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鲁迅、李敖、柏杨、刘晓波、余杰等斗士型或自由派知识分子,是现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中出类拔萃的异类,但有一点我一直不以为然,那就是他们对传统文化的排斥仇视态度,不分青红皂白,一概骂作酱缸、斥为垃圾、视为中国腐败落后政治野蛮的罪魁祸首。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包罗宏富。中国既要实现现代民主政治,也不能舍弃文化传统中珍贵的价值系统。传统文化中至为重要的主流、孔子创派的儒家文化,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对陶冶民族精神、提升民族道德,贡献非凡。如儒家政治学方面的民本思想,儒家伦理学中的许多具体内容,义利呀、忠孝啊、信谊呀,仁义礼智信呀,等等,至今仍闪烁着思想哲理道德品格的光芒。儒家二祖孟子更是一个充满思想力量和人格光辉的人物。他的仁政、王道等政治理论,他的民本思想,具有一定的平民品格和民主色彩。他的浩然正气狂傲人格,更是影响深远,成了后来的志士仁人不畏强暴,坚持正义的道德源泉。他的“不召之臣”的倨傲形象,他独立不移的人格魅力,与今时今世独立知识分子相比,丝毫不见逊色。
   公孙衍、张仪二人游说诸候、合纵连横、权倾诸候、名振天下,乃战国时“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 “大人物”。孟子却不屑一顾,认为此二人没有仁义没有原则,无非擅长摇唇鼓舌、曲意巴结、溜须奉承等“妾妇之道”而已,根本不配大丈夫之称。
   二
   在古代,女子只是男人的玩物与附庸,不具有独立的人格。孟子说,女子出嫁时,母亲要送她到门口,告诫说:到了你丈夫家里,一定要恭敬、谨慎,不要违背你的丈夫,一切以顺从为原则,这就是妾妇之道。
   "妾妇之道"不拘于字义、不限于妾妇。如"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中,行"妾妇之道"的恰恰是那个"良人"。在《走向共和》一剧中,孙中山评袁世凯曰:一生卖身投靠,投靠荣禄、投靠慈禧、投靠李鸿章,投靠庆王…,他的政治道德是看权吃饭,跟定一个人,就什么都有了。这就是妾妇之道的标准写照。
   孔孟的原教旨儒家,虽然尊君,却强调大丈夫人格,反对妾妇之道。他主张君臣关系应以道义为基础,体现了君臣某种程度的“对等”关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加犬马,则臣视君如同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
   孟子再三教导,不能"苟且",不能"诡迂",不能"钻穴",不能行"妾妇之道",言论、行为、手段要合乎"大丈夫之道"。他说:“有君人者,事君则为容悦者也;有安社稷臣者,以安社稷为悦者也;有天民者,达可行于天下而后行之者也;有 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孟子显然是赞赏“天民”、“大人”这样的人物,贬斥阿谈逢迎的“君人者”的。
   然而,随着封建专制的加强,君臣关系开始模拟于父子、夫妻关系,董仲舒以“阳尊阴卑”推论君臣关系,就含有以妾妇标准规范臣下之意在,儒家学说中的平民色彩、民本思想受到弱化淡化,而尊君的糟粕被片面地发扬光大起来,后来更发展到君叫臣死不得不死的地步。王与士(知识分子)、君与民上下不断恶性互动,“君人者”愈来愈多,国人只知以奴才心态尊君、以妾妇之道事君、在献媚争宠上作文章,将孟子关于大丈夫的教导丢到爪哇国去了。
