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李白曾是我生平最喜欢的一个诗人。他一生傲岸不驯,昂芷自负,以吕尚、诸葛亮、张良、谢安石等前辈英雄自许,以当世之雄自居,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傲视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任华《杂言寄李白》)。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这些大句雄语中充满了吞吐洪荒、役使万物的人格魅力和英雄主义精神,令人读之心怀大畅、豪气顿生。

      在《枭眼看世之一六七:与江主席谈心》中,谈到古代君主的雅量高致,便举了唐玄宗为例:唐玄宗召见布衣诗人李太白,对小李就百般纵容忍让,任凭他呼高力士脱鞋、杨贵妃磨墨,任凭他"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后来见这小子闹得实在不象话了,只好"赐金还山",礼送出京…

      我是个冲动蛮撞的人,虽佛道双修,养气功深,可秉性难移,有时气冲上来血涌上来,就豁出去了。所以接着又写道:"顺便说一句,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曾大总管为我洗脚,宋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那将是一代传奇、千秋佳话呀"。

      出语轻浮,也知不妥。但当时心血来潮,就想舍命赌一把:看江曾二位与唐玄宗相比度量如何。共产党一向鼠肚鸡肠、睚眦必报,老江当时贵为党政军一把手,老曾也是位高权重的党国要人,如要报复我这个草民,直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时至今日,老枭尚未失去自由,不论是老江老曾不予计较,还是"有关部门"没有汇报上去,都说明了一件事:中共确实有所进步了。

      感谢辛明君在(加拿大)《东海之滨的一只枭鹰--评东海一枭发表于《议报》的作品》一文中提醒:"老枭文章的另一暇疵是有个别地方行文仓促,分寸掌握不当。例如,与江主席谈心的时候,还拎出曾大总管来为你洗脚,宋小妹妹来向你献歌,这未免有些过分。要记住,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我们没有必要肆意羞辱江主席,把江主席逼得恼羞成怒"。

      江主席曾副主席没有恼羞成怒,没有找我的麻烦,我却应该为自己的轻浮无礼深深地道一个歉。我反对专制主义,丑诋一党独大,但辱骂轻薄不是战斗。大丈夫为人,应堂堂正正,事归事,礼归礼,不应自降身份,效那古今无行文人,一味口齿轻薄、羞辱别人。也罢,这就算老枭欠两位一个人情了。且铭记在心,设若他年大局有变,民主有望,希望有机会报答两位的宽容。

      江曾两位的宽宏大量、有关部门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的,都说明了中共的进步。它不再关起门来大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了,不再没皮没脸大吹社会主义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级更先进了,并开始羞羞答答闪闪烁烁地承认不足了,这对于中共这个古今中外无与伦比的牛皮造假专家而言,确是了不起的进步。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有关政治改革问题时强调道:"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基本目标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最终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就从侧面否定了"人民当家作主"的论调,撕下了社会主义民主的民主做面具。这都是难得的求实务实的态度。

      同为专制,也有开明与顽固之别。现今的我党与老萨、老金等邪恶政权有同病相 的一面,也有比较开明进步的一面,并且我党正主动与他们拉开距离呢,中央不愿公布老萨对我军国领导人的贺电就是明证。尽管我不赞成以这种极端"小家子气"的举措来划清立场。但知耻近乎勇,能够认识到与老萨之流人渣搞在一起是一种耻辱,就已值得肯定和赞赏。

      让我们为党、为党国领导人的行为和观念的与时俱进而鼓掌吧,那怕是小小小小的进步,也好。这不仅是老枭的幸运,更是祖国之福、人民之福!2003、3、22 首发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