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推倒陈良宇》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任何社会都有谎言和骗子,但都不象中国社会这样集谎骗之大成,骗子遍地走,谎言满天飞,说谎听谎传谎仿佛成了中国人的神圣职责。据言前几年有洋人总结到中国考察之观感时曾说:在中国,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是撒谎专家(其实该洋人还是受了骗,“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终于解决了温饱问题”本身就是欺世大谎。中新社报导,北京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王郁昭日前在昆明开幕的第三届中国村长论坛上披露,目前大陆还有三千万人没有根本解决温饱问题。若按照世界银行每人每天一美元的严格标准计算,其实中国大陆有一亿左右贫穷人口),此言与十八世纪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断言如出一辙∶“中国人的生活完全以礼为指南,但他们却是地球上最会骗人的民族。”
   
   下梁不正盖因上梁歪,经济、文化、精神、社会各个领域骗风猖獗、诚信荡然,原因错综复杂,如社会缺乏信用文化环境,企业缺乏基本的信用风险控制和管理制度等,而根本原因在政治领域。“在一个国家里,政府的品质总是影响并成为该民族性格品质的模型,恶劣的政治道德规约像瘟疫一样传染给人民,于是人民也慢慢地习惯于欺诈、残忍和不讲正义了”、“对政客们不诚实的欺诈之举持无所谓的冷漠态度是一个民族在道德上病入膏肓的标志”(路易斯-博洛尔)。“在所有使人类腐化堕落和道德败坏的因素中,权力是出现频率最多和最活跃的因素,伴随着暴虐权利而来的往往是道德的堕落和败坏”。(阿克顿)。
   
   任何国家都难免出现政治谎言,谎言政治,则非人治、专制社会莫属。路易十一认为,不懂得如何说谎的人,就不懂得如何统治。林彪同志说过,不撒谎办不成大事。中国传统政治就是一种说谎和欺诈的骗术,什么“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爱民如子”、“民贵君轻”、“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等等,都是千古相传的传统假话。然而,论撒谎暪骗撒谎水平之高、艺术之精、范围之广、规模之大、领域之丰,我党堪称发扬光大、青出于蓝、空前绝后、举世无双。各级官员假語空话、言而无行、大言炎炎、夸夸其谈;各级政府朝令夕改、有令不行、种种承诺、大多成空。官腔滔滔,尽是空炮,文件飘飘,都成戏言。

   
   例如:十几年来,中小学学杂费每年都在涨,名目越来越多,花样越来越繁;失学儿童人数居高不下,希望工程杯水车薪,多少穷人家孩子交不起中学大学的学费。然而政府说:我们实施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公民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又如:一切媒体不是党亲自办了就是党死死管着,一部《新闻法》二十多年了依然难产,舆论要导向、思想要统一,网络要实行严密监控种种封锁。一切与主旋律不一致的声音都会被打成反动言论,动辄被冠以“煽动、颠覆”罪。“金盾工程”已经开始启动,“力争在2005年前形成统一、高效、便捷的全国文化市场信息监管系统”,该工程一旦完成,中国人将生活在一个用全新科学技术装备起来的受到全面监视、失去尊严的最大的警察国家里,离乔治•奥威尔的名作《1984》描述的生活环境不远矣。新闻无国界组织不久前刚把我国被列为当今世界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排行版第二。然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柳斌杰称中国是言论出版最自由的国家之一;
   
   又如:“解放”五十多年了,民众没有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没有言论权、知情权、财产保障权、监督权、选举权,连选个村委会主任的都要受到种种压制,上访诉冤都会“犯法”,然而,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表示,中国政府一贯致力于发展民主,努力促进和保护全体中国人民的人权及基本自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公民的自由和各项权利依法得到保障…
   
   类似的谎话举不胜举:什么“七省市无下岗职工,再就业中心全部关闭{劳动部}”呀,什么“sars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来中国旅游,工作,学习是安全的{张文康}”呀,什么“中国国有银行坏帐率不超过12%{戴相龙}”呀,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的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呀,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宪法)呀…。我党撒谎撒出了水平,骗人骗出了特色:任何数据都象生猪肉,想注水就注水,又象烤羊肉,想缩水就缩水;历史成了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又如湿面团,想怎么捏弄就怎么捏弄…,新闻、舆论、思想、理论,一切一切,都可以随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最大的谎言,则是它号称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曾在《最大的羊头》)一文中指出:
   
   “在中国这家社会主义店铺里,曾卖过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主义的肉,而今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了,卖的是市长经济、权力经济和权贵资本主义的肉。谓予不信,就请看看都是些什么具体货色吧:是种种权力活动的黑箱操作,是假选举,是接班人制度,是党指挥抢或枪指挥党,是新闻导向信息封锁网络监控,是文字狱思想犯,是以司法手段威胁、打压、迫害民主人士异议分子,是宪法的虚置,是人治大于法治、党权大于人权、稳定压倒一切,是超过封建社会、位居世界前茅的腐败,是腐败的司法腐败的体制腐败的学者教授知识分子,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严重的分配不公贫富悬殊-----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里,是大批工人下岗大群儿童失学大量农民缺医少药,是虚有其名的义务教育,是局限于村一级而饱含水分的民主,是无穷无尽的假大空官腔、无休无止的自我吹捧,是各级公仆把妻子儿女和大量资金送往海外,是从物质产品到文化、精神产品的无所不在的假冒伪劣…。”
   