   古希腊有句名言:“人在当了奴隶的那一天起就丧失了男性气概的一半”。而鲁爷说过,中国几千年来,中国只有两种时代:当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想当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从屈原以来,除了鲁迅、李敖、柏杨、刘晓波、苏晓康、胡平、老枭等一小撮超级硬骨头之外,可以说几乎所有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不论是士还是仕)都带有轻重不同的妾妇心态。那些奸臣俗吏、佞人下士不必说了,自然是蹐躬踽步趋膻附炎顺旨承欢浑身雌骨,把女子床第闺室之间邀爱固宠争风吃醋的妾妇之道搬到政界官场上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既使是一些举世共仰的正人君子、千古流芳的诗客文豪,也往往以妾妇自居,以宫女、弃妇的形象,表达忠君之思、思君之挚。
   如明朝前七子之首、文坛领袖李梦阳,以狂傲正直的气节著称,自许曰:“尝自负丈夫在世,必不以富贵死生毁誉动心,而后天下事可济也。于是义所当往,违群不恤;豪势苟加,去就以之。”(《空同先生集》《答左使王公书》)。他曾因弹劾大大监刘瑾而差点横死监狱,为此赋《去妇词》以妾妇的身份向皇上诉苦曰:“妾悲妾怨凭谁省,君歌君舞空自怜。郎君岂是会稽守,贱妾宁同会稽妇。郎乎幸爱千金躯,但愿新人故不如。”
   也是明朝,因受谗被谮坐了十年牢的内阁大臣黄淮在狱中有一诗,把这种妾妇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薄命妾,薄命妾,昔日颜如花,曷来头半雪。翻思初嫁时,朝夕承恩私。蕙兰播清馥,罗绮生辉光。夜夜庭前拜新月,衷情诉与天公知。愿同比目鱼,游泳长相遂。愿同连理枝,百岁相因依。岂料衰荣无定在,遂令始终成参差。参差良可叹,命薄分所宜。报德未及已,妾心徒然悲。愿夫慎保金石躯,好音慰妾长相思。(《省愆集》卷上《妾薄命》)。
   政治上的情感依属和男女之间的情感互相对应,这在古代乃习以为常的常理、正理。妾妇心态在古代士大夫中,极为普遍。伟大如司马迁,曾自称“绝宾客之知,忘室家之业,日夜思竭其不肖之材力,务壹心营职,以求亲媚于主上”。优秀如屈原,在楚王前也难脱奴性,成为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正面的妾妇人格的典型,其作品中常以君子喻楚怀王,而自喻为美人,被谗流放之后,被发行吟,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其表现与被谗休弃而恋恋不舍的女子毫无区别。对此,鲁迅在《帮忙到扯谈》里尖锐指出:“屈原是‘楚辞’的开山老祖,而他的《离骚》却只是不得帮忙的不平”。
   如果说上述历史上的正面人物的表现可称为正面的妾妇人格的话,等而下之,引而申之,一切 “钓人”、“揣摩”、“权谋”、“钩箝”(鬼谷子)、拍马、谋略之术,一切奉承阿谀、卑贱下流、卖身投靠、唯利是趋、唯权是附、不讲正义、不问是非的行为,一切阴冷、阴险、阴暗、阴功、阴谋诡计,皆负面的妾妇之道耳。鬼谷子就被王应麟称为“妾妇之道”、宋濂斥为“蛇鼠之智”。
   三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中《贪淫乐须眉变弱女》中,写了一个很有象征意味的故事:一个叫李良雨的男子,“只因好嫖花哄”,结果染了毒,烂掉了男根,病好之后,竞成了女子。篇首有诗道:
    举世趋柔媚,凭谁问丈夫。
    狐颜同妾妇,猬骨似侏儒。
    巾帼满缝掖,簪笄盈道涂。
    莫嗟人异化,宇内尽模糊。
   好男儿天性本来刚强。是什么病毒,令我中华“举世趋柔媚”呢?是“刑治”与“礼治”交替互补的皇权,是暴力与欺骗双管齐下的党权,令国民丧失了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和阳刚之气,形成黄宗羲所谓“宦官妾妇之心”的心理特征:以向主人、向上司、向权势、向帝王献媚求宠为能事。鲁迅曰:中国最伟大最永久的艺术就是男人扮女人。又曰:中国向来缺少为民请命的人,缺少以身试法的人。汤显祖在400多年前就含蓄地掲露了野蛮政治对人性的异化:“此时男子多化为妇人,侧行俯立,好语巧笑,乃得立于时。不然,则如海母目虾,随人浮沉,都无眉目,方称威德。想自古如斯,非今独抚膺也”(《答马心易》)。
