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骗子的土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骗子的土壤

   曾经的九千岁林彪同志说过: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这是他数十年军事政治生涯留下的丰富经验的高度概括。蒋严永大夫曾引此言笑骂前卫生部部长在记者会上大说假话,"一定是要干什么大事"。其实不说假话岂但办不了大事,有时根本就办不成事当不了官升不了级发不了财成不了功,严重的甚至保不了命。 官场上偶尔石破天惊,有因说假话而下台的,但比例之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更多的人因善于造假撒谎而步步高升飞皇腾达。如果不说假话,则根本就没机会上台了。

    张文康因信口开河丢了部长职务,这仅仅是一种偶然。作为造假撒谎的总根子总后台的体制纹丝未动,大大小小的骗子们仍然在台上招摇。高强继张之后召开卫生部记者招待会,虽然半推半就承认隐瞒了疫情,但一口否认是有意隐瞒:"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哪个地方是有意隐瞒"。

    此言自然又是欺人之谈。蒋彦永医生在给海外媒体的公开信中已揭露了两会期间对疫情信息的封锁,最近有一篇网文《严重关注:广东有关方面在非典时期打压媒体的恶劣表现》,详细的介绍了广东当局在"事情闹大之前"是如何隐瞒疫情的,并附了2月8日到3月14日广东省有关部门对媒体所发的关于疫情的20多条"禁令",可谓铁证如山。

    而且,文章称,就在中央宣布免去张文康、孟学农职务的前一天,广东有关部门仍下令,凡是省外有关"菲点"疫情的新闻均不得见报。这份通知让当天值班的各报编辑无所适从:新华社发了许多各地包括北京的疫情消息,中央电视台也以近10分钟的篇幅报道各地的情况,不报吧,这可是国家认可的最权威的报道,报吧,又怕招致批评处分。事实上,要求不得采用新华社相关稿件的禁令已经不止一次。连最资深的媒体工作者也不得不感叹:也许只有在广东,才有人敢"封杀"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稿件了!

    媒体不许讲真话不许报道真相,自然只能有意用假话塞责,无意任谣言填空了。有关部门如此把人民当阿斗、当傻爪来欺蒙愚弄,不仅丧失人性、遗祸人民、侵犯公众知情权,而且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该法明确规定,各级政府有关主管人员和从事传染病的医疗保健、卫生防疫、监督管理的人员,不得隐瞒、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谎报疫情。从事传染病的医疗保健、卫生防疫、监督管理的人员和政府有关主管人员玩忽职守,造成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的,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有人问道,卫生部和北京市张孟两大臣已为此而"牺牲",在最先爆发疫情、形势最严峻的广东省,有关部门和领导已结结实实地触了法律犯了罪,会不会有人要付出相应的政治代价呢?老枭曰:不一定。一切要视现实政治的需要和上头的意思而定。如果民愤太大,火烧眉毛,实在不好蒙混过去,有可能会有名义上的决策者被推出来祭旗替死背黑锅。众所周知,在中国,一切都是"人"(当然是特殊的人啦)说了算,党说了算,而不是法说了算。张三一言兄甚至偏激地认为,广东党官完满地完成了瞒报保权工作,瞒骗工作做到天衣无缝,没有被世人所知,保护了党的颜面,所以广东党官不但无罪还有大功。呵呵

    对各种政治经济信息包括疫情信息的封锁,已经习以为常,成了见怪不怪的奇闻。如1号病鼠疫,2号病霍乱,口蹄疫,爱滋病等等,一向都被掩盖或"淡化"。在中国官场,造假撒谎不是个别、个人的行为,而是一种全方位多层次的大规模组织行为、政府行为、国家行为。

    专制政治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见不得人曝不得光的谎言政治、黑箱政治。如果一切都摆到桌面上放在阳光下,一小撮掌握特权的骗子恶棍野心家再想化公为私以权谋私装神捣鬼欺世盗名,岂不是太不方便太少机会了吗?所以,造假撒谎,"大"言惑众,是专制与生俱来的痼疾和变本加厉的顽疾,愈到专制统治晚期,它就发作得愈厉害,直到专制咽气为止。

    一百年前,严复就为中国人的"流于巧伪"而大感烦忧。他指出:"今者五洲之宗教国俗,皆以诳语为人伦大诟,被其称者,终身耻之",惟独我们反而"以诳为能,以信为拙"。一百多年过去了,严复之言,依然是对官场现实社会现象的真实写照。世人与"官人"皆以善于撒谎为能干,以忠信诚实为笨拙,恰似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入无盐之国,久而不知其丑,乃至以臭为香、以丑为美了。

    在组织、政府、国家等庞然大物面前,个人的道德品质是绝对靠不住的。我党官僚们纵然锵锵有力地"负责任地讲"、信誓旦旦地"以党性担保"、"以人格保证",其实是一文不值的。由于权力来自于上面及组织的恩赐,来自于黑箱操作及金钱运作,他们就不可能真正对人民对国家对国际社会负责;而缺乏人性根基的党性,很容易褪变堕落成欺骗性甚至兽性。

    有记者问高强:"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您今天所给出的资料是准确的呢",高强不敢正面回答,只好反问:"你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我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呢?"。是的,诚信的缺失必然造成信任的缺席,你们很难再让人相信。因为你们一向擅于指鹿为马指白为黑指东为西,惯于防民如贼视民如仇以民为敌,让我们受了太多的欺诈蒙骗上了太多的大当恶当!让我们怎么再相信,我的公仆、我的代表?我们有太多的理由不相信。

    赵达功兄就指出,与张文康相比,高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既然北京的疫情数位不准确,相信其他省市的数位也同样不准确,因为中国的官僚体制是一样的,隐瞒事实真相是共产党的传家宝,是得到了上级的指示或默许。高强只谈北京是因为纸实在是包不住火了"。在同样前提和理由之下,北京新增八九倍患者人数,其它省市没有理由原封不动。牛乐吼网友更进一步挑明了说:张文康对老百姓隐瞒染病和死亡人数,对中央政治局绝对不敢隐瞒。没有上面的旨意,中宣部的首肯,他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的。

    "自制、诚实、正直、热心公益事业、公正无私,这些优良品性只能在一块民主性质的土壤上才会自然而然地生长"(法-路易斯-博洛尔《政治的罪恶》)。那么,专制性质的土壤当然只能生长婊子戏子贼子骗子,只能生长官僚骗子、骗子官僚啦。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贼子无仁骗子无真。有,也是小的、局部的、暂时性的。

    当然,既使是表现了小的、局部的、暂时性的真,也是可喜的,也是一种进步。这次萨斯疫情,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国内专家也出来揭发,实在瞒不住了,这才引起中央的重视。胡锦涛、温家宝强调应以诚实态度处理SARS问题,并将两名高级"公仆"免职,承认患者总数实际上是先前公布数字的十倍,这都表现出了一种新的政治气象。

    但愿此一事件能给党和国家领导人一个反省的契机,从此采取更为积极务实、开放民主的态度对待我们所面临的一切,包括萨斯,避免类似的事件发生,并且如《联合早报》社论所言,让"这场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瘟疫危机,成为大陆进行政治改革的契机",果能如此,则转祸为福,"坏事变好事",人民幸甚,中国幸甚。

    2003、4、23

    原载《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