了大大小小的错误,他们都风流过、奉献过、英勇过、燃烧过。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一定时期人们的理想追求,吸引、集中、凝聚了各个社会群体、角落和方向的力量,在“六四”这一特定的历史焦点上,在追求民主自由这一政治大方向上,他们的表现都无愧于民、无愧于国、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好汉子大丈夫祖国好儿女,是值得我们感谢和尊重的“我们的英雄”。

   对于所有海外民运人士,都应作如是观。

   或许,老芦在网上网下受过一些民运或伪民运这样那样的轻视、欺凌、侮辱、咒骂、攻击、陷害,就象老枭被谢万军构陷一样,遂患上了民运过敏症,一听此二字,便血压上升、双眼发红。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这种反应很正常。但作为掌握了民主真谛、致力于宣传民主的独知,则应表现得更大度大智慧一些。老芦身居老牌法治大国,对于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欺凌、侮辱、咒骂、攻击、陷害”,如超出了言论自由的边界,对自己生活、精神造成了麻烦、伤害,完全可以司法解决。但若因一己得失、个人恩怨而指鹿为马看绿成红,为了泄私愤、报小怨而昧了良心昧了大义,“一头扎进党的怀抱”,那就有些自暴自弃、不识大体,有悖于独知之称了。

   当然,如果老芦是秉持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初衷,走体制内改良之路,则“投共”又何妨?遗憾这只是老枭一厢情愿的设想,因为老芦说了,他是要拿“民运”匪类的项上人头去给我党作见面礼的(人头云云,当然是谑言)。所以忍不住大叱大喝:芦大师,醒来!

   老芦毕竟是老芦,与无趣小气的安魂曲之流不同,他希望他投共不至于让他变成我的仇敌,一再问我行不行。我在此郑重公开表个态:哪怕老芦永远执迷不误,其“投共”之说并非戏言而是真格地要死心踏地为特权阶级服务作专制主义帮凶,他依然是老枭的“入幕之友”,斗归斗,大战一场之后,还要为之包扎伤口,他年有机会还要相携上高楼买醉、入红楼买春去。

   2004、4、21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枭鸣堂:http://groups.msn.com/oo50en8e5d29mjgs9qppbrj914枭鸣神州http://220.79.110.134:9876/forumdisplay.php?fid=54(4/21/2004 12:5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