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老枭落网以来,针贬时弊,丑诋当道,言辞激烈,语意嚣张,"专以骂字为主义",自命骂遍江湖无敌手,许多网民夸我笔尖胆大、神勇无匹,殊不知我实际上十分心虚胆怯,每有风吹草动,便惶惶不可终日。

      去年九月,又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时,曾致某老前辈一函,函中写道:"我避世隐居,所知仅冰山一角而已,将军了解的,或者实际情形,一定严重百倍!禁锢思想,压制言论,以思想、言论入人以罪,这样做的后果是极其恶劣、危险和严重的。它将摧残民族的良知、正义,扼杀民族的活力、生机和希望,使"万马齐喑",使"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使敢言敢怒、爱国忧民之士心寒,乃至内招民众怨愤、仇视,外被诸国抨击、轻视"。

      "需要说明的是,在下一介书生,诗酒逍遥,厌恶官场,对于现实政治毫无兴趣,而且数载商海,薄有所获,不愁衣食,不必看人脸色受人拘束,"略有余财养自由",此将军所素知也。我只希望平平安安逍逍遥遥度过一生,"做一个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同时希望共产党真正"与时俱进"、为民造福,真正成为"三个代表"!然而,理想的美好和现实的丑陋之间,反差太大了,令我这个超然的旁观者,忍无可忍!激于一个诗人、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感、正义感和忧国爱民之心,我无法继续保持高雅而可耻的沉默,独善其身,无法忘记将军以前赠我的诗中满蕴的厚望:

      为了民族振兴、祖国强盛、人民幸福,为给中华民族的未来留一脉正气、一叶良知、一线生机,竭诚以告,恳望将军深思,利用自身有利条件,为维护言论自由、平反冤假错案、培养社会正气和民族元气,再立新功,并相机向中央有关领导进言。临函不胜感激之至。如有失言之处,叨在知爱,幸勿深责"。此老所坐非关键位置,与我也非过命交情,"慷慨"一番,很难说有什么作用,之所以写此函,当然有"仗义执言、为民请命"之意,同时也是想让几个官场上的朋友对我的思想有所了解,以便万一我失去自由,需要施援时,他们会少些顾虑,不至于相信我会企图"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这也是写此类函件的目的之一。

      时至今日,老枭依然安居家中,逍遥诗酒,忧天骂鬼,平安无事。一方面十分庆幸欣慰,另一方面却隐隐有些失望和讨厌。盖老枭一代大豪,千秋国士,手中一枝笔,胜却十万雄兵,口中三寸舌,强过三千猛将。许多仁人志士"煽惑人心"的功夫远不如我,"待遇"却比我高多了。如廖亦武被抄家过,黄喝楼主被软禁过,不锈钢老鼠,区区一女大学生,居然也戴上了"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高帽子!"有关部门"专挑小鱼小虾下手,至今不来骚扰俺这条恶鲸,这不是明摆著瞧不起人吗?想起文武双全的民国豪士何海鸣《求幸福斋随笔》中一段话:"盖世之称知己者,其最则怜其才称誉之、援引之,其次则深忌其才而必欲杀之,其最不能堪者,视其人无足轻重,其人自生自死自贫自贱且老于天地之间一不介于胸中也"、"夫天下能杀才士之人即能知才士之人也"。

      以此而言,历史上孔子杀少正卯,姜尚杀华士,秦始皇坑儒,东汉宦官集团杀党人,曹操杀孔北海,阉党杀东林党人,慈禧杀谭嗣同,国民党杀闻一多李公仆及无数先贤先烈,前者其实恰恰是后者的知已呢。老枭不屑为党所用,而且大发种种惊世骇俗之论,"言辞激烈,语意嚣张",你共产党纵不杀我,也当关我几年吧。如此抓小放大,只抓老鼠不理老虎,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昏庸糊涂,气数将尽了!

