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东海一枭(余樟法)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我党僵化落后的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有所修正和软化,不再提充满血腥味的阶级斗争,不再大规模全方位地公开镇压反动反党反革命分子,不再公开煽动人民斗人民了。但除了胡赵当政期间政治上比较开明有所松动外,"有关部门" 依然把阶级斗争这根弦绷得紧紧的,依然把政治异议者视为敌人,毫不手软地进行严打,只不过手段更阴险、动作更隐蔽,从公开转入地下了。

      长期以来,我党对异议人士的拘捕活动一直是暗中进行的,具体罪名有颠覆政权罪、煽动颠覆政权罪以及窃取国家机密等。据网上消息,中国政府最近罕见地公布,从1998年到2002年有3400多人因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被逮捕(不包括被判2-3年劳教的异议人士)。而且,几乎所有这些异议人士的上诉都被驳回了。

      由于我党的严密封锁,社会各界对大多数异议分子的情况一无所知或所知无多。司法机关对他们多是偷偷摸摸下手,从逮捕到宣判,大暗箱作业,不许律师辨护,不许记者采访媒体报道,甚至宣判时不许亲友旁听,关押后不许亲友探望!

      就我触网以来了解到的部分事实真相,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大多是持政治异见的政治犯、良知未泯的良心犯。他们或呼吁实施宪政、或要求组建政党、或努力争取人权、或与国外人权及民运组织有联系,如此而已。有的人仅仅是批评过政府下载了"反动"文章,有的甚至是揭腐记者和反腐义士。

      站在人民、国家和中华民族的立场上看,大多数异议分子不但无罪,而且有功。他们与上上下下盘根错结的黑恶势力斗,与逆时而动的特权势力落后制度斗,与腐败分子腐败集团斗。他们不屈不挠,持正不阿,见义勇为,当仁不让。他们为了人类进步的事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为了社会的自由牲牺自己的自由,为了人民的幸福牺牲了家庭的幸福,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牲牺了个人的利益。在道德崩溃、信仰缺失的当今中国,他们铁肩担道义,肩着黑暗的闸门,将当代知识分子整体水平低下的人格、将中华民族急遽下坠的道德水准,奋勇抬升!

      他们是人民英雄、时代英雄、民族英雄,是有知有志有胆有识的当代壮士义士先行者。他们才真正代表着人类的良知、人民的利益、祖国的希望!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专制威权的衰败,包括我党能够"与时俱进",都有他们热血铸就的一份功劳。

      他们的行动和事迹,每每令我想起历朝历代重道轻生、舍生取义的仁人志士,特别是早期共产党中不畏强权、反抗邪恶的无数先烈。我们怀念、追悼历史舞台上的先贤先烈,没有理由忽略现实中国的侠义勇烈、慷慨悲歌之士,没有理由不向他们致谢、致敬。

      而且,许多因政治原因系于狱中和逃亡海外的政治、文化精英,都是国家培养的杰出人才,是"国之重宝"。不论是学者、作家、艺术家,还是政治家,都应有权发表他们的见解,有权在国内自由地生活工作。不同的思想、意见,可以争鸣,可以通过协商、谈判协调。

      老枭乃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之客,不屑于参加任何党派任何组织。年龄渐大,阅事渐多,热血渐冷。我对一些民主人士较为偏激的思想观点颇不以为然,我也不是"敢单身鏖战的武人"、"为真理而独赴死难的信徒",但我仍然为志士们的抗争和受难、为他们无私无畏的精神激动不已,也为国家对人才的浪费和迫害痛心不已,我不能不当一回"抚哭叛徒的吊客"!