   100年前梁启超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几千年政治,无非愚民、柔民、涣民、驯民之术,无非使“尽人皆妾妇之容”而已。他说:“吾尝遍读二十四朝之政史,遍历现今之政界,于参伍错综之中,而考得其要领之所在。盖其治理之成绩有三:曰愚其民,柔其民,涣其民是也。而所以能收此成绩者,其持术有四:曰驯之之术,曰餂之之术,曰役之之术,曰监之之术是也。”、“遂使举国皆盲瞽之态,尽人皆妾妇之容。夫奴性也,愚昧也,为我也,好伪也,怯懦也,无动也,皆天下最可耻之事也。今不惟不耻之而已,遇有一不具奴性、不甘愚昧、不专为我、不甚好伪、不安怯懦、不乐无动者,则举国之人,视之为怪物,视之为大逆不道。是非易位,憎尚反常,人之失其本性,乃至若是”(《中国积弱溯源论》)。
   到了文革,孔孟之道之类鱼龙混杂的传统道德被打倒了,新的道德却未能建立起来,全党、全军、全国妾妇化的程度,达到了顶峰,“举国皆盲瞽之态,尽人皆妾妇之容”,一切以权力的标准为标准,以权力的需要为需要,唯权力是瞻,唯权力是附,唯利益是逐,什么人格、原则、道德,统统抛在脑后弃之脚下,国人的道德水准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四
   这种文革遗风,至今潜流暗传,不绝如缕。人们仍惯于扮演奴仆和工具的角色,乐于钻研和实践拍马术、厚黑学。没有自我,没有脊骨、没有精神,没有担当,没有思想锋芒,没有独立人格,没有自由意志,只有利益话语、权力意志,特权崇拜,只有臣妾心态、奴才主义、妾妇人格!
   
   官场是妾妇人格的重灾区。老枭有诗咏之曰:苟言苟语爱狗走,苟得苟安擅狗苟。连连苛政猛于虎,衮衮诸公不如狗。杀人如草不闻声,捣鬼有术不知丑。逼良为娼为刁民,唯权唯上成妾妇(《东海枭鸣曲》)。
   《南风窗》今年第2期有篇专题报道:《卢氏五种相———“一把手”和一个地方的命运》,描写了河南省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干,当卢氏一把手5年,对那里的政治与社会生态的影响。文章对卢氏五种相之一“奴才相”的描绘特别精彩:
   杜的继父去世,三个乡官跑数百里到他老家鄢陵县去奔丧,抢着“摔盆”比谁最像“孝子贤孙”;该县上下人等均以被杜保干骂为荣幸,并在人前卖弄;杜保干落网之后,被法庭传唤到庭作证的卢氏县公安局副局长邹某,听到杜保干不顾法庭制止、大声发表与本案无关的言论时,竟不顾法庭纪律,‘啪啪’鼓起掌来…。杜保干总结了“三个没想到”,卢氏官场中人,全都对这“三个没想到”心悦诚服,认为杜保干概括得非常准确。其中“没想到卢氏人这么听话;没想到卢氏人这么爱当官”这两个没想到,即是卢氏官场妾妇心态的具象化表现。
   官僚雌性化妾妇化,源于良知、思想、独立精神等功能的自阉和被阉,遂使诺大官场衮衮诸公,尽成小姐太监变色龙,更无一个是男儿。流风所及,许许多多党外人士,千千万万专家学者,也都希风承旨,主动自宫求进,以求为官所用、为党所宠。以致举国上下,皆成妾妇。
   专制政治是一把双刃剑,在妾妇化别人的同时也使自身行为人格妾妇化了。例如杜保干之流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是唯我独尊的土霸王,到了上级领导面前,立马就妇态毕露、妾态可掬了。小官如此,大官也一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周恩来到了毛泽东面前,就与奴婢无异了。费希特在《关于学者使命的若干演讲》中,就对压迫者本身的奴性人格予以嘲笑:“任何把自己看作是别人主人的人,他自己就是奴隶。即使他并非总是果真如此,他也毕竟确实具有奴隶的灵魂,并且在首次遇到奴役他的强者的面前,他会卑躬屈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