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东海一枭(余樟法)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李寒秋此名,是从余杰的一个贴子中初知的。后陆续看到他几篇文章,印象不深,也没弄清楚究竞属民族主义还是自由主文阵营,只知他是个反美勇士,笔下文采颇佳。余杰将他与李敖等排名一起,尽管余大少对他们颇为鄙薄,但我敬佩李敖的斗志,想必李寒秋也是位豪侠吧。

    昨夜上网闲逛,在大学中文网偶阅《克明俊德,慎终追远-----李寒秋致吕加平先生》一文,大呼上当。

    吕加平 现年59岁,上海嘉定人,曾经是军人,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 自由撰稿人,是个自力从事战略学术研究的无党派人士,已退休.著作有《阴谋与抗争——肯尼迪总统被剌案起因剖析:猪湾事件》,还写过一些评论中美台三角关系的战略文章,交给他的儿子上网。除了网站,也通过email散发。为此,他的儿子被拘捕。我读过他《为国家民族说真话实话我们全家要遭难》的贴子,其思想给人以激进的、左派的、爱国者印象,我一直闹不明白公安局为何会找这类左派人士的麻烦。

    李寒秋此信,落款二00一年八月四日,当是于吕家出事不久写给吕加平的慰问函吧。

    正如李寒秋自己所说,他的信写得“罗里罗嗦,颠三倒四”,尽是些“庸俗浅薄”之见。从头到尾几千字,没有一句对造成吕家不幸、以言入论的有关部门的谴责,唠唠叨叨尽是劝吕汲取教训,“谨慎为人,谨慎为人”。全信前言不搭后语,见识庸腐幼稚,本不值一驳,但这种明哲保身、自命超然的思想,这种普遍的逃避和放弃,在当今知识分子群体中颇为流行,却有唾上一口的必要。

    他信中写道:“对于知识分子来说,讷于言而敏于行,或者行而不言,这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只管埋头苦干,嘴里什么都不说,说出来的都是些假话、大话与空话。如果忍不住要发言,尤其是说些心里话,最好就是赶快继之以行,做出点成就,获得较大的权力让他知难而退,是为中策。如果毫无行动能力,言而不行再加上说出来的又是些得罪人的话,那么有什么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知识分子安全的选择,就是行而不言,都当锯嘴葫芦。坐不言而起行,当然更令人敬佩,可他所说的行,是去“获取较大的权力让他人佩服与敬畏,乖乖地闭嘴”。原来知识分子只有去争权抓权,才算具备了“行动能力”!这简直是对知识分子这四个字的极大嘲弄!你知道什么才是知识分子吗?

    “作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是要付出代价的,有时得付出生命的代价。苏格拉底就是一个典型。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必须“只问是非,不管一切”。他只对他的思想和见解负责。他根本不考虑一个时候流行的意见,当然更不考虑时尚的口头禅;不考虑别人对他的思想言论的好恶情绪反应;必要时也不考虑他的思想言论所引起的结果是否对他有利。一个知识分子为了真理而与整个时代背离不算希奇。旁人对他的恭维,他不当作“精神食粮”。旁人对他的诽谤,也不足以动摇他的见解。世间的荣华富贵,不足以夺去他对真理追求的热爱。世间对他的侮辱迫害,他知道这是人间难免的事。依这推论,凡属说话务求迎合流俗的读书人,凡属立言存心哗众取宠的读书人,凡属因不耐寂寞而不能抱真理到底的读书人,充其量只是读读书的人,并非知识分子”(殷海光《什么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本来就应是“言说者”、“思想者”、“呐喊议论”者。笔就是他们手中的枪,呐喊议论,就是他们的工作和行动。

    当希特勒纵横欧洲时,波普尔在新西兰写出《开放社会和它的敌人》,笔锋直指极权主义的这个人类生活的万毒之王。他说:“崇拜权势是人类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是牢狱和奴隶时代的遗迹。”

    而李寒秋居然说:“知识分子就是这样,掌握了较常人丰富的文化知识,就忍不住要卖弄。一开始就希望得到当权者的赏识,得不到所希望的赏识就要指桑骂槐,希望引起更多的注意。实在还不能如愿以偿就要破罐子破摔,就要掀翻桌子,让所有的人都不能安稳地吃饭了。当然,那些掌勺的师傅们,自己也要对此负责任,谁叫他们不一碗水端平呢?不过就为了自己的欲望,将绝大多数人的安稳生活打乱,到底也是太自私太无情了”。

