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李白曾是我生平最喜欢的一个诗人。他一生傲岸不驯,昂芷自负,以吕尚、诸葛亮、张良、谢安石等前辈英雄自许,以当世之雄自居,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傲视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任华《杂言寄李白》)。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这些大句雄语中充满了吞吐洪荒、役使万物的人格魅力和英雄主义精神,令人读之心怀大畅、豪气顿生。

      在《枭眼看世之一六七:与江主席谈心》中,谈到古代君主的雅量高致,便举了唐玄宗为例:唐玄宗召见布衣诗人李太白,对小李就百般纵容忍让,任凭他呼高力士脱鞋、杨贵妃磨墨,任凭他"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后来见这小子闹得实在不象话了,只好"赐金还山",礼送出京…

      我是个冲动蛮撞的人,虽佛道双修,养气功深,可秉性难移,有时气冲上来血涌上来,就豁出去了。所以接着又写道:"顺便说一句,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曾大总管为我洗脚,宋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那将是一代传奇、千秋佳话呀"。

      出语轻浮,也知不妥。但当时心血来潮,就想舍命赌一把:看江曾二位与唐玄宗相比度量如何。共产党一向鼠肚鸡肠、睚眦必报,老江当时贵为党政军一把手,老曾也是位高权重的党国要人,如要报复我这个草民,直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时至今日,老枭尚未失去自由,不论是老江老曾不予计较,还是"有关部门"没有汇报上去,都说明了一件事:中共确实有所进步了。

      感谢辛明君在(加拿大)《东海之滨的一只枭鹰--评东海一枭发表于《议报》的作品》一文中提醒:"老枭文章的另一暇疵是有个别地方行文仓促,分寸掌握不当。例如,与江主席谈心的时候,还拎出曾大总管来为你洗脚,宋小妹妹来向你献歌,这未免有些过分。要记住,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我们没有必要肆意羞辱江主席,把江主席逼得恼羞成怒"。

      江主席曾副主席没有恼羞成怒,没有找我的麻烦,我却应该为自己的轻浮无礼深深地道一个歉。我反对专制主义,丑诋一党独大,但辱骂轻薄不是战斗。大丈夫为人,应堂堂正正,事归事,礼归礼,不应自降身份,效那古今无行文人,一味口齿轻薄、羞辱别人。也罢,这就算老枭欠两位一个人情了。且铭记在心,设若他年大局有变,民主有望,希望有机会报答两位的宽容。

      江曾两位的宽宏大量、有关部门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的,都说明了中共的进步。它不再关起门来大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了,不再没皮没脸大吹社会主义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级更先进了,并开始羞羞答答闪闪烁烁地承认不足了,这对于中共这个古今中外无与伦比的牛皮造假专家而言,确是了不起的进步。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有关政治改革问题时强调道:"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基本目标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最终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就从侧面否定了"人民当家作主"的论调,撕下了社会主义民主的民主做面具。这都是难得的求实务实的态度。

      同为专制,也有开明与顽固之别。现今的我党与老萨、老金等邪恶政权有同病相 的一面,也有比较开明进步的一面,并且我党正主动与他们拉开距离呢,中央不愿公布老萨对我军国领导人的贺电就是明证。尽管我不赞成以这种极端"小家子气"的举措来划清立场。但知耻近乎勇,能够认识到与老萨之流人渣搞在一起是一种耻辱,就已值得肯定和赞赏。

      让我们为党、为党国领导人的行为和观念的与时俱进而鼓掌吧,那怕是小小小小的进步,也好。这不仅是老枭的幸运,更是祖国之福、人民之福!2003、3、22 首发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