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二十一:坚持自己
·眼看世之二十三:狱中补读未完书
·梟眼看世之五十二:怕死者說
·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枭眼看世之六十:宝盖下面一群猪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从人口数量、地域面积、经济总量、综合国力上看,中国当然是一个大国,吾民吾党也喜欢以大国自居、自豪。吾党动辄要到国际上搞一搞“大国外交”,表现一番“大国风范”,动辄亲自出马或借洋人之口大吹大擂,什么“我国综合国力跻身世界经济大国”啦、“亚洲主导经济大国”啦、“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军事大国”啦、“中国却是一个国际公认的人才大国”啦、“中国初现科技大国之姿”啦、“大国风范的外交战略”啦,等等。
   
   然而,老枭以为,一个国家“大”不“大”,不能仅看地域广不广,人口多不多,也不能仅看经济总量高不高、综合国力强不强,科技、军事水平如何,这都还不够。衡量一个国家的大小,还应看它政治文明的程度,即政治的大小、政府的好坏。就象一个人是“大人”还是小人,不仅在于块头、岁数,也不仅在于权势能量,还要看他的气度胸襟、智慧理性如何。
   
   因小失大,这个成语很富有哲理。鼠肚鸡肠毫无容人之量,贪图小便宜,追逐小东西,玩弄小动作,往往成不了大气候,失去了“大”的希望和可能。一个人如此,一个政府一个国家,如果缺乏宏大宽畅的度量风范,爱耍小心眼玩小动作,也是“大”不起来的。遗憾的是中国政治就是这样狭獈险忌的缺乏大气魄大智慧、充满小心眼小动作的小人政治、小丑政治。

   
   这种“小”,体现在它无数的阴谋阳谋、黑箱操作上。政治成了密室里的私人之事,成了暪与骗的诈术、黑与恶的霸术,任何事情,包括自然灾害、疾病信息,都可以上升为“国家机密”。
   
   这种“小”,体现在它对异议异见的严防严打上。凡是不与领导、不与“上头”保持一致的言论意见,就是反动思想、反动分子、敌对势力,就是“恶毒攻击党和政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就是社会不稳定国家不安全的因素,就要进行严密防范、严厉打击、坚决专政,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这种“小”,体现在它的特务行为、警察制度上。用欺骗、恐怖和暴力的手段来管理民众,治理国家。对于异议者,总是偷偷摸摸地抓捕、鬼鬼崇崇地审判,不许媒体采访,甚至在审判时不许律师辨护、不许亲友旁听!
   
   这种“小”,体现在它的用人制度、组织路线上。其特点可以概括为任人唯亲和汰优用劣。 任人唯亲:非中共党员不予提拔任用,各级领导热衷于任用“亲”人、安插亲信;汰优用劣:唯坏人和小人是举,把良知正气犹存和能力才干杰出者淘汰掉,把无知无能无德的三无牌人员选拔上来。因为这种人奴性,听话,不会“窝里反”,不会损害党的利益、特权的利益。
   
   这种“小”,体现在所谓“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上。没有长远的眼光宽大的胸襟,没有道义原则国家利益,有的,只是一党之小利、一己之私利,象小人物登上了大舞台,丢尽了脸,差点落入那几个千夫所指的小无赖的行列…。
   
   我党所追求的,只是特权的稳定,至多还有经济效益之类的“小东西”,对于民主的政治、民众的福祉,它是不予考虑的。它追求经济的发展,是因其有助于特权统治而已。中国经济一枝独秀,据说去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突破1万亿美元,可我们的穷孩子依然上不起学,弱势群体依然看不起病,教育卫生状况、民生状况、人权状况依然持续恶化。我党将庞大的资源投向军备、统战、门面工程,并用来加强对民众的防范和监控…。
   
   既使是经济等方面的实力,也是与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极不相称的。什么经济、科技、军事大国,与美日法德那些真正的大国比比吧。例如科技方面,按照科技强国、科技大国、中等科技大国、科技发展中国家和科技欠发达国家5类进行划分,我国仅属于“科技发展中国家”。二十多年来,大陆中国科学家在任何一个领域,没有搞出过任何一项新理论、新概念、新方法,近年来,科技竞争力、科技水平总体上一直在下滑。教育方面,我国文盲人数的绝对值仍为世界之最,教育支出长期处于世界后列,人才、尤其是高层次人才严重缺乏,而且人才流失现象异常严重。
   
   政治的“小”,严重地挫伤了人民创造、创新的能力和积极性,阻碍了社会发展的步伐,连锁反应式地导致了经济、科技、军事、文化等全方位的“小”。人口愈来愈多,力量愈来愈弱,国家愈来愈“小”。政治的“小”,也把许多大人物变成了小男人、小人,把许多大事做“小”了搞坏了。
   
   专制政治作为小男人、小人政治,与真诚、豪迈、正气、博爱等美好的品格是难以兼容的。具有这类品格的人,最容易被抄斩被诛灭被驱逐选择性地淘汰出局,久而久之,男人就小了下来,中国就成了小人国。特别是官场上,该大的不大,不该大的却大得异常:办起公事,大权独揽,谋起私利,大显神通,打起官腔,大言不惭,用起人才,小才大用大材不用,形式主义,阵容强大,传统糟粕,发扬光大,化起国资,大手大脚,帮起(国际)无赖,十分大方…。
   
   政治是纲、是基础、是根本、是火车头,政治太落后太小,别的方面很难先进起来、大起来,一时的领先和做大,也是持之不久、举而不坚的。对此,德国韦伯早就说过:“一个长期积弱的落后民族在经济上突然崛起必然隐含一个致命的内在危险,即它将加速暴露落后民族特有的‘政治不成熟’,这种经济快速发展与政治难以成熟之间的强烈反差不但最终将使民族振兴的愿望付诸流水,甚至会造成灾难性的结局即民族本身的解体”。
   
   韦伯的预言已被二战的德国和前苏联充分证实。要排除这种令民族振兴的愿望落空甚至令民族本身解体的“内在危险”,要把中国持久地做大,使我中华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大国,就要让该小的小下去、该大的大起来,就要把专制做掉,把政治做大。
   
   东海一枭2003、5、23
   首发《议报》网址http://www.chinaeweekly.com,转贴请注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