    在他看来,那些思想独立、精神自由、仗义敢言、持正不屈的知识分子,竟成了邀宠不得、拍马不成、自暴自弃、害人误国的害人虫!这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势利之眼看天下英雄,更是对正义和良知的侮辱和亵渎!亏他还好意思大言炎炎:“仁者不惧,只有自觉自愿将天下兴亡,人类幸福的责任都承担起来,被任何国家的任何阶级所需要,这才无所畏惧,这才是最高尚、最有意义同时最安全的选择”。痴人说梦,可发一笑。

    信中关于知识分子以及中美关系、腐败问题的胡言梦话还很多,关于“世事洞明,人情练达”,进一退三,自作聪明的话还有更多,老枭已没兴趣引更没兴趣批驳了,大函附后,有兴致者自己欣赏吧

    不论观点正误,思想深浅,见识高低,只要良知不泯,正义不倒,正义不衰,只要做到“为人能葆三分傻,处世唯持一点真”,就不愧为一个知识分子。不然,独善其身,超然世外,甚至只会当政策的传声筒和吹鼓手,纵才华出众,也不过帮闲清客、御用文人耳。

    呜呼哀哉!面对邪恶和黑暗,号称社会的良心的知识分子的自我缺席自我放逐,对于民族精神的侵残,是致命的呀。

    有人在北大论坛我的《英雄自古都痴绝》文后跟贴曰:“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在提那个所谓吸喜欢装深沉的余某,实在是令人作呕”。老枭答曰:“我与余大少素不相识。之所以将其列为敬佩对象,是矮子里拨高子而已。无论如何,余大少敢于挑战强权、嘲弄xx,比北大盛产的缩头乌龟强多了”

    不错,余大少喜欢装深沉,还喜欢居高临下,自视不凡,而且迷信老美只崇西方,轻贱民族传统文化,老枭以前就看他不惯。但他那敢言敢怒、亦狂亦侠、抨击强权的勇气,那追求民主、同情弱小、直面现实的精神,却是矫矫不群、愈挫愈奋,凭这一点,就令老枭既佩服,又惭愧。自愧不及啊。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何况一个战士,在他向前猛冲莽打时,露出来的破绽必多。但鲁爷说得好,有缺点的战士毕竞是战士,没有缺点的懦夫终究是懦夫。灵魂的平庸、怯懦、丑陋,就是最大的缺点!

    例如他在《台湾的选择》一贴中写道:“我在电视中看到过连战的讲话,既没有激情也没有内容,平庸乏味之极。如果从大陆的高层领导中选一个连战的“双胞胎”的话,显然就是李鹏。李鹏是大陆高层领导中最保守、最愚昧的一个,民间关于他的笑话也最多。大陆的老百姓一看到李鹏在电视上出现,都有深受侮辱、“痛不欲生”之感。连战虽然没有李鹏那样明显的“弱智”言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都无法让老百姓尊重和喜爱。在极权主义社会,一个无能的领袖可以以靠威权和惯性来维持自己的地位。所以,像李鹏这样智力在平均水平以下的人,也能担任总理和人大委员长长达十余年之久”。

    这几句话,就非那些懦夫和乡愿说得出来!

    当代中国,谁不知道腐败泛滥、道德滑波、分配不平、百弊丛生的症结在那里,谁不知道腐朽僵化的政治体制已成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拦路虎。缺少的,只是皇帝的新衣的童话中那个孩子的勇气啊。大多数知识分子或躲进书斋噤若寒蝉,或甘为帮闲推波助浪,至多只敢旁敲侧击一下、指桑骂槐一番。在这种众人皆醉、举世皆浊的情况下,胆敢说破假象、说出常识,就显得尤其难能可贵了。

    李寒秋在军事、外交方面经常发表高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文笔相当老练,而且骂起美国来,慷慨激昂、大义凛然,无疑很有才华,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太聪明,大圆滑,太功利,大乡愿,太缺乏灵魂的热度、质感和份量,与挨过老枭一脚的滑头李国文一样,充其量,只能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小才子,如此而已。

    话说回来,比起那些卖身投靠、卖魂求荣、唯权唯上、为虎作伥者,比起一味为权力舔屁股、抬轿子的御用文人来,李寒秋、李国文他们“毕竟不愿意参加某个组织,服从严格的纪律,按照指挥行事”,毕竞高出不止一筹哩。

    2001、12、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