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李白曾是我生平最喜欢的一个诗人。他一生傲岸不驯,昂芷自负,以吕尚、诸葛亮、张良、谢安石等前辈英雄自许,以当世之雄自居,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傲视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任华《杂言寄李白》)。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这些大句雄语中充满了吞吐洪荒、役使万物的人格魅力和英雄主义精神,令人读之心怀大畅、豪气顿生。

      在《枭眼看世之一六七:与江主席谈心》中,谈到古代君主的雅量高致,便举了唐玄宗为例:唐玄宗召见布衣诗人李太白,对小李就百般纵容忍让,任凭他呼高力士脱鞋、杨贵妃磨墨,任凭他"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后来见这小子闹得实在不象话了,只好"赐金还山",礼送出京…

      我是个冲动蛮撞的人,虽佛道双修,养气功深,可秉性难移,有时气冲上来血涌上来,就豁出去了。所以接着又写道:"顺便说一句,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曾大总管为我洗脚,宋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那将是一代传奇、千秋佳话呀"。

      出语轻浮,也知不妥。但当时心血来潮,就想舍命赌一把:看江曾二位与唐玄宗相比度量如何。共产党一向鼠肚鸡肠、睚眦必报,老江当时贵为党政军一把手,老曾也是位高权重的党国要人,如要报复我这个草民,直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时至今日,老枭尚未失去自由,不论是老江老曾不予计较,还是"有关部门"没有汇报上去,都说明了一件事:中共确实有所进步了。

      感谢辛明君在(加拿大)《东海之滨的一只枭鹰--评东海一枭发表于《议报》的作品》一文中提醒:"老枭文章的另一暇疵是有个别地方行文仓促,分寸掌握不当。例如,与江主席谈心的时候,还拎出曾大总管来为你洗脚,宋小妹妹来向你献歌,这未免有些过分。要记住,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我们没有必要肆意羞辱江主席,把江主席逼得恼羞成怒"。

      江主席曾副主席没有恼羞成怒,没有找我的麻烦,我却应该为自己的轻浮无礼深深地道一个歉。我反对专制主义,丑诋一党独大,但辱骂轻薄不是战斗。大丈夫为人,应堂堂正正,事归事,礼归礼,不应自降身份,效那古今无行文人,一味口齿轻薄、羞辱别人。也罢,这就算老枭欠两位一个人情了。且铭记在心,设若他年大局有变,民主有望,希望有机会报答两位的宽容。

      江曾两位的宽宏大量、有关部门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的,都说明了中共的进步。它不再关起门来大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了,不再没皮没脸大吹社会主义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级更先进了,并开始羞羞答答闪闪烁烁地承认不足了,这对于中共这个古今中外无与伦比的牛皮造假专家而言,确是了不起的进步。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有关政治改革问题时强调道:"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基本目标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最终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就从侧面否定了"人民当家作主"的论调,撕下了社会主义民主的民主做面具。这都是难得的求实务实的态度。

      同为专制,也有开明与顽固之别。现今的我党与老萨、老金等邪恶政权有同病相 的一面,也有比较开明进步的一面,并且我党正主动与他们拉开距离呢,中央不愿公布老萨对我军国领导人的贺电就是明证。尽管我不赞成以这种极端"小家子气"的举措来划清立场。但知耻近乎勇,能够认识到与老萨之流人渣搞在一起是一种耻辱,就已值得肯定和赞赏。

      让我们为党、为党国领导人的行为和观念的与时俱进而鼓掌吧,那怕是小小小小的进步,也好。这不仅是老枭的幸运,更是祖国之福、人民之福!2003、3、22 首发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