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与台岛李大侠、北京余大少一样,我也不喜欢金庸这个伪善的老滑头,却又痴迷于其武侠小说。那异彩纷呈的群侠形象:如憝厚诚朴的郭靖,疏狂不羁的令狐冲、坦荡豪侠的萧峰,狂傲狷介的扬过,善良随和的张无忌,不通世故古道热肠段誉…,各有各的个性,各有各的风采,细思之又有个共同点:他们都很痴。

    郭靖痴于理法,令狐冲痴于意气,萧峰痴于侠义,扬过痴于情爱,张无忌痴于性情…,尤其是段誉,痴于文,熟读经书;痴于佛,精通梵典;更痴于情:无量山中,不辞叩首千遍,江湖路上,不辞追寻万里,终于在枯井底、污泥处修得正果,羸得美人归心。

    汤显祖于《牡丹亭》前题辞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情到了深处,到了痴极,什么样的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呀。

    痴,有各种各样的依附对象和表现形式。痴于异性,痴于爱情,仅仅是其中之一种。古龙曰:“痴并不可笑,因为唯有至情的人,才能学得会这“痴”字。无论谁想学会这“痴”字,都不是件易事,因为“痴”和“呆”不同,只有痴于剑的人,才能练成精妙的剑法;只有痴于情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真情。这些事,不痴的人是不会懂的。”

    痴于情,谓之情种;痴于艺,谓之艺术家;痴于志,谓之志士;痴于国家民族,痴于理想和事业,谓之热血男儿、巾帼英雄,谓之豪杰。

    自称“大明国里第一亡命之徒”的袁崇焕,就是这样一个“痴汉”。

    袁崇焕,字元素,号自如,"为人慷慨负胆略","以边才自许"。1622年(明天启二年),袁崇焕奉命"监关外军",筹划抗敌事宜。清人写的《明史》追忆当时情况曰:"我大清举兵,所向无不摧破,(明朝)诸将罔敢议战守;议战守,自袁崇焕始。"1622年后五年多里,袁崇焕和后金作战,打败了努尔哈赤的大举进攻,努尔哈赤受伤而死。其后,又一度打败努尔哈赤之子皇太极。大约1627年(天启七年)10月,袁崇焕被迫辞官。1628年(崇祯元年),崇祯皇帝再次起用袁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加太子太保衔,赐上方剑。袁崇焕第二次出关抗敌。他杀死不听指挥并与后金勾结的总兵毛文龙。1629年(崇祯二年)冬,皇太极亲率大军,避开袁崇焕防区,不进山海关,取道蒙古以蒙古兵为先导,攻陷遵化,直抵北京城下。袁崇焕星夜从山海关驰救北京。这时候,阉党余孽上书崇祯,说袁崇焕要逼迫明廷订城下之盟,并指责袁"专戮大帅"(指杀毛文龙一事),加上皇太极使用反间计得逞,1630年(崇祯三年)8月16日,袁崇焕被凌迟处死。

    袁崇焕被诬下狱时,部下将士和朝中有识之大臣纷纷为之鸣冤叫屈,更感人的是一位布衣程本直,拼死上书呼冤并甘愿与之共死。他这样描写这位袁大帅:

    “举世皆巧人,而袁公一大痴汉也。唯其痴,故举世最爱者钱,袁公不知爱也;唯其痴,故举世最惜者死,袁公不知惜也。于是乎举世所不敢任之劳怨,袁公直任之而弗辞也;于是乎举世所不得不避之嫌,袁公直不避之而独行也。而且举世所不能耐之饥寒,袁公直耐之以为士卒先也;而且举世所不肯破之体貌,袁公力破之以与诸将吏推心而置腹也”。

    痴汉,即傻瓜、傻角、傻蛋、傻子也。

    在泽畔渔父的眼里,屈原无疑是个傻子。“世人皆浊,何不屈(缺三点水)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铺其糟而chuo其li?”,何不随波逐而要自找苦头吃眼前亏呢?

    在庸夫俗妇眼里,可逃而不逃的千古大豪项羽、可不死而死的文天祥、谭嗣同等等一代人杰,无疑是傻子;在国民党官僚眼里,吉鸿昌、恽代英、夏明翰等革命先烈,无疑也是傻子…。

    在实用主义、个人主义者眼里,那些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的人,坚持理想为了正义敢于牲牺的人,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人,那些敢于为民请命、挑战强权的人,当然都是不可救药的大傻子!

    鲁迅写过一篇《聪明人、奴才与傻子》的妙文,慨叹中国聪明人太多而傻子大少。而今已有四代人出生,人口总数增加了两倍多,二者比例如果有所改变,是是傻子更少了。袁崇焕那样的痴汉,在当时已是‘掀翻两直隶、踏遍一十三省’而不可再得,在“一切向钱看,一切向权看”的今天,更是踏遍天涯无处觅矣。

    而前两类人则是愈来愈茂盛了:明哲保身,过河拆桥,唯利是图,大私无公,只有利害没有原则,随机应变随风转舵,识时务者为俊杰,见便宜就追见麻烦就推,见名利就逐见困难就躲,有奶便是娘得志就变狼,个人利益高于一切,一切围着自己围着荣华富贵转,一切为了把钱捞,一切为了向上爬。为了个人利益,集体、国家、民族的利益都可以损害,可以出卖…。寡廉鲜耻利欲熏心阿谀逢迎的无耻之徒,驰逐于官场、商场,穿梭于各界,为官则勾心斗角,为商则阴谋诡计,为了一己私利,什么名节操守人格灵魂,统统可以踩在脚下!

    作为社会的良心的知识分子群体,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为文则媚世媚俗,为学则曲学阿世,经过文革的魔鬼训练,比起鲁迅的时代来,他们的智商又高出了许多。

    好在傻子精神(痴气)历经风霜一脉暗传:在奴才和聪明人的歌舞声中,时不时传来凄厉的枭声,那是羊子、余杰、时寒冰、吕加平…等等一小撮痴于国痴于民的傻子,在反思过去,展望未来,在“以人道主义的关怀为苦难者祈祷和祝福,以历史的责任感为民族的振兴奉献热血和智慧”(《中国》发刊词)。

    我呢,痴于网痴于诗,痴于当痴汉斗士的吹鼓手。陆游有佳句:英雄到底是痴绝。老枭无缘成英雄,却不愧为当代诗雄。诗以言志曰:

   三千锦绣心头血,十万琳琅腹内春。历尽风霜人未老,稍留傻气作诗人。

   不刊黑白混愚贤,颠倒荒唐谬种传。愿继灵均千古意,愤提肝胆问苍天。

   2001、12、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