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引子

   我说过,老芦文字功力深厚,文章花团锦簇,十分好看,颇能镇住一些有知无识的分子,只憾此君技胜乎道,擅于小技拙于大道,明于小理而昧于大理,无法从洞微察幽的枭眼下蒙混过去。但出于爱才敬才之念,一向下手留情。岂料此君螺丝壳里做道场、夜郎国里做大王,不断自我膨胀,渐渐对老枭冷嘲热讽放肆了起来,连出过一趟国都成了贬我和自吹的素材,说什么“老枭在国内,这就决定了他的视界受到限制,不可能如西方写手那样信息灵通,也没有咱们这种第一手考察研究西方民主社会的宝贵机会。”说什么“你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对它的模糊概念不超出‘人民当家作主’的儿语…我还有什么施教余地?”简直连做他徒弟都不配了。又大吹法螺:“老枭最不了解我的是,他不知道我的拳脚厉害,总以为他可以给我两拳,危险的幻觉阿”,还向我下战书:

   楼下鲁肃网友正好写了篇谈论民主概念导出过程的精彩文章。老芦上网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深入的讨论。现在你来得正好,请用文章搜索将那个帖子找出来(只需在“作者”栏中打入“鲁肃”,然后点击“搜索”即可,因为鲁先生的帖子并不多),拿去仔细看看,再写篇读后感,或赞或批由你,让网人共评一下你对民主的理解如何,行不行?我本来早就想写《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系列,此文使得我的思想更加明晰。等你大作出来了,我再把那文章写出来,看你能否领略萧峰那平平淡淡的太祖长拳的妙处,嘿嘿。

   既已打上门来,老枭岂甘示弱?应战曰:

   如果连视通万里、思贯千秋的老枭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这民主未免过于高深神秘了罢。看来,狭义及广义的民运及老枭之流都得拜老芦为师,不然,就有沦为“伪民运”之虞呀,世间只有老芦等一小撮独知才掌握了民主真谛,也也。即然老哥有兴致,咱俩老战友就来再战一场吧。与高手一斗,生平快事也。还请老哥先回答我你一直不曾正面回答的问题。在下问你海外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中究竟有没有"真"的?别王顾左右用广义民运来唐塞好不好?

   老芦啊老芦,借你的话回答你:你最不了解我的是,不知道我内功厉害,见我外示谦逊,便以为你花里胡骚的拳脚天下无敌了,危险的幻觉啊。

   老芦要我在旧海川查找鲁肃文,一搜,就出现"请在本网站提交网页!返回首页"字样。我可懒得烦了。见首页有一篇鲁肃的《西方现代文明构成介绍(提纲)》,与老芦无限推崇的哪篇是姐妹篇,草草一扫,不禁冷笑。反正老芦的雄文《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还没出来,我先拿鲁肃这篇练练拳,就算隔山打牛吧。

   正文

   鲁肃曰:西方的民主制度是西方现代文明之必然产物,也是整个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方现代文明是古代四种文明的结果:犹太-基督教的宗教思想,古希腊之哲学艺术科学,罗马政治法律军事行政,条顿拉丁民族的刻苦认真知耻好学精神。经中世纪1000余年消化,通过宗教改革、文艺复兴、科学技术革命、产业革命、政治改革和革命,四大极至熔于一炉,酿成西方现代文明。民主是其中一环,必然产生…。这些话大多正确,但他得出的结论却是错误的:民主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环,单要做民主制度移植,难。

   且听我细细道来。

   按亨廷顿的分类,现世界还有七、八种文明,即西方基督教文明,中华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教文明、东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加上可能还有的非洲文明(亨廷顿定义文明是:文化的实体,在行文中文明与文化常混用。文明与文化两者亦无实质区别)。西方现代文明,是世界七、八种尚存的文明之一。

   确实,民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最初出现于西方,是西方文明的核心内容。但作为一种精神和制度,却是全人类的。当人类设计、实验并普遍成功地落实了民主制度之后,由一人、一家、一党垄断整个社会的政治权力的制度,就永远成了非现代、反文明、不道德的制度了。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观念就成了各个国家、各个社会、各种信仰、各类文明所普遍承认的价值,成了制度和政治文明的象征。

   不论信仰何种宗教,推崇何种文化,接受何种文明的浇灌,人性都要求人按照人的样子来做人,“把人当人看”。一切违反、压抑、桎梏、扭曲人性的东西,都必将为符合、维护、尊重、解放人性的事物所取代,现代人都承认,人是世界的中心、天地间最高的存在,是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思想、学术、道德的出发点和终极目的。人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一切。天上地下,唯“人”独尊。我说过,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各专制政权纷纷倒闭,共产集团濒临破产,这是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胜利,也是人性、常识、本能、自然力的胜利。

   民主制作为一种政治文明,与各种不同的宗教系统和文化价值系统(文明)完全可以并驾齐驱,并且已成为各种文明共同认可的“基本文明”,被大多数国家接纳为政府的组成方式。罗尔斯把最高的善、道德的根源之类宗教或形而上学问题从政治概念中分离出去,以“交叠共识”之概念,来沟通和凝聚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人的政治共识。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英国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哈佛大学退休教授)说过:

   “在整个的十九世纪里,民主思想的理论家们觉得,议论一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是否“适合于民主制度”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直到二十世纪,这一看法才发生了变化,人们开始承认,这样提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根本不需要去判定一个国家是否适合于民主制度,相反,每个国家都必然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变成适应民主制度的社会。这一变化的确是个重大的变化,它把民主理念潜在的影响扩展到了历史和文化各不相同、富裕程度千差万别的数十亿人当中。”(《阿玛蒂亚.森:民主的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

   现代化不等于文化全方位西方,但现代化包括政治现代化,其标志就是民主化。民主制度不仅能够更好地维护国民的人权、自由和尊严,也有利于更好地继承、发展、振兴中华文明。

   综上所述可知,民主不是洋人的专用品。

   顺便提一下:中国民主自由在文化上、意识形态上的真正障碍,不是传统儒家文化,而是属于亚西方文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泽东思想。斗争、专政学说,是极端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的,这才是与民主自由理念格格不入的现代专制主义的文化总后台。而“五·四”运动以来一直被“反”、文革期间被彻底打倒践踏的儒家文化,不但不是民主自由的阻碍,而且其中浓厚的民本思想,与民主款曲暗通。民本与民主大异,却不为敌。台湾先于大陆步入民主社会,或与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在台湾未太受摧残有关。

   2004、4、20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4/20/2004 14: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