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据香港最新一期「动向」月刊报导,胡锦涛在新一届政治局第一次扩大会议上首次提出「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胡锦涛强调,一个人民的政党、人民的政府,是不能用专政方式压制、行政措施强制社会上各种属於人民内部矛盾的反对声音和自发的反对活动,「因为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精神,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

   老枭不禁仰天长叹:危矣我党,危矣小胡。小胡真是太嫩了呀!岂不闻“从来家贼最难防”之古训乎,岂不闻自古以来,绝大多数统治集团,都是被起义造反者即家贼推翻的。少数主子被外敌打倒,也往往根源于内贼作乱。因此慈禧有“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指示,蒋委员长有“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都是十分英明的。可惜的是,他们心肠还不够硬、手段还不够辣,未能把所有的反对运动和“反动势力”扼杀在萌芽状态,最后还是亡于家贼之手。

   历代统治者无不以民为敌、防民如贼,良有以也。对此,梁启梁《中国积弱溯源论》有过精彩的论述:

   “所谓监之之术者何也?夫既得驯之、餂之、役之之术,则举国臣民入其彀者,十而八九矣。虽然,一国之大,安保无一二非常豪杰,不甘为奴隶、为妾妇、为机器者?又安保无一二不逞之徒,蹈其瑕隙,而学陈涉之辍耕陇畔,效石勒之倚啸东门者?是不可以不监。是故有官焉,有兵焉,有法律焉,皆监民之具也;取于民之租税,所以充监民之经费也;设科第,开仕途,则于民中选出若干人而使之自监其俦也。故他国之兵所以敌外侮,而中国之兵所以敌其民。昔有某西人语某亲王曰:“贵国之兵太劣,不足与列强驰骋于疆场,盍整顿之?”某亲王曰:“吾国之兵,用以防家贼而已。”呜呼!此三字者,盖将数千年民贼之肺肝,和盘托出者也!夫既以国民为家贼,则防之之道,固不得不密。伪尊六艺,屏黜百家,所以监民之心思,使不敢研究公理也;厉禁立会,相戒讲学,所以监民之结集,使不得联通声气也;仇视报馆,兴文字狱,所以监民之耳目,使不得闻见异物也;罪人则孥,邻保连坐,所以监民之举动,使不得独立无惧也。故今日文明诸国所最尊最重者,如思想之自由,信教之自由,集会之自由,言论之自由,著述之自由,行动之自由,皆一一严监而紧缚之”。

   虽然,以国民为家贼,导致了国家积弱、政治腐败、人民愚昧,然而,对于统治者而言,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维护和加强专制才是生平第一要务啊。小胡贵为党的总书记,最重要的责任和义务,就是以党的命运为自己的命运,切实保护特权集团和奴才集团的利益。身为主子,关键的一条,就是要练就厚黑功夫、铁石心肠、霹雳手段,对于任何有害或不利于党的权威和专制、有害或不利于特权奴才利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力量,对于家贼,挥动专政的铁拳,坚决斗争、无情打击!

   对于我党、对于特权集团而言,社会上任何反对声音反对力量,都是不利的,有害的,都是家贼,不存在什么“人民内部矛盾”。主张暴力革命将我党推而翻之的当然是家贼,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呼吁改革改良的何尝不是家贼?扬建利、魏京生、王希哲、刘晓波、王丹等民运斗士是家贼,余杰、东海一枭、刘荻、王怡、冉云飞之流何尝不是家贼?政治异议分子是家贼,越级告状者、上街闹事者、非法练功者、擅自反腐者何尝不是家贼?

   他们观点有激进保守之分、立场有右派左派之异、身份有工农士商之差、危害有轻重大小之别,但在视专制为罪恶渊薮、共党为邪恶象征这一点上是一致的,都是在挖专制主义的墙脚、坍共产党的台,都会影响社会稳定、危害国家安全,都属于敌我矛盾、阶级斗争。

   对家贼的仁慈和纵容,就是对自己、对主子集团和奴才集团的残酷和不负责任,这才“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精神,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呢。社会主义制度精神是什么,就是一党独大、权贵专政;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是什么,前者就是一言堂、家长制,后夺就是党治大于法制、特权大于人权!连这种马列主义、共产意识的常识都弄不清楚,怎能当党的总书记?啧。

   如果放弃专政的手段,那就等于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自动放下屠刀解除武装,不但容易被广大家贼所伤,而且必将导致主子集团奴才集团的内斗火并,或毁党,或自毁。君不见苏东坡乎,君不见赵紫扬胡耀邦乎,殷鉴不远啊。为君之道,来不得一点点心慈手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当总书记更不能菩萨心肠。不然,不但这个位子坐不稳坐不久,只怕还会给党的事业、革命的事业造成巨大的危害乃至失败。

   在此隆重推荐马基雅维利《君王论》一书。该书深刻的剖析君王统治之术,阐明一个君王如何才可取得权力、巩固权力,并且如何运用这些权力。他提出了理想的君王必须勇猛如狮、狡诈如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强调政治无关乎个人道德。他提醒君王要懂得在必要时拋弃道德枷锁,不惜为恶。他认为让人民惧怕君王比让人民爱戴君王更使社稷安定。君王如坚持以行善为己任,不仅不能成大事,更必会被摧毁。因为他认为人性本恶,如果君王仁慈,只会让人民逐渐产生轻视之心,会不停挑战君王的容忍限度。

   传统国粹,则有韩非子以权势法术为中心内容、并为两千年来高度君主集权奠定了思想基础的“君临之术”:“杀戮谓之刑,庆赏谓之德”,君主“所导制其臣者二柄而已矣”。“君执柄以处势,故令行禁止,柄者,杀生之制也,势者,胜众之资也”。所谓法呀、刑呀、杀生之制呀,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专政和专政工具呀。

   据说小胡还指出,新班子建立後,「在会上,在工作上,都不讲假话,不讲违心的话,不讲空话和废话,不做假事,不做违心事,不做吹吹捧捧庸俗事」。这怎么可能呢,在现行体制下怎么能够“不讲假话,不讲违心的话,不讲空话和废话,不做假事,不做违心事,不做吹吹捧捧庸俗事”呢,这不是要求粪坑里的蛆虫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吗。太强人所难了,不利于班子的团结呀。小胡何其幼稚哉。

   制度不同,领导方法、治国手段也不同,千万不要照搬西方民主社会的那一套做法呀,那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党和政府”呀。老枭对小胡爱深望重,责之也切,冒昧予以指点,不恭之处,还望海涵。

   当然,“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这些话,当口头禅说说、当表面文章做做不要紧,还可以起到迷惑敌人、软化家贼、往自个脸上贴金的作用。如果小胡是在“讲假话,讲违心的话,讲空话和废话”,是表面上民主、实质上专制,口头上宽容、行动上专政,那老枭就放心啦,那说明胡总书记已深得马基雅维利、韩非子和李宗吾的精髓和真传了。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吾有厚望焉。

   不过那样一来,老枭也是家贼,迟早难逃专政的铁拳。老枭危矣。

   2002、12、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