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入世愈深识人愈多而目光愈高脾气愈长,只觉禾一世间网间纷纷攘攘多的是无知无智无识无趣无德无品之徒,几有“世上已有人可友,身边唯有酒堪亲”之感。当初芦笛的出现实令我眼晴一亮,欣喜地发现其才华情趣识见智慧及品质,骎骎然可与我并驾齐驱。近日骂以二文,网友直呼痛快,老枭只觉心痛。因为,不曾识面竟相知,不论是论坛上天天相见交流还是长年累月不通音讯我早已视老芦为可以登堂入室、可以托妻付子之挚友了。然而,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在大是大非、大节大义的原则性问题上,该说的还是要直言不讳。

   老芦要我在下篇文章一定把这段话引进去:“老芦跟你坦白吧,我决定改作爱国贼,不再作大汉奸,一头扎进党的怀抱,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些伪民运匪类露出反动面目来吓坏了我,让我发现比起他们来,我党要可爱得多,证据见我写的<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系列”。

   《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反动》我还没过目,看了标题就可知此文“昧了最基本的事实,犯了以点代面、以偏盖全的错误,将民运缺点或错误无限扩大化恣意妖魔化”了,没必要拜读了。我承认中共内不乏健康势力和高尚人物,民运队伍中难免有伪民运有匪类,然而,站在历史的高度从整体上看,中共与民运,何者为落后反动、腐败透顶、逆时而动的夕阳集团,何者为进步正义、顺应潮流、充满希望的朝阳事业,是不言而喻的。

   在《把真相还给历史,把英雄还给我们-----“六四”十五周年祭》一文中,我这样评论那些“六四”学生民主运动的参加者:不论他们持什么政治观点走什么人生道路,而今在国内在国外在干什么,不论他们曾经或平时是多么平庸猥琐,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甚至犯了大大小小的错误,他们都风流过、奉献过、英勇过、燃烧过。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一定时期人们的理想追求,吸引、集中、凝聚了各个社会群体、角落和方向的力量,在“六四”这一特定的历史焦点上,在追求民主自由这一政治大方向上,他们的表现都无愧于民、无愧于国、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好汉子大丈夫祖国好儿女,是值得我们感谢和尊重的“我们的英雄”。

   对于所有海外民运人士,都应作如是观。

   或许,老芦在网上网下受过一些民运或伪民运这样那样的轻视、欺凌、侮辱、咒骂、攻击、陷害,就象老枭被谢万军构陷一样,遂患上了民运过敏症,一听此二字,便血压上升、双眼发红。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这种反应很正常。但作为掌握了民主真谛、致力于宣传民主的独知,则应表现得更大度大智慧一些。老芦身居老牌法治大国,对于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欺凌、侮辱、咒骂、攻击、陷害”,如超出了言论自由的边界,对自己生活、精神造成了麻烦、伤害,完全可以司法解决。但若因一己得失、个人恩怨而指鹿为马看绿成红,为了泄私愤、报小怨而昧了良心昧了大义,“一头扎进党的怀抱”,那就有些自暴自弃、不识大体,有悖于独知之称了。

   当然,如果老芦是秉持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初衷,走体制内改良之路,则“投共”又何妨?遗憾这只是老枭一厢情愿的设想,因为老芦说了,他是要拿“民运”匪类的项上人头去给我党作见面礼的(人头云云,当然是谑言)。所以忍不住大叱大喝:芦大师,醒来!

   老芦毕竟是老芦,与无趣小气的安魂曲之流不同,他希望他投共不至于让他变成我的仇敌,一再问我行不行。我在此郑重公开表个态:哪怕老芦永远执迷不误,其“投共”之说并非戏言而是真格地要死心踏地为特权阶级服务作专制主义帮凶,他依然是老枭的“入幕之友”,斗归斗,大战一场之后,还要为之包扎伤口,他年有机会还要相携上高楼买醉、入红楼买春去。

   2004、4、21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枭鸣堂:http://groups.msn.com/oo50en8e5d29mjgs9qppbrj914枭鸣神州http://220.79.110.134:9876/forumdisplay.php?fid=54(4/21/2004 12:5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