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男人之哭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人之哭

   

   日前写了一首七律,尾联曰:安得三千豪侠士,天安门上哭神州!在一些旧体诗词的坛子上,惹来阵阵嘲笑,傻话蠢言,层出不穷,令我哭笑不得。

    确实,哭,自古以来是女人的天性和特长。"哭损双眸断尽肠",那是才女李清照的寂寞;"文章何处哭秋风"那时才子李长吉的忧伤;"哭向金陵事更哀"那是林黛玉的身世幽怨;"梨花一枝春带雨"那是小女人的春愁和泪妆…。

    然而,哭却并非女人的专利。男人有泪不轻弹,不哭则已,一哭,往往就哭出大名堂来,或深情厚谊深入人心,或深谋远略深不可测,戓妙算神机妙哭回春,或妙用无穷妙不可言。哭中有大学问、大谋略、大智慧,泪中含大慈悲、大仁义、大气概。

    最无私的哭是贾谊哭时世,最哲理的哭是扬朱哭岐路,最深沉的哭是阮籍哭穷途,最忧伤的哭是卞和哭玉石,最沉痛的哭蹇叔哭秦师,申包胥哭秦庭,最深情的哭是孔子哭颜渊,"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论语》)。

    最著名的哭是诸葛亮哭周瑜,展示了诸葛高明的外交乎段和方略。极富才干极得人心的大将军周瑜被诸葛三气而死,东吴将士人人白衣,恨不得喝诸葛亮的血。诸葛亮为维持同东吴之盟,冒着碎尸万段的危险过江吊孝,哭成了泪人。哭声连天地历数死者的丰功伟绩,颂赞死者的盖世才华与绝伦风采,一边以示以情义,一边斥曹为瑜之死敌以转移矛盾。都说诸葛猫哭耗子假慈悲,乃权谋之策,我却以为虚中有实、假中有真。人世间知己难逢,这个世界上只有周瑜比较了解他。周瑜死了,诸葛亮在世上连半个知己也没有了,岂不可悲?

    最会哭的人是刘备,那是他征服人心的枭雄高招。翻一部《三国演义》,刘备几乎是从头哭到尾,难怪有人说,"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略举二例,可知哭之妙用:

    徐蔗被曹操挟持其母并以假造书信诱骗,无奈之下只好离开刘备,刘备闻之放声大哭:"备闻公将去,如失左右手,随龙肝凤髓,亦不甘味。"送至常亭分别时刘备对徐蔗说:"备分浅缘薄,不能与先生和聚,望先生善事新主,以成功名。"一个人为了成全手下的孝情,竟甘愿让手下去为自己的敌人服务,能不令人感动?徐蔗当面向刘备发誓:"纵使曹操相逼,蔗亦终身不投一谋。"徐蔗后来果然终身不向营操献一计一谋。

    长坂坡大战,赵子龙英雄孤胆,在曹操千军万马中,救得太子归来。刘备当时接过阿斗竟然双手一掷,大哭:为此孽子,差点损我一员大将!刘备此一哭,左右谁不动容,莫不归心,赵子龙等从此赴汤蹈火!

    男人的哭,也有可怜可笑、无奈无耻的。有句俗话叫"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在《钟无艳大破棋盘阵》剧中,钟无艳遭"屈死"后,楚军兵临城下,齐宣王穿九曲珠哭求臣子出战,丑态百出。这是丑陋的哭;

    宋世祖对臣子刘德原说:"你如果对我死去的贵妃哭得很悲伤,将得到重重的奖赏。"刘德原立即拍胸顿脚,号陶大哭,眼泪鼻涕一齐流下。皇帝非常高兴,便封他做了豫州刺史。宋世祖又叫医生羊志哭悼贵妃,羊志也哭泣得极为悲伤。不久,有人问羊志:"你怎么会表现出此副悲哭的急相?",丰志说:"我当时是哭悼自己死去的小老婆啊。"这是无耻的哭;

    抗战时,汤恩伯败退武汉,几位高级将领以邀其喝酒为名,欲行问罪。老汤知道苗头不好,上来就喝,边喝边哭,又哭又诉…,这是最没出息的哭;

    希特勒手下群魔中,有一个叫麦拉克的,是当时奥维辛集中营的司令官。此人生性凶残,曾残酷杀害过无数无辜囚犯。他在纳粹中担负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实验用毒气杀害囚犯。有一种杀法是:强令众多女囚脱光衣服,把她们关入毒气室,然后通过导管把盐输入室内。但他在毒杀妇女的同时,却允许奥维辛集中营女子交响乐队的存在,而且经常听她们的演奏。当乐队演奏德国音乐家舒曼的《梦幻曲》时,他竟然流下了眼泪。这是最虚伪冷酷的哭!

    不会哭的男人无情无义铁石心肠,太会哭的男人软弱无能娘娘腔,前者太可怕后者太可怜。只有恰到好处的男人,不能哭时宁流血不流泪,需要哭时一滴千金感人至深,如此方为真英雄大丈夫。别号"哭庵"的清末诗家易顺鼎说得好: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但老枭想跑上天安门去放声一哭,倒不仅哭大好文章不遇知己,那不过载道工具;更不仅哭一生沦落不遇佳人,那不过一己悲欢;也不仅哭天下大事不可为。那是为什么呢:

    为天安门前重重叠叠的泪渍血痕

    为中南海里营营苟苟的冠冕堂皇

    为天安门母亲们受尽凌辱

    为不锈钢老鼠们受尽磨难

    为龙虎总是受鱼虾调戏、受鹰犬欺负

    为光明总是被乌云遮蔽、被黑夜埋葬

    为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为黑白颠倒,香臭混淆

    为阳春白雪无人和,下里巴人震天响

    为被禁的自由、被侮的尊严

    为被耍的人民、被窃的国家

    为英雄末路、理想成灰、遍地江湖、满天罗网…

    让我们放声一哭吧

    哭出我们的深悲大愤,男儿心事

    哭出我们的痴情挚爱,赤子肝肠

    象卞和哭玉一样

    哭多少工人农民兄弟受尽盘剥摧残

    名为主人却早成了奴隶的模样

    哭多少勇士沉沦草莽、英才流落异邦

    他们是国之宝、民之望啊

    是时代先锋、民族栋梁

   

    大丈夫不哭则已,要哭

    便要激发中国人淡漠已久的羞耻感、正义感和责任感

    凭壮声,惊醒沉睡的大地

    以炽泪,磨洗生锈的希望

    象孟姜女哭倒长城一般

    哭倒阴魂不散魔影幢幢的皇权

    哭倒予取予求为所欲为的特权

    哭倒白色恐怖黑色幕布的强权

    哭倒几千年专制主义的红墙!

    ——摘自拙诗《哭神州》

    如果天安门前真能容我携三千豪侠放声一恸,那是何等的声势、何等的场面。三千英雄泪,比什么刀枪剑戟坦克大炮的力量都要大呀,因为它悲天悯人、直指人心。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我想,三千豪侠同声一恸,魔鬼也会震惊、豺狼也会感动的。中华自古多奇士,愿意共我昂天一哭者,又岂止三千之数?男儿心事,赤子情怀,岂是那些酸文假醋、奴性入骨、置身铁屋而不自知的小诗人小文人所能领略。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老枭乃不世出的奇杰,有泪不弹则已,一弹,那怕弹在纸上,弹在网上,也是空前绝后鬼泣神惊的绝唱!

    东海一枭2003、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