      还有讨厌的,有人以东海一枭未受骚扰来证明中国有了言论自由。如奸坛叫笔名123的网民就说:"连东海一枭这样的都忍了,谁还说没有言论自由?至少中国历史上没有过这样的专制",仿佛这样一来,"敌人诬蔑我们言论不自由的指控就不攻自破"了。这也很能"煽惑"一些愚民,以为自己真是太平民自由人了。或许这正是我党要达到的目的吧。

      其实一个东海一枭说明得了什么呢。只有媒体全都开放了,人们可以畅所欲言而不会有一个人因言论致罪了,才能说言论自由了。不锈钢嘴巴说得对:"有无言论自由应该采用排除法,而非例举法。如果能举出一个例子来,而同时还能举出相反的例子,还是不能证明言论自由了"。何况,我只不过没失去人身自由罢了,至于我的言论,别说不为传统官方媒体所容,在国内许多网站,也是屡遭封杀。

      更讨厌的是有些网民怀疑我的身份。如朱蓬蓬在《给周永康部长的调查报告》中就写道:"以网上发文颇多的东海一枭为例,此人言论激烈,一针见血,但文字经常被版主封杀。鄙人看了他的文字,以为他是喜好酒的,才如此胆大包天。经向许多友人请教,有人说也许是酒后出箴言,一时糊涂。也有人说他是忧国忧民,对党国一片真心。更有人说,此人定是国安部的特工,乃引蛇出洞,不能向他学习"。老枭大好男儿,干什么都喜欢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宁愿光明正大地杀人放火,也不能去搞那种偷偷摸摸的下五门下三烂的"工作"呀。

      说来惭愧,我是既害怕又讨厌,讨厌别人"怀疑"、"造谣"、"诬陷",说我线民特工什么的,讨厌"有关部门"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来抓我;同时又有些害怕被抓。别的也罢了,没有好书好酒好女人及网络,日子乍过啊。别说判我有期徒刑,便是象不锈钢老鼠一样关上几个月,甚至拘留半个一个月,想想也是怕怕呀。唉,坐牢难,不坐牢也难。做人难,做中国人更难,做一个中国的"反动分子",更是难上加难。他奶奶的!哈哈哈哈!

    ~~~~~~~~~~~~~~~~~~~~~~~~~~~~~~~~福建省国土厅的干部在清口镇是怎样进行调查的?送交者:福建省国土厅干部 2003年3月15日

      海外电子杂志《大参考》披露了福建省闽侯县清口镇的农民土地案情后,3月14日,福建省国土厅在接到省长卢展工的批示后,组成了清口镇土地调查小组进驻清口镇。但是,清口镇的领导迅速组成了反调查的人马班子和对策。

      镇领导首先找了20多个所谓的农民代表来座谈,来座谈的农民代表都是事先由镇里安排好的农民,事先领足了钱的农民,于是,这些农民当然要说清口镇的好话了。

      座谈进行了几个小时后,几个农民冲进了调查场所,质问国土厅的官员们,国土厅的官员们则答应农民会给他们处理,使农民的生活得到解决。

      我作为调查组的成员之一,与领导们一起欺骗农民,我感到内心很痛苦。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共产党的干部就是欺上瞒下,一级骗一级,直到农民被逼到起来革命。

      3月13日晚,不知哪个领导的关心,清口镇农民竟然可以看电视了。可是林善培命令镇上领导又把有线电视给掐断了。林善沛的理由就是:“只要不交钱,就休想看电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台商给农民的土地补偿费不到农民手中,那就不给台商开厂了?那农民的3个多亿土地补偿费,你林善培什么时候能还给农民啊?

      国土厅干部到清口镇调查的当晚,国土厅专案组的七名成员在清口镇大吃大喝之后,全部被林善培和陈伙金拉到洗浴中心做按摩。给国土厅专案组的每个干部安排了一个美丽的小姐,专案组的七名成员直到当天晚上下半夜3点多钟才回到福州市内。这就是中国的所谓“专案调查组”。 (03/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