   随着制度的不断完善,西方国家的政客,说谎愈来愈难,一不小心就误了前程毁了自己。而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各级公仆都成了撒谎专家萨哈夫,撒起谎来,水平一个比一个高。撒一次谎话不难,难的是一辈子撒谎啊。谎撒得越圆、越大,官升得就越快、越高。即使偶尔因此惹下小祸犯了众怒,被迫下了台,如张文康之流,风头一过换顶帽子照样坐上公仆之位“为人民币服务”。
   
   在一定程度上,西方政府也有欺骗行为也会撒谎,但往往撒得节制有度,绝不会把谎撒得象中国政府那么全方位大范围多层次。而且,他们偶尔撒谎也以骗别人为主,不象咱们政府,把重点放在欺骗国内人民上,如民谣所讽刺的:宣传部成了谎言批发部,记者站成了假话运输站,报刊电视除了日期和天气预报全是假的。而且一代不如一代,一蟹不如一代蟹,常常将谎撒得拙劣不堪破绽百出,骗鬼都不信。连疾病疫病自然灾害信息、各种历史现实事件、贪腐权财交易权色交易的黑幕,乃至百姓上访告状警方出勤记录等,都可以上升为国家机密,真把老百姓当弱痴白痴了!还要搞什么诚信教育、公民道德教育,就象刽子手宣讲生命的珍贵、妓女进行贞洁教育一样可笑又可耻!为了更好地欺骗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据海外媒体报道,当局目前正加快步伐对海外中文传媒进行全方位统战,重金收购或控股海外媒体,利用驻海外记者或利益引诱海外中文媒体针对国内宣传的需要造新闻,然后将这些新闻内销到大陆媒体…。
   
   谎言政客和谎言政府,败我社会风气,堕我公民道德,侮我人民之人格,辱我中华之国格,殃民祸国,莫此为甚。“谎话政治不结束,中国人民的命运永远是问号。谎话政治不结束,中国人民的生活永远无法改善。谎话政治不结束,人民所要求的和平团结民主永远落空。”(吴晗《论说谎政治》)。要重建道德信用、市场信用、产品信用、经济信用,首先要结束谎言政治,重建政治信用。变人治为法治,改党主为民主,乃结束谎言政治的唯一途径。
   
   两千风雨犹秦政,十亿人民尽党囚(拙诗)。面对枪杆子加笔杆子两手抓两手都硬的专政机器,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至少可以做到不说谎,不为骗子圆谎,不为伪人传谎,不为皇帝的新衣叫好,不当应声虫跟屁虫,不支持不配合一切谎言,“不让谎言通过我兴风作浪!不为那"意识形态"僵尸涂脂抹粉,不为那腐朽的破衣烂衫缝补漏洞”(亚•索尔仁尼琴语)。如果更积极一些,胆子更大一些,我们还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和渠道,主动说真话传真相,打假揭伪,宣传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先进理念,为迎接民主大潮的到来打好群众基础。
   
   随着敢讲真话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赢得社会的敬重,真话终将代替并战胜谎言,从根本上动摇专制政治的社会基础。真话的力量是潜在而巨大的。党员达人口十分之一似乎强大无比的苏共迅速垮台,有其深刻复杂的原因和"历史必然性",而从厨房客厅私下场合逐渐走向公开场合的真话,不能不说是结束苏共谎言政治的重要的武器之一。
   
   圣经里的牧羊童大卫,以一颗小石子便击倒了巨人歌利亚。希腊神话中全身刀枪不入的阿喀琉斯,在战斗中被阿波罗用太阳箭射中脚踵而死。一党专制建立在假话谎言基础上,这恰恰是专制政治致命的死穴和脆弱的脚踵,而真相真话真知真理,就是大卫的小石子和阿波罗的太阳箭。我发起“三真”运动,深意就在于此。亚•索尔仁尼琴早有预言,“这里就有一把被我们忽视的、最简单、最方便的解放我们的钥匙:个人不参加说谎!纵然谎言铺天盖地,纵然谎言主宰一切,但是我们要坚持最起码的一点:不让谎言通过我兴风作浪!这一点,便打开了我们无所作为造成的虚幻链环上的一个缺口!对于我们是最容易做到的,对于谎言则是最致命的。因为,当人们唾弃谎言的时候,它简直无法生存下去。它象传染病一样,只能生存在活的机体中间。”
   
   东海一枭2003、11、10
   首发2003、12《争鸣》 http://www.chengmingma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