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不宜速说偏速说,仁法难起终大起
·笔端狼藉见功夫----代齐水先生答枫华君
·东海指月录(问答50--53)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新稿)
·被佛经逼傻了的“居士”
·北大,人类的耻辱!
·康德引起的争论
·东海随笔五则
·被老庄转昏了的脑瓜
·长夜终将报晓,大海岂可无波?----我为晓波鼓与呼
·儒之大者(东海七偈)
·东海老人戊子杂诗(六十三----六十八)
·嘲某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据香港最新一期「动向」月刊报导,胡锦涛在新一届政治局第一次扩大会议上首次提出「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胡锦涛强调,一个人民的政党、人民的政府,是不能用专政方式压制、行政措施强制社会上各种属於人民内部矛盾的反对声音和自发的反对活动,「因为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精神,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

   老枭不禁仰天长叹:危矣我党,危矣小胡。小胡真是太嫩了呀!岂不闻“从来家贼最难防”之古训乎,岂不闻自古以来,绝大多数统治集团,都是被起义造反者即家贼推翻的。少数主子被外敌打倒,也往往根源于内贼作乱。因此慈禧有“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指示,蒋委员长有“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都是十分英明的。可惜的是,他们心肠还不够硬、手段还不够辣,未能把所有的反对运动和“反动势力”扼杀在萌芽状态,最后还是亡于家贼之手。

   历代统治者无不以民为敌、防民如贼,良有以也。对此,梁启梁《中国积弱溯源论》有过精彩的论述:

   “所谓监之之术者何也?夫既得驯之、餂之、役之之术,则举国臣民入其彀者,十而八九矣。虽然,一国之大,安保无一二非常豪杰,不甘为奴隶、为妾妇、为机器者?又安保无一二不逞之徒,蹈其瑕隙,而学陈涉之辍耕陇畔,效石勒之倚啸东门者?是不可以不监。是故有官焉,有兵焉,有法律焉,皆监民之具也;取于民之租税,所以充监民之经费也;设科第,开仕途,则于民中选出若干人而使之自监其俦也。故他国之兵所以敌外侮,而中国之兵所以敌其民。昔有某西人语某亲王曰:“贵国之兵太劣,不足与列强驰骋于疆场,盍整顿之?”某亲王曰:“吾国之兵,用以防家贼而已。”呜呼!此三字者,盖将数千年民贼之肺肝,和盘托出者也!夫既以国民为家贼,则防之之道,固不得不密。伪尊六艺,屏黜百家,所以监民之心思,使不敢研究公理也;厉禁立会,相戒讲学,所以监民之结集,使不得联通声气也;仇视报馆,兴文字狱,所以监民之耳目,使不得闻见异物也;罪人则孥,邻保连坐,所以监民之举动,使不得独立无惧也。故今日文明诸国所最尊最重者,如思想之自由,信教之自由,集会之自由,言论之自由,著述之自由,行动之自由,皆一一严监而紧缚之”。

   虽然,以国民为家贼,导致了国家积弱、政治腐败、人民愚昧,然而,对于统治者而言,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维护和加强专制才是生平第一要务啊。小胡贵为党的总书记,最重要的责任和义务,就是以党的命运为自己的命运,切实保护特权集团和奴才集团的利益。身为主子,关键的一条,就是要练就厚黑功夫、铁石心肠、霹雳手段,对于任何有害或不利于党的权威和专制、有害或不利于特权奴才利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力量,对于家贼,挥动专政的铁拳,坚决斗争、无情打击!

   对于我党、对于特权集团而言,社会上任何反对声音反对力量,都是不利的,有害的,都是家贼,不存在什么“人民内部矛盾”。主张暴力革命将我党推而翻之的当然是家贼,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呼吁改革改良的何尝不是家贼?扬建利、魏京生、王希哲、刘晓波、王丹等民运斗士是家贼,余杰、东海一枭、刘荻、王怡、冉云飞之流何尝不是家贼?政治异议分子是家贼,越级告状者、上街闹事者、非法练功者、擅自反腐者何尝不是家贼?

   他们观点有激进保守之分、立场有右派左派之异、身份有工农士商之差、危害有轻重大小之别,但在视专制为罪恶渊薮、共党为邪恶象征这一点上是一致的,都是在挖专制主义的墙脚、坍共产党的台,都会影响社会稳定、危害国家安全,都属于敌我矛盾、阶级斗争。

   对家贼的仁慈和纵容,就是对自己、对主子集团和奴才集团的残酷和不负责任,这才“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精神,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呢。社会主义制度精神是什么,就是一党独大、权贵专政;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是什么,前者就是一言堂、家长制,后夺就是党治大于法制、特权大于人权!连这种马列主义、共产意识的常识都弄不清楚,怎能当党的总书记?啧。

   如果放弃专政的手段,那就等于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自动放下屠刀解除武装,不但容易被广大家贼所伤,而且必将导致主子集团奴才集团的内斗火并,或毁党,或自毁。君不见苏东坡乎,君不见赵紫扬胡耀邦乎,殷鉴不远啊。为君之道,来不得一点点心慈手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当总书记更不能菩萨心肠。不然,不但这个位子坐不稳坐不久,只怕还会给党的事业、革命的事业造成巨大的危害乃至失败。

   在此隆重推荐马基雅维利《君王论》一书。该书深刻的剖析君王统治之术,阐明一个君王如何才可取得权力、巩固权力,并且如何运用这些权力。他提出了理想的君王必须勇猛如狮、狡诈如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强调政治无关乎个人道德。他提醒君王要懂得在必要时拋弃道德枷锁,不惜为恶。他认为让人民惧怕君王比让人民爱戴君王更使社稷安定。君王如坚持以行善为己任,不仅不能成大事,更必会被摧毁。因为他认为人性本恶,如果君王仁慈,只会让人民逐渐产生轻视之心,会不停挑战君王的容忍限度。

   传统国粹,则有韩非子以权势法术为中心内容、并为两千年来高度君主集权奠定了思想基础的“君临之术”:“杀戮谓之刑,庆赏谓之德”,君主“所导制其臣者二柄而已矣”。“君执柄以处势,故令行禁止,柄者,杀生之制也,势者,胜众之资也”。所谓法呀、刑呀、杀生之制呀,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专政和专政工具呀。

   据说小胡还指出,新班子建立後,「在会上,在工作上,都不讲假话,不讲违心的话,不讲空话和废话,不做假事,不做违心事,不做吹吹捧捧庸俗事」。这怎么可能呢,在现行体制下怎么能够“不讲假话,不讲违心的话,不讲空话和废话,不做假事,不做违心事,不做吹吹捧捧庸俗事”呢,这不是要求粪坑里的蛆虫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吗。太强人所难了,不利于班子的团结呀。小胡何其幼稚哉。

   制度不同,领导方法、治国手段也不同,千万不要照搬西方民主社会的那一套做法呀,那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党和政府”呀。老枭对小胡爱深望重,责之也切,冒昧予以指点,不恭之处,还望海涵。

   当然,“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这些话,当口头禅说说、当表面文章做做不要紧,还可以起到迷惑敌人、软化家贼、往自个脸上贴金的作用。如果小胡是在“讲假话,讲违心的话,讲空话和废话”,是表面上民主、实质上专制,口头上宽容、行动上专政,那老枭就放心啦,那说明胡总书记已深得马基雅维利、韩非子和李宗吾的精髓和真传了。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吾有厚望焉。

   不过那样一来,老枭也是家贼,迟早难逃专政的铁拳。老枭危矣。

   2002、12、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