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参考消息曾经介绍,阿扁出任"总统"之后,台湾经济一路下滑,民众财富大幅缩水,其个人资产却一路上扬,年增多少多少百分点。文章本是揭露和嘲笑阿扁营私有道、治岛无方的。多数人看了,只会佩服阿扁了不起(其实是民主制度了不起),敢将家底一古脑儿亮在阳光下。

    拙文《惩腐除恶待"阳光"-------关于政治改革的系列建言之四》中说到过,西方多数国家都有政府信息的"阳光法",各级公仆包括国家领导人的收入和资产对公众都是透明的。阳光法是国外对财政收人申报法的一种俗称,即公务员必须按规定申报其财产、收入,然后公布并登记在案,这样,即充分保障了纳税人"知情权"的行使,也使检察机关可以更好地履行监督义务和责任。

    如韩国政府实行"金融真名制"和"不动产真名制";美国法律规定,总统、副总统等 1.5万名高级官员在就职时要公开自己及配偶的财产状况,以后必须按月申报,一旦发现有违法收入,立即处理;法国资金透明法规定,政府成员、地方高级官员在被任命或上任后的15天内,应向有关部门提交一份财产状况清单;日本规定,内阁成员必须公开资产,包括土地、建筑物等不动产,银行存款和有价证券,汽车、字画和古董等;台湾也于1993年6月通过三读程序,公布了"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实行了四项强制原则--强制申报、强制公开、强制托管及强制处罚。

    而在大陆,别说党国领导、中央大员,便是小小市县麻芝官乡镇跳蚤官,其个人收入家庭资产也是高级机密,岂但普通草民不容置喙,便是"有关部门"也难以弄清楚查明白。我国曾于1995年 5月颁布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阳光法":《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然而,施行以来,成效寥寥。原因在于:

    一、它是一部"软法",不是正式法律。在中国,连堂堂宪法都形同儿戏,区区一份文件规定,对善于玩弄法律于股掌之上的"领导干部"有何约束力,不卜可知;二、《规定》仅仅要求申报人从1995年下半年起,半年一次申报工资、奖金、福利和咨询、讲学等其他劳务所得,留下了太多明显漏洞,给"县处级领导干部"贪污腐败提供了更大方便。如它只要求党政干部申报收入,而没有要求在任职前申报所有财产,任职前的财产就可随意放大,让贪官将所贪财产归入任职前财产;三、就连这样非常之低的规定,也根本没有得到落实和执行。许多地方连形式主义的做做样子的申报也免了。

    据悉,有关党政干部和家庭公开公布经济收入、拥有资产、资金的问题,从上个世纪的九O年至今,已争议了十一二年,四度被搁置。据香港《动向》7月号报道,六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关于党政干部和家庭公开公布经济收入,拥有资产、资金的提案又一次表决。胡锦涛在会上强调:如果这一步措施都不能全面贯彻、执行,廉政建设、置于人民的监督、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等都等于空谈,而贯彻、实践三个代表,更等于装饰。

    然而因内部分歧,提案第五度被否决而搁置了。持反对、弃权者的意见认为,该议案在时机上很不适当。目前,社会上各种思潮处于高峰时期。社会上对党、对政府、对党政干部充斥著各种诉求、指责声,局势一失控,怎么办,谁能承担责任?部分地区、部门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是经受不起冲击造成任何后遗症的。这些理由实在荒谬之至。这种光明正大有效反腐的举措,充分体现了我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精神,人民群众欢迎还来不及呢,局势怎么能失控呢?反之,只能越拖越被动,永远面对民众和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指责、诬蔑、抹黑、声讨,公开财产的时机永远不会成熟!

    就算马上要求政治局常委及中央委员、省部级领导等大人物这样做,会有难度,会局势失控,中央确实有顾虑,那么,从地市级以下的小领导开始做起,总可以吧。以集权中央之威,对这些小官僚还是镇得住管得服查得动治得了的吧。谁敢反对,必是心中有鬼,查进去(把贪官)揪出来,对于挽回国家财产的损失和党政威信的流失,功莫大焉。为此,强烈要求建立"地市以下(包括地市)领导同志公布个人收入家庭资产"的法规。为了避免象《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一样成为毫无约束力的一纸空文,谨提出建议如下:

    一、提高立法规格,从程序和制度从保证这一规定得以落实。二、扩大申报范围。申报内容应当包括全部不动产和动产,申报人的现有全部财产应当申报,范围也要包括配偶子女的财产。三、将申报人的财产情况向社会公开。四、对拒不申报和申报不实的惩治,不仅实施党纪、政纪处罚,还要追究法律责任。

    同时,作为配套措施和阳光法的后盾,刑法中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也亟需修改。早有专家指出此条规定之荒谬:同样数量财产所引导出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法定刑,要远低于"贪污或受贿罪"的法定刑,有哪个贪官会愚蠢到主动招供呢?这不是对贪腐分子的宽纵和照顾吗。

    胡锦涛提出"新三民主义",强调要严查高中级干部腐败案;温家宝多次以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的诗句抒发爱民爱国的高尚情怀;还有前总理朱熔基的鞠躬尽瘁清廉正气,都是令人钦佩和感动的。但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重要的是好的制度。论亲民,古代一些君主做得不比俩位差;论清廉,中外许多清官做得比朱熔基更出色。朱可谓清矣廉矣,可他当总理期间,腐败愈演愈烈,反腐措施愈丰、口号愈响,腐败人数越多、数额越大,愈反愈腐,前腐后继,腐而不败。多少人民财富国有资产落入个人腰包,流到五湖四海,更严重的是引起人心腐败道德崩溃社会环境恶化等连锁负面反应…,总理虽清天下浊啊!在民主制度还遥遥无期的时候,一部相对完善严肃的正式的阳光法的实施,不失为一种较为进步和有效的反腐措施。这比起领导人个人的清廉节俭和亲民重民作风来,有意义多了。

    当务之急是建立"地市以下(包括地市)领导同志公布个人收入家庭资产"的制度。先下后上,先易后难,从地市到省部,从地方到中央,逐步将阳光法全面铺开。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光明磊落,公开透明,把一切都放到阳光下,这是反腐倡廉的最好利器,将使大规模全方位的经济腐败权钱交易受到相当程度的遏制。同时,这是对那些以不实之词攻击抹黑党和政府的"敌对势力"(如果真有的话)的最好反击,是对党和政府的威信、社会的公平和稳定的最好维护,也是对那些廉洁自持赤胆为民的好干部的最好保护和宣传。如此,人民幸甚,党国幸甚!

    如果连一些小小的市县乡镇之长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大贪特贪,如果继续纵容这些小毛贼化公为私以国(财)为家(产),如果这些小小官僚的个人收入家庭资产都成了机密,那可真是一窝黑烂到底无可救药了。大局糜烂,狂澜既倒,胡哥温仔少数领导人说得最好做得最好,纵有小补,终无大用。

    来源: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