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上界神仙之乐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界神仙之乐

    台湾陈鼓应先生在《悲剧哲学家·尼采》一书中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本书是他的最爱:《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和《庄子》。这两人在思想解放与个性张扬方面,有许多共同点。尼采的激情投入与庄子的清明超脱,正有如希腊悲剧中狄奥尼索斯(酒神)与阿波罗(太阳神)两种精神力量的相互对立而又相互协调一样。此言深合我意。

   我喜欢尼采哲学。尤其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诗一般的语言和意境,蕴含其中的深邃之思、狂傲之气,与他的强力意志、生命意志、酒神、日神、永恒轮回、超人等意象和概念,在我高三时就深深感染、迷醉了我。

   我也喜欢庄子。随着年岁的增长和人生阅历和体验的加深,我对庄子哲思的领会也就愈深。我八二年就开始用的笔名:萧瑶,就是取"逍遥"的谐音。只可惜我这人自小功名心重、用世心切,自视不凡,加上出身寒微,命运乖蹇,负担沉重,一直逍遥不起来。

   逍遥的境界,原不易达到。庄子的《逍遥游》,从大鹏飞天写到列御寇"御风",认为这些"游"都有所"待",都不是真正的逍遥,大鹏需要"垂天之云"般的大翅膀,需要"水击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然后才能起飞。列御寇虽然能"御风而行",可是他还有"待"于风。

   真正的逍遥是不依赖于任何条件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变),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郭象注曰:"天地者,万物之总名也,天地以万物为体,而万物必以自然为正棗自然者,不为而自然者也。故大鹏之能高,斥鴳之能下,椿木之能长,朝菌之能短,凡此皆自然之所能,非为之所能也。不为而自能,所以为正也。故乘天地之正者,即是顺万物之性也。御六气之辩者,即是游变化之途也。如斯以往,则何往而有穷哉?所遇斯乘,又将恶乎待哉?此乃至德之人,玄同彼我者之逍遥也。苟有待焉,则虽列子之轻妙,犹不能以无风而行,故必得其所待然后逍遥耳,而况大鹏乎?"

   "天地之正"和"六气之变",皆指"不为而自然者也"。庄子认为人生不能逍遥的根本原因,一是"有待",二是"有己"。要做到达到精神上的绝对自由,就要做到"无己"、"无功"、"无名",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是也。

   庄子那种"绝对自由"的逍遥,那种混合了神秘主义、虚无主义的至高无上的理想主义境界,非世间人所能及。

   退而求其次,我追求一种闲适的生活------相对的逍遥。年将不惑,功名之心、用世之心渐淡。生活嘛,在富豪人物眼里,虽属穷人,在工薪阶级看来,堪称中产。不论贫富,反正我已满足矣。古今好书买得起、国产好酒喝得起、奇石书画玩得起、老婆孩子养得起、文朋诗友招待得起,足矣了。

   既使将日通货膨胀、钱不值钱了,或者遭逢了什么意外,随便卖掉几件芷品,自可支撑一阵。金钱当然是多多益善,"解用何偿非俊物,不谈未必定清流"嘛,如果轻轻松松、逍逍遥遥,大钱就合情合理合法地入手了,我求之不得呢。可如果要我为它奔波忙碌、持筹握算,我可再也提不起兴趣啦。这就是我壮年之时自我退休的根本原因。

   每天赏石、玩拳、品酒、上网、吹牛、骂鬼,不用为衣食劳碌为前程忧虑,不用低三下四不三不四,不用听任何人的话音看任何人的脸色,这样的生活,问当今天下,几人能够?老江小胡他们行吗。有人说我有政治野心,那是眼界太浅层次太低,难以领会我的神仙清福。别说老枭不可能去跑官买官求官,便是当真中国实行了民主,老枭也不可能去顺应、讨好那些愚蠢卑下的选民!什么主席总统之职,在我凤凰之眼里,直腐鼠耳。我之所以枭鸣剑啸,议政骂官,只是因为肉食者当权派太过分了,想得透、看不破而已。

   同时也是江湖汉子山中之民的倔脾气上来了,不让骂偏要骂,愈有危险越上前。那天骂够了,或者没兴趣或兴趣转移了,便是跪下来求我骂,我眼珠子都未必转过去哩。

   象我这样相对的闲适逍遥,也是凡俗之人难以企及的境界。晚明钱牧斋一生求仙供佛、弹琴吹箫、金屋藏娇,绛楼芷书,作诗赠柳如是曰:逍遥我欲为天老,恬淡君应似月妃。仿佛颇得逍遥之趣。然此公宦海几度沉浮,晚年在反清与降清之间,进退失据,出处两难,何逍遥恬淡之有?我比之强得太多了。

   南宋费衮所撰《梁溪漫志》,记有一则"士人祈闲适"的逸闻曰:

   "有士人贫甚,夜则露香祈天,益久不懈。一夕,方正襟焚香,忽闻空中神人语曰:帝悯汝诚,使我问汝何所欲。士答曰:某之所欲甚微,非敢过望,但愿此生衣食粗足,逍遥山间水滨,以终其身,足矣。神人大笑曰:此上界神仙之乐,汝何从得之?若求富贵,则可矣"。

   是啊,富贵可求,闲适难求。只要有小聪明小本事,能吃苦,又能低头弯腰巴结权力,何愁不富贵?而闲适乃神仙之福,则非具有绝顶大智慧者不能享也。

   2003、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