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谁教公仆成公害?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教公仆成公害?

   公仆者,公众之仆,为公众服务者也。最早把官吏视作民之仆役的,应属柳宗元。在《送薛存义之任序》中,他发展了孔孟的民本思想,首次提出吏为民役的思想:"凡吏于土者,若知其职乎?盖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将百姓与官吏的关系喻为主人与仆人的关系。

   公仆两字,不知何时由何人原创,但把这两个字叫得山响、发挥得淋漓尽致、号称各级干部都是人民公仆的,自然是中国共产党人。老毛诏曰:为人民服务。老刘(少奇)学舌曰:国家主席和掏粪工人都是人民的勤务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只不过分工不同而已;老邓诏曰:"领导就是服务";老江在"七一"讲话中指出:"我们手中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各级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在十六大报告中又强调,要坚持党的性质和宗旨,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来说,落实十六大报告精神,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不断加强和改进工作作风,进一步增强公仆意识。

   上面有号召,下面当然要紧跟。于是"十佳公仆"呀、"十佳廉政公仆"呀、"xx省人民满意的公仆"呀、"好公仆、好公民"呀,各种评选活动时不时轰轰烈烈地开展一下,关于公仆的宣传,文章,报告,时不时充斥着官方媒体。其实,民之役、公之仆这种玩艺,从广义上讲,自古以来就不曾有过。有的是君之仆、党之仆、权之仆、钱之仆。偶尔出现一两个民之仆,也是极个别极殊异的稀有珍品。真正的公仆,绝大多数只存在于文件、报告、会议和太虚幻境。

   某刊有过一个《上帝与公仆》的故事:人间一部分人升入天堂,地上有许多空缺需要各天使前去填补。上帝面前一大堆标有名字的桂冠,谁想去下界干什么,讲讲道理,就可以头带桂冠前去人间履职。众天使纷纷上前摘取桂冠,有愿作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愿做传道、授业、解惑的灵魂工程师,以教化民众,净化心灵为己任的…。

   忽有小天使飞至上帝耳边请求一顶标有"公仆"的桂冠,上帝大惑不解:"你等下凡,要成就一番事业,最不济也要尽享人间富贵,唯此方不辱没天界。你却要去当仆人,岂不有辱天使身份?"小天使含笑对答:"主啊,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是仆人就要听人之命,给人干活,此话不假;然公仆乃公家之仆人,凡公家之物乃仆人之物,所捞之酬亦由公众所付,如此焉能不尽享人间富贵?更何况公仆可将公车据为己用;多占房屋、别墅而不必自己出资;日常应酬之中美食与靓女不请自来,尽可免费享受;必需亲躬之事亦可令下属或另请私仆代办;更有那一人得道鸡犬亦可升天的好处多多……"。

   上帝未等小天使说完,疾步奔下座位,心急火燎地说:"此等好事焉有你等先去之理?命你代我暂撑天庭,我先去享公仆之乐,体会后再让你等下去。"话未说完,只见上帝早已戴"公仆"之桂冠,飞奔人间而去。

   在中国当公仆,确实是上帝也要动心的,哪可真是摆不尽的威风、说不尽的快活、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一字未写,著作等身,一言出口,马屁纷来;讲讲空话、套话就是"重要讲话"、(国家领导人则称"重要指示"、"重要思想");在基层吃吃喝喝就是"深入群众",五湖四海游山逛水,就是亲自考察或外事活动;偶而步行或公共汽车一回,就是"艰苦奋斗""作风简朴""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成了头条新闻;偶尔感冒,鲜花满屋,补品满柜,"信封"满屉……。

   等而下之想疯狂一把的,可以开车撞死百姓再拖着人体狂奔,可以把村童扔进深水让他活活淹死,可以用枪口对准无辜百姓,打死人也不用偿命,可以把处女打成嫖娼案犯…。毛病有人护着,错误也有人保着,随时随地有人拥护吹捧着象父母一样被子民们孝敬着。正如万载县株潭镇有"土匪"之称的原镇党委书记晏志平的名言所说:"我在株潭是父母官,人民、企业家像儿女孝敬父母一样对待我也是应该的,我是可以不推辞的。"

   小小九品麻官,犹且如此骄横,如果是党国领导,那更不得了,国家国家,国即是家,朕就是国家。代表代表,一切资源,一切人民的权力,他们都代表了。想送公仆云乎哉。

   所谓公仆,是这么一种玩艺:人前装神背后捣鬼,台前高调唱尽幕后恶事干绝,满嘴甜言蜜语满腹男盗女娼,最擅长为人民币服务,最擅长逼良为娼,逼良(民)为刁(民),最擅于为非作歹干坏事或把好事干成坏事,最喜欢做政治秀,诸如"反腐秀"、"三讲秀"、"三个代表秀"、"植树秀"、"扫黄秀"、"选举秀"、"民主秀"、"庆典秀"、"奥运秀"、"道德秀"、"政绩工程秀""亲民爱民秀"等等,都是或曾是做秀的好题材,每种秀又都有成千上万具体的例子。

