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李白曾是我生平最喜欢的一个诗人。他一生傲岸不驯,昂芷自负,以吕尚、诸葛亮、张良、谢安石等前辈英雄自许,以当世之雄自居,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傲视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任华《杂言寄李白》)。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这些大句雄语中充满了吞吐洪荒、役使万物的人格魅力和英雄主义精神,令人读之心怀大畅、豪气顿生。

      在《枭眼看世之一六七:与江主席谈心》中,谈到古代君主的雅量高致,便举了唐玄宗为例:唐玄宗召见布衣诗人李太白,对小李就百般纵容忍让,任凭他呼高力士脱鞋、杨贵妃磨墨,任凭他"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后来见这小子闹得实在不象话了,只好"赐金还山",礼送出京…

      我是个冲动蛮撞的人,虽佛道双修,养气功深,可秉性难移,有时气冲上来血涌上来,就豁出去了。所以接着又写道:"顺便说一句,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曾大总管为我洗脚,宋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那将是一代传奇、千秋佳话呀"。

      出语轻浮,也知不妥。但当时心血来潮,就想舍命赌一把:看江曾二位与唐玄宗相比度量如何。共产党一向鼠肚鸡肠、睚眦必报,老江当时贵为党政军一把手,老曾也是位高权重的党国要人,如要报复我这个草民,直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时至今日,老枭尚未失去自由,不论是老江老曾不予计较,还是"有关部门"没有汇报上去,都说明了一件事:中共确实有所进步了。

      感谢辛明君在(加拿大)《东海之滨的一只枭鹰--评东海一枭发表于《议报》的作品》一文中提醒:"老枭文章的另一暇疵是有个别地方行文仓促,分寸掌握不当。例如,与江主席谈心的时候,还拎出曾大总管来为你洗脚,宋小妹妹来向你献歌,这未免有些过分。要记住,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我们没有必要肆意羞辱江主席,把江主席逼得恼羞成怒"。

      江主席曾副主席没有恼羞成怒,没有找我的麻烦,我却应该为自己的轻浮无礼深深地道一个歉。我反对专制主义,丑诋一党独大,但辱骂轻薄不是战斗。大丈夫为人,应堂堂正正,事归事,礼归礼,不应自降身份,效那古今无行文人,一味口齿轻薄、羞辱别人。也罢,这就算老枭欠两位一个人情了。且铭记在心,设若他年大局有变,民主有望,希望有机会报答两位的宽容。

      江曾两位的宽宏大量、有关部门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的,都说明了中共的进步。它不再关起门来大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了,不再没皮没脸大吹社会主义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级更先进了,并开始羞羞答答闪闪烁烁地承认不足了,这对于中共这个古今中外无与伦比的牛皮造假专家而言,确是了不起的进步。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有关政治改革问题时强调道:"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基本目标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最终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就从侧面否定了"人民当家作主"的论调,撕下了社会主义民主的民主做面具。这都是难得的求实务实的态度。

      同为专制,也有开明与顽固之别。现今的我党与老萨、老金等邪恶政权有同病相 的一面,也有比较开明进步的一面,并且我党正主动与他们拉开距离呢,中央不愿公布老萨对我军国领导人的贺电就是明证。尽管我不赞成以这种极端"小家子气"的举措来划清立场。但知耻近乎勇,能够认识到与老萨之流人渣搞在一起是一种耻辱,就已值得肯定和赞赏。

      让我们为党、为党国领导人的行为和观念的与时俱进而鼓掌吧,那怕是小小小小的进步,也好。这不仅是老枭的幸运,更是祖国之福、人民之福!2003、3、22 首发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