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窝囊者,懦弱胆怯无能也,因委曲而憋气也。清傅山在《霜红龛集-杂记》中,有一段专门为“窝囊”作解的妙语:“俗骂龌龊不出气人曰窝囊。窝,言其不离窝,无四方远大之志;囊,言其知有囊橐,包包裹裹,无光明取舍之度也。亦可作月襄,月襄是多肉而无骨也。大概人无光明远大之志,则言语行事,无所不窝囊也,而好衣好饭不过图饱暖之人,与猪狗无异”。
   
   说中国窝囊,首先是国人活得太窝囊了,整个儿活在外在“不许”的罗网和内在“不敢”的心牢里,“与猪狗无异”。
   

“不许”是政治强加的。大的方面,不许反对四项基本原则不许反对三个代表不许反社会主义不许反对党的领导,等等。小的方面就多了,不许议论轮子功,不许言说“六四”,不许上海外中文网站,不许民间或外资独立办报,不许独立思想自由发言,网络要监控、思想要统一、新闻要导向、言论要“正动”,一切都要与x保持高度一致;不许了解和发布海内外有关事件的真相,那都是国家机密…。


   
   种种“不许”,或隐芷在各种违宪的“恶法陋规”部门规定地方政策的字里行间,或招摇在无数被抓被关被判刑被驱逐海外的“榜样”身上。许多“不许”是隐晦暗示暗中操作的,如对于新闻的严控,并没有明文颁布的什么新闻检查制度,可它比中外历史上所有的新闻检查都更为严苛。
   
   国民党时期,“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条幅挂在茶馆戏院里,共产党时期,它却挂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而墙上天空下却高悬着“社会主义民主”、“一切权力归人民所有”之类宏大的标语。明明暗暗大大小小的“不许”,深铭在每个人的心底,成了深深的“不敢”的恐惧。
   
   “不敢”是内心自发的。不敢说真话不敢发异议不敢批评政府不敢议论时事抨击时弊不敢不与领导保持一致,明文规定暗中指示无言暗示“不许”的,当然不敢触犯,明里暗里都未曾“不许”的,也不敢贸然去干。
   
   中国人在政治上、文化上、思想上、生活上乃至感情上,有太多外在的“不许”和内在的“不敢”,中国人活得太虚伪、太沉重、太压抑、太卑下!为了面子、为了利益,为了政治正确,为了一生平安一家平安,为了往上爬,总是跪倒在金钱的脚下、权力的脚下,一味压抑自己的情感思想个性,一味地唯唯诺诺萎萎缩缩,一个个都成了精神上的软骨阳萎病患者。这不是窝囊是什么。
   
   草民窝囊,干部一样窝囊,基层干部窝囊,高级干部也窝囊。他们大多胆小怕事,浑浑噩噩。别看他们在台面上民众面前人模狗样的,到了上司和更大的权力面前,照样也是鸡狗不如的东西,只跑不送,原地不动,不跑不送,降级使用。一旦在漩涡叠起凶险莫测的政治斗争中失了势,安全和生命照样毫无保障。
   
   所以,他们也有太多的“不敢”:明知有些事情的真相实情不敢讲,明知是假大空话不敢不讲,明知利民利国的事不敢干,明知假恶丑事不敢不干,有些指示讲话人物明知有问题不敢不捧,有些问题有些腐败明摆着不敢过问。因为他们手头的权力并非堂堂正正凭真才实干赢得人民的信任而来,他们的荣华富贵都来自于“上面”,靠卖身投靠出卖灵魂所换取,他们只不过是党奴、土奴、鹰爪、狗腿而已。
   
   他们办起正事来,优柔寡断,胆小如鼠,干起坏事来,无法无天,胆大如虎。不捞白不捞,捞了不白捞,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甚至有些正气残留者虽非自愿却不敢不干丑事坏事恶事:为了班子团结,不敢不贪污,为了保官升级,不敢不行贿。面对体制性的腐败,个人的力量有限的很。
   
   在思想上、政治上,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各级领导干部都是贱民,也都是弱势群体,只有歌功颂德的权力,没有创新创造和提出异议的自由。所谓思想创新、制度创新,只能是核心人物的特权。
   
   核心人物何尝不窝囊?堂堂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的领袖,被当作民主自由的敌人,被国际组织一次次评为新闻公敌,被国际社会轻蔑、鄙弃,被国内民众咒骂、侮辱,活得疑神疑鬼提心吊胆,只有威权没有尊严。这不也是一种窝囊么。傅山对窝囊的解释还不全面。窝囊之人,无论是否窝在家里,是否家里有包包裹裹坛坛罐罐,既使他跑遍五大洲四大洋,堆满金银珠宝法郎美金,那怕把国库搬进花旗瑞士银行,照样是多肉而无骨的窝囊废可怜虫。因为他无光明远大之志和光明取舍之度,他把人的价值降低到一般动物的水平。
   
   没有追求没有理想没有血性没有精神,只有权力没有正气只有利益没有道义只有肉没有骨头,不敢想不敢干不敢言不敢怒不敢爱不敢恨不敢抗议不敢负责!于是,国人皆以懦弱为谨慎,以圆滑为成熟,以迂腐为持重,以刻薄为精明,以自贱为谦虚,以肉麻为有趣,以擅奉迎为会做人,以善作秀为会当官,以坑蒙诈骗为能干…。全社会到处都是伪君子真小人、贱女人小男人、跟屁虫应声虫、可忴虫窝囊废!
   