   他们是最大的国家财产公共权力偷窃者,社会道德败坏者,人权侵犯者,人民自由尊严剥夺者,小姐二奶的公款消费者,各种自然社会资源浪费者,环境法律破坏者,豆腐渣王八蛋工程的工程师,假大空话的制造商销售商…。他们在权力面前是狗,在金钱面前是狼,在百姓面前是虎,在美色面前是猫。不,他们比野狗更下贱比虎狼更凶恶比狐狸更狡诈比硕鼠更贪婪比魔鬼更阴毒,他们是人民和国家最大的麻烦乃至灾难制造者!为了维权和升级,他们是什么人间丑迹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有民谣为证:

   一、公仆三四歌喝起酒来三杯四杯不醉跳起舞来三步四步都会搓起麻来三圈四圈不累泡起妞来三个四个叫妹干起事来三推四挡有味朝拜上司三次四次都跪见到百姓三喝四骂干脆

   二、公仆四项基本原则烟酒基本靠送,官位基本靠弄;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

   三、"人民公仆"四怕;怕情人怀孕;怕小姐有病;怕群众写信;怕老婆拼命;

   四、人民公仆画像身穿中山制服,黑色墨镜一副。迈开八字方步,尤显腹部突出。无论举手投足,皆显从容大度。出门红旗代步,还有警车开路。小秘不离半步,再加随从照顾。不乏阿谀之徒,须溜拍马无数。会场还未步入,先有掌声急促。心下甚是羡慕,斗胆打声招呼。有请先生留步,敢问官居何处。知我无名小卒,满脸不屑一顾。吾乃人民公仆,现是乡级干部。略显苍老之处,不是年龄缘故。皆因工作辛苦,整日操劳过渡。白天会议忙碌,晚上舞会督促。处理大小公务,视察乡村各处。招待宴会无数,净是杯中之物。喝的迷迷糊糊,还要咬牙挺住。不敢岁月虚度,哪有空闲之处。深知身在仕途,就要身先士卒。不论再累再苦,也愿为民作主。在下当即瞠目,接着便是呕吐。如此脸皮厚度,我KAO,佩服佩服!

   当今是民谣最为发达的时代,其中又以讽刺嘲弄公仆的民谣最多产,但民谣最多,也难形容公仆之丑之恶于万一。真是:一为公仆,便无足观。

   难道洪洞县里无好人吗。我相信总会有极少数优异分子凭着极高的道德修养,战胜制度的纵容环境的诱惑,战胜人性中卑劣、贪欲的一面,成为万黑丛中一点红,成为焦裕禄、孔繁森,但那是意外,是特殊现象,既无普及的可能,也无补于大局无奈于和整体。

   公仆并非天生就是王八蛋。在一首旧诗中老枭怒问:谁教公仆成公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不论是一君专制还是一党专制,国家政权归根到底是特权阶级统治民众的暴力机器,各级公仆只能是特权阶级的代表,各种法律措施、经济制度,根本上都是为特权統治服务的。

   所以,柳宗元的吏为民役思想只能是空中楼阁,共产党的官为公仆口号,只能是欺人之谈。实际情况只能如柳宗元《送薛存义序》所写:"凡民之食于土者,出其十一佣乎吏,使司平于我也。今我受其直,怠其事者,天下皆然。岂唯怠之,又从而盗之。"

   所以,许多好人、正常人,一旦进入这个杀贫济富、欺善助恶、选劣汰优、崇假讳真的体制内,就会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地堕落成公害,成为老爷、流氓、恶棍、骗子、奴才、心灵残者、精神太监,好是偶然的,坏是必然的,在主义破产、信仰坍塌、道德崩溃的后极权时代,尤其如此。

   为了维护特权集团的整体利益,有时,"上面"的大公仆也不得不拿几个后台不够硬的倒霉鬼开刀。但都是只除枝叶不除根,一个贪官倒下去,千万个贪官站起来,杀鸡警猴猴更狂,唯一的效果就是让其它同类及后来者腐败的手段更隐密更高明。

   不知是"上头"做贼心虚还是天良发现,前不久据传闻,"公仆"称号,暂停使用。其实,换汤不换药,何补于实际?称公仆为"代表",公害还是公害。就象称失业为干岗,失业依然失业。老共就喜欢玩文字游戏哈。

   2003、1、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