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引子

   我说过,老芦文字功力深厚,文章花团锦簇,十分好看,颇能镇住一些有知无识的分子,只憾此君技胜乎道,擅于小技拙于大道,明于小理而昧于大理,无法从洞微察幽的枭眼下蒙混过去。但出于爱才敬才之念,一向下手留情。岂料此君螺丝壳里做道场、夜郎国里做大王,不断自我膨胀,渐渐对老枭冷嘲热讽放肆了起来,连出过一趟国都成了贬我和自吹的素材,说什么“老枭在国内,这就决定了他的视界受到限制,不可能如西方写手那样信息灵通,也没有咱们这种第一手考察研究西方民主社会的宝贵机会。”说什么“你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对它的模糊概念不超出‘人民当家作主’的儿语…我还有什么施教余地?”简直连做他徒弟都不配了。又大吹法螺:“老枭最不了解我的是,他不知道我的拳脚厉害,总以为他可以给我两拳,危险的幻觉阿”,还向我下战书:

   楼下鲁肃网友正好写了篇谈论民主概念导出过程的精彩文章。老芦上网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深入的讨论。现在你来得正好,请用文章搜索将那个帖子找出来(只需在“作者”栏中打入“鲁肃”,然后点击“搜索”即可,因为鲁先生的帖子并不多),拿去仔细看看,再写篇读后感,或赞或批由你,让网人共评一下你对民主的理解如何,行不行?我本来早就想写《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系列,此文使得我的思想更加明晰。等你大作出来了,我再把那文章写出来,看你能否领略萧峰那平平淡淡的太祖长拳的妙处,嘿嘿。

   既已打上门来,老枭岂甘示弱?应战曰:

   如果连视通万里、思贯千秋的老枭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这民主未免过于高深神秘了罢。看来,狭义及广义的民运及老枭之流都得拜老芦为师,不然,就有沦为“伪民运”之虞呀,世间只有老芦等一小撮独知才掌握了民主真谛,也也。即然老哥有兴致,咱俩老战友就来再战一场吧。与高手一斗,生平快事也。还请老哥先回答我你一直不曾正面回答的问题。在下问你海外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中究竟有没有"真"的?别王顾左右用广义民运来唐塞好不好?

   老芦啊老芦,借你的话回答你:你最不了解我的是,不知道我内功厉害,见我外示谦逊,便以为你花里胡骚的拳脚天下无敌了,危险的幻觉啊。

   老芦要我在旧海川查找鲁肃文,一搜,就出现"请在本网站提交网页!返回首页"字样。我可懒得烦了。见首页有一篇鲁肃的《西方现代文明构成介绍(提纲)》,与老芦无限推崇的哪篇是姐妹篇,草草一扫,不禁冷笑。反正老芦的雄文《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还没出来,我先拿鲁肃这篇练练拳,就算隔山打牛吧。

   正文

   鲁肃曰:西方的民主制度是西方现代文明之必然产物,也是整个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方现代文明是古代四种文明的结果:犹太-基督教的宗教思想,古希腊之哲学艺术科学,罗马政治法律军事行政,条顿拉丁民族的刻苦认真知耻好学精神。经中世纪1000余年消化,通过宗教改革、文艺复兴、科学技术革命、产业革命、政治改革和革命,四大极至熔于一炉,酿成西方现代文明。民主是其中一环,必然产生…。这些话大多正确,但他得出的结论却是错误的:民主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环,单要做民主制度移植,难。

   且听我细细道来。

   按亨廷顿的分类,现世界还有七、八种文明,即西方基督教文明,中华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教文明、东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加上可能还有的非洲文明(亨廷顿定义文明是:文化的实体,在行文中文明与文化常混用。文明与文化两者亦无实质区别)。西方现代文明,是世界七、八种尚存的文明之一。

   确实,民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最初出现于西方,是西方文明的核心内容。但作为一种精神和制度,却是全人类的。当人类设计、实验并普遍成功地落实了民主制度之后,由一人、一家、一党垄断整个社会的政治权力的制度,就永远成了非现代、反文明、不道德的制度了。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观念就成了各个国家、各个社会、各种信仰、各类文明所普遍承认的价值,成了制度和政治文明的象征。

   不论信仰何种宗教,推崇何种文化,接受何种文明的浇灌,人性都要求人按照人的样子来做人,“把人当人看”。一切违反、压抑、桎梏、扭曲人性的东西,都必将为符合、维护、尊重、解放人性的事物所取代,现代人都承认,人是世界的中心、天地间最高的存在,是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思想、学术、道德的出发点和终极目的。人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一切。天上地下,唯“人”独尊。我说过,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各专制政权纷纷倒闭,共产集团濒临破产,这是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胜利,也是人性、常识、本能、自然力的胜利。

   民主制作为一种政治文明,与各种不同的宗教系统和文化价值系统(文明)完全可以并驾齐驱,并且已成为各种文明共同认可的“基本文明”,被大多数国家接纳为政府的组成方式。罗尔斯把最高的善、道德的根源之类宗教或形而上学问题从政治概念中分离出去,以“交叠共识”之概念,来沟通和凝聚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人的政治共识。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英国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哈佛大学退休教授)说过:

   “在整个的十九世纪里,民主思想的理论家们觉得,议论一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是否“适合于民主制度”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直到二十世纪,这一看法才发生了变化,人们开始承认,这样提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根本不需要去判定一个国家是否适合于民主制度,相反,每个国家都必然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变成适应民主制度的社会。这一变化的确是个重大的变化,它把民主理念潜在的影响扩展到了历史和文化各不相同、富裕程度千差万别的数十亿人当中。”(《阿玛蒂亚.森:民主的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

   现代化不等于文化全方位西方,但现代化包括政治现代化,其标志就是民主化。民主制度不仅能够更好地维护国民的人权、自由和尊严,也有利于更好地继承、发展、振兴中华文明。

   综上所述可知,民主不是洋人的专用品。

   顺便提一下:中国民主自由在文化上、意识形态上的真正障碍,不是传统儒家文化,而是属于亚西方文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泽东思想。斗争、专政学说,是极端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的,这才是与民主自由理念格格不入的现代专制主义的文化总后台。而“五·四”运动以来一直被“反”、文革期间被彻底打倒践踏的儒家文化,不但不是民主自由的阻碍,而且其中浓厚的民本思想,与民主款曲暗通。民本与民主大异,却不为敌。台湾先于大陆步入民主社会,或与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在台湾未太受摧残有关。

   2004、4、20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4/20/2004 14: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