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近年来,《南方周末》已经越来越失去锋芒让人失望了,如平民色彩淡了小资情调浓了,如奴性多了公正性客观性弱了,但是,既使是这样,她依然是出类拔萃的,她的精神高度,依然是众多媒体无法企及的------这就是俗话说的:山中无强者,猴子称大王的道理吧。
   
   众所周知,这位传媒界良知犹存、正气未绝的美猴王已被侮辱过多次了,在月黑灯灭的荒芜之夜。侮辱者还以为偷偷下手手段高明,把大伙蒙在鼓里呢。前几天,她又被粗暴地强奸了一回:
   
   因刊登一篇揭露青基会挪用希望工程捐款弊案,《南方周末》被勒令换稿。「南方周末」接到指令,立即封存已印好的三十多万份刊物,并且抽换「有问题」报导,另行补上其他文字重新印刷。

   
   有网友问我:习惯了,麻木了,还是过于悲愤?面对新闻界如此奇耻大辱,为何不见你说话?
   
   确实已习惯了众多真善美的事物被侮辱、奸杀,但听说了这重公案,依然悲愤莫名:为自缚手脚、自蒙耳目的民族,为铁屋子里不许了解真相不许说真话的草民-----据说他们猪狗一样只配享有生存权,而且是残缺不全的!
   
   悲到极至,往往无泪;愤到极至,往往无语。我不敢太匆忙下笔,怕一开口,会地出一大口气,或迸出一大串脏话!还是静一静,平和地说吧:
   
   我们是一个废除了新闻检查制度的国家,根据新闻出版署1988年11月9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对报纸、期刊、图书审读工作的通知》的规定,我国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对报纸的内容,只能在出版后组织审读,而不能进行出版前检查。如果是造谣、诬蔑,或者报道与事实有出入,稿件见报后,报道中被批评的单位可以提起法律诉讼,新闻出版管理部门也可以对报社进行行政处罚,就是无权在报纸出版前勒令撤换稿件。然而事实是宣传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及“有关部门”勒令撤稿已成家常便饭。
   
   可惜这次下手不够利索,仍有少量「有问题」的版本的流入市面,现已涨到每份一百多元人民币了。
   
   网上看到青基会发布声明,称这次事件是“犯罪分子”搞的一次恐怖袭击。但是,消息的来源是根据青基会的内部文件,无论提供者是什么身份,都抹杀不了这些证据的效力。真金不怕火炼,遮遮掩掩搞鬼,反而给人以做贼心虚、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
   
   鲁迅爷说过,焦大醉酒骂贾府,说到底是为了主子家的好。南方周末揭青基会的弊,其实也就指出了老爷身上衣物的污点。如果指错了,不妨事后罚几句恶骂甚至一顿鞭子;如真有污点,脱下衣洗洗或干脆换一件,又有何妨?何须强行捂人的嘴呢。正如某网友质疑:“如果某家的恶犬患了疯狗病,我们也知道,请众人把狗打死是一个办法。以希望工程丑闻而言,作为主子,只要把这只疯狗的病症公诸于众,邀请各方代表确症,证明这病与主人无关,再将其依法击毙或送监,国家信用虽有损失,希望工程形象有所恶化,毕竟未至绝地。而现在,主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疯狗牵到屋内,关紧院门,并对围观者大加喝斥,谁议论拿谁法办,这就不能不使人浮想联翩……?”
   
   “暗箱里的接管,比明令的封杀更为可怕,同时也更加无耻!明令的封杀,尚可见执行者的“勇气”与“自信”,而暗箱里的封杀,一切都在偷偷摸摸中——用不着任何理由、借口,就像暗夜里的谋杀;而血迹,则是天亮之前就可以洗得干干净净的。——于是又是可怖的平安。(《陈璧生:我们不能再沉默》)
   
   呜呼!这是一个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时代,这是一个无边落木萧萧下的中国!
   
   上周以来,辽宁省的辽阳市每天都发生国企工人大规模示威事件。工人们要求补发拖欠的工资,保证退休金的发放,并且撤换当地政府领导人。在黑龙江的大庆油田,自从三月一号以来,除了周末以外,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工人在大庆石油管理局外面示威,抗议当局欺骗工人,对工人的解职买断补偿不合理。辽宁省的抚顺煤矿工人曾阻断了公路和铁路,四川的纺织工人曾举行罢工……。但我们所有的报刊、电视、广播全部聋子了,哑巴了!有人骂新闻界的堕落和可耻,我却感觉到了媒体背后黑手黑刀子的闪闪寒光!
   
   真实的声音消失了,良知和正义沉默了,而一群被阉了的奴才们声嘶力竭地高唱起盛世的欢歌、辉煌的颂歌、缠绵的媚歌来了。
   
   然而,在这鬼影幢幢、妖气腾腾的深夜里,我分明听见了一种另类的声音隐隐传来,从网上、从民间、从理想远方和我心深处,那是悲愤的泪、是滚沸呼啸的岩浆、是血火交融的呐喊、是不尽长江滚滚来……。谨附小词一阕,向《南方周末》致敬:
   
   贺新郎•题《南方周末》
   
   满眼奴才骨。竟纷纷,新闻媒体,也甘臣妾。抹粉涂脂摇其尾,争取官人大悦。真不愧,神州一绝。马屁牛皮帮闲罢,更帮忙,专制当喉舌。借口唱,主旋律。  迎风广派英雄帖。喜南方,驱邪扶正,一杆高揭。揭露疮疤阴暗面,欲解愁肠千结。原不惧,重敲高压。假相丛丛求真理,羡冰心铁面心何热。太史简,董狐笔。
   
   失语是暂时的,表层无声的中国,正酝酿着惊天动地的愤怒之声和巨大力量!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