   既使是漫长的君主专制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也难以找到一个时代象今天这样窝囊! 历史上,我国涌现过多少舍生取义光明磊落的英雄豪杰,涌现过多少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仁人志士啊。既使是被孙中山推翻的满清,我们还有龚自珍的萧心剑气、谭嗣同的“我自横刀向天笑”,既使是被毛泽东打倒的国民党时期,我们还有胡适自由独立、鲁迅的“横眉冷对”呢。而今我们除了盛产贪官恶官马屁官软蛋混蛋王八蛋之外,还有什么?
   
   我们这个时代,不是没有龚自珍谭嗣同胡适鲁迅,只不过他们不是保持沉默或改正归邪了,就是进了黑狱或逃亡海外了。少数侥幸平安的如老枭,也只能躲在互联网的夹縫里喘口气而已。
   
   鲁迅对窝囊的国人的评价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压制人不许争恐吓人不敢争的制度,是培养奴性的最佳土壤。奴性是丧失了自己目的性和本性的奴隶的本质,是最高程度的窝囊。奴性之人,失去了独立的人格、自由的品质,一心寻求让高踞其上的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满意,此种人无论如何巧妙雕钻,实同狗鼠之类无异。
   
   在《霜红龛集》中,傅山说,奴性之人言语行事,如同“矮人观场,人好亦好,瞎子随笑,所笑不差”,毫无独立之见解,“大是死狗扶不上墙”。他们身在沟渠污秽之中,而犹犹然自以为大;心无济世救民之实才,尤狂狂然以欺世盗名。这些混帐奴儒才、欺世奴君子,工于争胜斗负,空谈无用之学,巧于权势地位,贻害国家生民(《中华儒学网—傅山的儒学思想》)。
   
   从民众到官员到政府,中国人一窝子的体制性的窝囊,又导致了整个国家的窝囊。经济靠吹,与军事一起,早已被被二战时的手下败将小日本远远甩在后面;意识形态陈旧不堪漏洞百出早已无法遮羞,只好借民族主义的旧招牌强装门面;政治上成了举世不屑、万国同嘲的弱国,动辄被西方各“帝国主义”的人权攻势、民主攻势闹得手忙脚乱,毫无还手之力。只好不断转让经济利益国家利益,向它们求饶。真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啊。
   
   印度阿三在我家门口耀武扬威,小日本在我钓鱼岛插国旗,建神社,修灯塔;文莱那米粒之珠都敢在我头上拉屎,宣称对南海拥有主权;印尼残杀华侨,菲律宾、越南在我岛屿上修机场,盖宾馆,建旅游度假区对在自家海面作业的我渔民说抓就抓…,连东南亚儒家文化圈的几个蕞尔小国也不把我们这个宗祖国放在眼里,极尽轻蔑之能事。
   
   最近,新加坡等八国公开拒绝温家宝设立一个预防萨斯的亚洲基金的建议,同时吴作栋强调新加坡将会与没有出席会议的日本加强经济合作,帮助其他经济落后的亚细安国家防疫工作,在谈论经济援助对象时,新加坡又将中国忽略了。疏远鄙视中国之意,一目了然。
   
   有关国家偶尔对我示好,也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情。这难道仅仅因为中国军事力量不够强大、难道还用弱小就要挨欺挨打来解释吗。那也不致于比某些小国更弱吧。
   
   是的,与美俄等军事大国相比,中国军事还很弱,但更弱小的是我们的政治。是反人性反潮流反民主反自由的反动的政治制度,使人民丧失人权,使国家丧失尊严,是这个落后的制度严重地制约了中国人民的创新能力和创造活动,严重地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从而拉了经济、军事发展的后腿,让那些几十年前与我站在差不多的起跑线上甚至比我们更落后的大小国家,把我们抛在了后面,让我堂堂中华在国际上成了一个窝窝囊囊委委缩缩的乡愿国家,只能靠忍气吞声、外交辞令和“和为贵”之类高调过日子!
   
   丢人啊,一代不如一代的中国;丢人啊,一代不如一代的中国人!
   
   强国先要“强”人,尊民才能强国,国格来自于人格,国家、民族的尊严来自于国人族人的尊严。世界上的军事经济文化大国,那一个不是民主自由的政治大国?在民主自由已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一个党权高于民权、特权高于宪法、奴性压倒人性的国家,一个不知耻、不自尊、不尊重历史、不尊重民意的国家,一个大多数国民只配享有生存权而不配享有其他自由人权的国家,纵然兵强马壮,又有何尊严可言。
   
   专制政治不但殃民,而且祸国,不但禁锢思想,扭曲人性,败坏人心,而且腐化官场、腐蚀社会、遗误国家。只有从根本上进行政治改革,才能革除奴性、解放人性、恢复民族的生机活力,才能让我人民不再受窝囊气,让我中国不再成窝囊国!
   
   呜呼,且以七律一首抒我愤闷哭我中国吧:
   
   虔婆八十更矜夸,满脸鸡皮满鬓花。
   冠冕满台皆仆隶,江湖遍地尽鱼虾。
   弓腰难望撑天地,浊眼焉能别正邪。
   酒醒漫倚阳台去,落日苍茫噪暮鸦。
   
   东海一枭
   2003、5、7
   首发2003年6月《争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