      一个国家进步还是落后,政治好不好,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准,是看它以民为敌还是与人为善,是在减少还是增加敌对面。我党自称代表全体人民根本利益,除了人民利益之外没有任何特殊利益,那么,善待所有炎黄同胞,善待每一个中国人,不以思想政见入人以罪,是最起码的要求。为了弘扬正气驱除邪气,弘扬中华民族的精神,提升全民族的道德水平,为了挽回我党急遽流失的尊严、威信和执政合法性,为了为了鼓舞民众、推动民主、唤醒民魂,团结全中国人民包括思想观点有异者兴我中华,老枭强烈建议胡锦涛先生颁发大赦令,"赦免"强加于异议分子头上的莫须有的罪名,为他们平反。

      历代帝王每当有喜庆或灾疫之事,都会大赦天下,以显示皇恩浩荡,宽厚仁慈,体恤民情,同时也是化解各种社会矛盾,收拢天下人心之一法。许多中央集权皇朝能延续上百、几百年,与此不无关系。许多现代国家如韩国、南非、印度尼西亚乃至简埔寨等国,也都视大赦为善政。金大中就曾在朝鲜半岛解放纪念日之际宣布提前释放三万多名在押犯人。1978年"三中全会"也是一次大赦,为全国"地富反坏右"摘了帽,舆论振奋,中外欢腾,邓公恩泽,从此深入人心。这也是我党至今腐而不败、败而不垮的一大原因吧。

      当今中国,官员成了特权腐败的代名词,官场成了臭名远扬的垃圾场,两极分化悬殊,社会矛盾激化,民怨沸腾,人心思变,政改呼声逐浪高。火山将爆,狂澜渐至,历史又到了一个关系到党国存亡的重要关口,任何一条茅草都有压垮早已不堪重负的骆驼之可能。在我们这个有着悠久的暴力革命传统的国度,这是最容易滋生和复活激进思潮的时候。继续采取高压手段,纵能取得一时稳定,必遗来日无穷祸患。通过压倒言论自由取得的稳定,是虚假的弱不经风的稳定;通过涂脂抹粉创造的繁荣,是建立在弱势群体血泪之上的少数人的繁荣。

      胡哥履任以来,与以往的领导人相比,在内政外交政策方面和个人工作作风方面,都有可圈可点可喜可庆之处。如在宪法颁行二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发出"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要及时得到纠正"的伟大号召,在新一届政治局第一次扩大会议上作出"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的英明指示,赢得了海内外广大有识有志之士包括民主人士的欢呼。然而,半年来,传媒受到的打压有增无减,言论环境有所恶化,异议人士的处境更为严峻,黄琦、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等有志之士被重判,刘荻、李毅斌、蔡陆军、罗永忠等网路活跃人士相继"出事"…,种种贼喊捉贼、以民(人民及民主思潮)为敌的倒行逆施,令广大网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而胡哥的指示和讲话精神得不到有效的贯彻落不到实处,令我深为忧心。

      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党和政府依然坚持斗争哲学,大抓政治犯良心犯,是人民之辱也是国家之耻。为了早日洗刷这一耻辱,现行刑法第105条第二款和103条第二款亟须加以订正。第105条第二款中,要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加以必不可缺的限制,即仅限于以武力的方式;不然,仅仅是对现实不满或批评党和政府的言论都可随意解释成颠覆国家政权;103条第二款中,对"煽动"一词要给予明确的限定,不然,只要在台独、民族问题上发表于当局不同的意见,都可被解释成煽动分裂国家。这些预设的法律陷阱,为侵犯言论自由、迫害异己人士提供了方便。

      还有宪法中的专政条文,也是有违国际惯例和时代潮流需要修正的。几十年来,专政的受害者,有民也有官,有小官更有大官,包括刘少奇、邓小平等。《河殇》说得好:当一个国家的法律不能保障一个普通公民的时候,最终也保不住一个共和国的主席!

      我们有此伏彼起的天灾人祸,有那么多节庆日子,胡哥可以任选一日,颁令大赦天下。古人云"能攻心则反侧自消"。心病还要心药治,思想问题不能再司法解决暴力解决了。赦人实乃自赦和自新,给对方机会实乃给自已机会。我们期待和支持进一步的改革,期待我党抓住时机,顺应大势,以宽容的心态、自由民主精神对待一切政见不同者,争取民族大和解,各方舍弃前嫌,共谋未来。如此,则异见者幸甚、人民幸甚、国家幸甚、共产党幸甚。2003、6、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