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弱智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弱智中国

   美英倒萨以来,弱智二字与目前的"萨斯"病毒一样特别流行。对于中央4台那些军事专家、国际问题专家关于伊拉克战事的分析,除非是不食人间烟火或从不看中央台的高人,才能不骂出弱智二字来。对于这些弱智专家滔滔不绝的常识性错误,已有许多"砖家"深入细致地"砸"过了。

    军事专家、国际问题专家们的弱智,原不自今日始。在美国倒米(米诺舍维奇)、倒奥(奥马尔)之战中,他们犯傻显丑就成家常便饭了。只不过当时他们幼稚愚蠢的表演范围有限,没机会象这次上中央台作24小时的展览而已。弱智的岂仅军事、国际问题专家而已?当今政经文史哲专家,绝大部分何尝不是少识缺知寡廉鲜耻之辈?对此,我已为文屡加嘲骂,不赘。故江湖有言: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至于有知识的愚民,那更是无时不有、无处不有,遍媒体遍网络都是。他们一脑袋的酱糊,分不清是非辨不出黑白,不理解民主自由观念的真谛,不是强辞夺理瞎捣酱糊笑煞酱糊,就是恶形恶状凶相毕露喊杀喊打。

    朱大可先生曾这样描述弱智的媒体及其工作者:"青年歌手大奖赛的素质考核、财富大考场、公民道德建设知识竞赛、足球知识电视大奖赛、网络科普知识竞赛、艾滋病知识竞赛等等,各种智力测验和知识大奖赛多如牛毛。今天,只要打开电视你就会发现,几乎每一个频道的黄金时段都充斥著弱智的主持人、弱智的嘉宾、弱智的提问和弱智的回答,所有这些都在彻底败坏著我们的文化胃口"(《繁华声浪中的文化危机》)。

    中国人之所以会如此大规模全方位多层次地愚化傻化弱智化,当然是拜几千年的愚民政策所赐,特别是拜我党半个多世纪来变本加厉的愚民愚官教育、党化奴化教育所赐。欺骗加暴力、愚民加高压,乃古今中外一切专制统治者最难离的法宝、最拿手的把戏,乃我五千年文明古国源远流长的国粹。鲁迅说过,中国其实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做不成奴隶的时代,一个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愚民政策是为了欺骗奴隶、培养奴才。对于个别愚弄不了的,就用恐怖压服、用暴力镇住!老子曰:"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孔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商鞅曰:"民不贵学则愚",又曰:"塞而不开则民浑"。孙子曰:"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这些都是古圣贤关于愚民的方法及重要性的教导。不过春秋战国及此前的统治者还未开化,愚弄起人民来,未免笨头笨脑缺乏魄力和手段。

    到了秦始皇遵从李斯之言焚书坑儒,愚民政策才开始上挡次上规模啦。紧接著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再经程朱理学 "格物致知,正心诚意"、"去人欲,存天理" 一番功夫,愚民事业不断发扬光大,一直到明清发展到了极致,血腥味四起、文字狱盛行。到了文化大革命,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集古今中外愚民术之大成,水平之高,文网之严,空前绝后,举世无双,达到了万马齐喑的至境。有人把愚民政策概括为两手:消极的一手是防堵,如焚书坑儒;积极的一手是引导,指定思想于一尊,钦定学术为独木挢,并诱之以功利,同样可达到愚民的效果,而且显得更高明。汉武帝独尊儒术就是。这一手我党玩得尤其高明,文革中十亿人民只剩下一颗脑袋,愚民愚到这种层次,真是可惊可诧可歌可泣成了我中华一绝矣。

    统治者在愚民的同时,往往自己也愚化弱智化了,成了愚官、愚君。历史上浅陋无知、平庸无能的弱智、半弱智的皇帝不在少数,最著名的要数那个"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至于爱听颂歌、怕听真话,则几乎是每一个皇帝的通病,病到极至的,要数野史所载那个中亚古国花刺子模国王了。弱智到居然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能鼓励好消息的到来,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信使就能根绝坏消息,呵呵。异曲同工的例子是萨达姆政权,撒谎成性,最后自身受谎言误导,一打而垮。《洛杉矶时报》近有报导,伊拉克的萨达姆萨达姆政权早已与实际战况脱节,有时似乎还相信新闻部长沙哈夫每天乐观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最后竟不知道它已濒于灭亡,甚至还对不复存在的部队下达命令。没有人敢告诉萨达姆和高层领袖坏消息。现当代中国,愚君愚官的比例大幅度上升。只要看看几十年来我们从内政到外交、从中央到地方种种自欺欺人自误误人短视近视的措施方针政策,再看看高台上那些离开了秘书、离开了假大空的讲稿就不会说话的衮衮诸公,就一目了然了。举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吧:

    《中国青年报》3月12日第8版有一篇署名为李克杰的文章《应该出台"警察法"?》,提到担任政协委员的某省检察厅副厅长,一名高级司法干部,在"人民网"一个话题讨论区里头振振有词地说,"从长远考虑,应该出台'警察法',让它与'法官法'、'检察官法'一起成为执法'三法'"。该文作者嘲讽道,我国的《警察法》早在8年前的199 5年2月28日就已经颁布施行,而我们这位来自法律监督机关的"首长"竟不知有此法!

    早在春秋时曹刿先生就指出:食肉者鄙。索尔忍尼琴所说:"当谎言成为准则,谎言自身也被欺骗了"。钱钟书在其巨著《管锥编》中曾写道:"文章"以及"明理载道"之事固无不足以自愚愚人。愚民之术亦可使愚民者自愚耳。这是因为,一个人骗人骗久了,不知不觉自己也会当了自已的当。统治者借以愚民的文字语言,久而久之自己也信以为真了,结果自己也变得越来越愚蠢了。同时,许多专家学者和中基层官员,作为最高统治者愚民的工具,他们在愚弄人民的同时,自已也是高层封锁、愚弄、欺□的对象。

    其次,对于愚弄人民的专制统治者,下级、臣子和民众往往自觉或不自觉也实施"愚官"、"愚上"、"愚君"政策,从下到上,层层欺□,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对此,不论是各级领导还是最高层领导,不论是反对还是纵容,大都无奈之何,如非某事直接触犯了自身眼前利益,只能默而许之。

    许多信息在流通的过程中,本来就容易产生扭曲、变异,不断损失其真实度精确度。如果再加以带有强烈倾向性的增减取舍,就会丧失起码的可信度,在不断传播与反馈的过程中,既误导了别人也误导了自已。

    就这样,官愚民、民愚官、君愚臣、臣愚君,假话假信息无所不在,到处都是谎言和欺骗。经过不断的上下互愚、官民互骗,再加上高压的政策、选劣汰优的机制、残留的极左思想作崇,各种真实信息被扭曲和封锁了,人民思想萎缩了人格丧失了,广大专家、学者、文人、艺人、官员乃至最高领导层全都生活在假话假信息的海洋里,愚昧化弱智化倾向和现象愈来愈严重,勇敢智慧的中华民族在愚昧化弱智化的羊肠小道上大步飞奔!

    知识者的愚昧化,源于思想、文化的弱智化,这一切的背后,乃是政治的弱智化。文化弱智化的基本标志,如朱大可先生说"是原创力的萎缩与丧失",政治弱智化的标志,则是知识分子的奴性化工具化和近视眼,是传统美德的沦丧、独立人格的陵夷、自由思想的凋落和自主精神的阉割!

    倒萨胜利时,中央台那些专家们之所之全都傻眼了,"一直纳闷"萨达姆的几拾万大军那里去了,不明白预料中的巷战地道战游击战"人民战争"怎么没有发生,不明白萨达姆怎么那么不经打。因为专家们眼中只有"技"(甚至技也不通)没有道,只著眼军事而忽略了人心和政治,不了解美国代表了世界最先进的生产关系,不理解美国的政治和军事思想,不知道民主自由万是当今世界的"大仁"、"大道"和大势。是专制统治下政治的近视弱智、信息的扭曲遮蔽害了他们。

    我在《漫谈美国及其它》中说过:"我绝不相信中华民族比美国人民低劣,也不赞同把我们的一切腐败落后全都归罪于传统文化。我认为,是反动野蛮的政治,是逆时而退的治国方针和指导思想,是马列邪教与传统文化中最阴暗恶劣的法家的结合所孕育的中国特色的共产专制,挡住了中国前进的道路,拖住了中国发展的后腿,窒息了中华民族的生机、活力和创造力!"

    同时,也是这弱智而野蛮的政治,限制了科学、艺术的发展和文化、社会的发展,限制了中华文明的新陈代谢,使人民闭目塞听愚昧无知,使每一个人都成了假话假信息的接受者、传播者和受害者,从而婴儿化、奴性化了民族的心灵,弱智化了整个中国。

    ——原载《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