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自杀的民族]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杀的民族

   作者:东海一枭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世界。例如今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时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信仰迅速瓦解。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详分缕析,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里,普遍缺乏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的能力。 朱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时曾反驳:你们那里也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道可道(网名)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许多糊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没有至善至美的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毛病、丑闻、劣迹,很多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问题是他们的很多毛病、丑闻、劣迹和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媒体议会社会各方面无不严追深挖,一查到底!

   而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身上泼!并且暗里明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对于毛病、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封密锁,死不承认,甚至列入“国家机密”,甚至以劣为优、以丑为美、以明暗为光明、以疾病为美好,大吹大擂,真是“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指出我们的各种新旧痼疾,原是大好事,何必气急半败,做贼心虚,抗议不断,视如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调查中五十个涉及新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垄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朝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悉我中华与北韩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和弱势群体,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小撮特权分子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执政了一个五个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后腿,拦住历史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中国特色的“世界工厂”、“造假工厂”、“恐怖主义”,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象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我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群、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我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老共的自杀,也有种种体制的人性的原因,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走到黑,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绝路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腐败不亡!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悲,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过发生这样一件事:40多头在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了几只海豚,它们像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进入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一小撮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冒险犯难,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大声疾呼,企图挽狂澜于既倒,挽希望于垂死,挽救民族也挽救老共。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知识分子、异议分子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服务和挽救行为,是常常通过“合理反抗、合法斗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进行的,所以毫无疑问,会常常会受到特权分子以及被特权分子劫持的党和国家的敌视,轻则受冷落、受警告,靠边站,重则受监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然而,人民终有一天会觉醒:他们,才是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人民英雄!

   原载《人与人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