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雅量漫谈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雅量漫谈

   草庵居士主办了一个网络演讲辩论会,邀请了众多名人主讲。安魂曲,民运大帅、网络大虾也,有胆有识,有情有义,有文才有口才,其演讲也,慷慨激昂,声情并茂,姑不论其观点正误、思想深浅,单论其感情之真诚与投入,就十分难得。但也有听众嫌其占时过久,迭有嘘声,还有个别人出言不恭。老安为此对着全体听众大发雷霆之怒,偏离主题,不依不饶,在主办人一再道歉、听众们纷纷劝慰的情况下,拂袖而去。老枭喝了瓶啤酒撒了泡尿回来,见他换了马甲又回到会场,还在为此事刺刺不休,肝火何其盛也、雅量未免缺哉。

   雅量者,雅人之量也。我们赞美一个人有雅量,多是指这个人在待人接物方面能休休有容,不斤斤计较。其实雅量一词的内涵外延甚为深广。《世说》中的《雅量》篇,就多层次纪述了魏晋名士们的开朗、豁达、旷达、率真、忠厚等,这种种言行举止胸襟气度,皆雅量也。心胸开阔、大肚能量、气度恢宏、豁达大度、宽宏大量、包容万物等词语,都是雅量的阐释。雅量之人,不仅受得了有理批评,而且经得起无理取闹,对于前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于后者,事虽关己高高挂起。

   雅量,表现在人际关系方面,是春风化雨的友好态度,是化解阴霾的温暖阳光,化干戈为玉帛、化冲突为祥和、化消极为积极的力量;表现在思想、学术方面,以俞平伯的“三不”原则为最高境界:“不苟同”,对别人的见解不轻易附和;“不固执”,不固执己见,一切服从真理;“不苛求”,对不同的观点要宽容;表现在政治胸襟上,就是在事不关大局、言不关原则的情况下,兼容并蓄,细大不捐,示人以诚,与人为善,从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吸纳一切可以吸纳的力量。

   20世纪30年代,沈尹默被称书诗“双绝”,陈独秀却当面对沈说:“你的诗很好,字却其俗在骨”。沈虽难堪,却表示感谢并从此更为努力钻研,终成一代大书家;萧伯纳知道有人骂他足驴子的时候,并不生气,反而当成一种赞美并以驴子自勉,他说:“驴子有谦逊,质朴,勤勉和知足的特性,对粗食和轻视都泰然处之。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这样的特质而动怒的”。此乃大方之家的雅量。

   鲍叔牙与管仲合伙做生意,鲍叔牙本钱出得多,管仲出得少,但在分配时却总是管仲多要,鲍叔牙少要。鲍叔牙并没有怨管仲贪财,而是认为管仲家里穷,理应多分。后来鲍叔牙还把管仲推荐给齐桓公。这是朋友和同志之间的雅量。

   有人批评林肯有两张面孔。他指着自己不怎幺好看的脸说:“如果我有另外一张脸的话,你想我还会戴着这张脸吗”;英国首相邱吉尔在出席一次质询会议中,有位女议员指着邱吉尔大骂:“如果我是你太太,我一定会在你的咖啡里下毒!”。邱吉尔不忙不慌的答道:“如果你是我太太,我一定将此咖啡一饮而尽。”,这是政治家的雅量。

   这种政治人物的雅量,中国古代也很多,如廉颇负荆向閵相如请罪、子产不毁乡校等。刘邦在总结自己成功经验时说:“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安国家,抚百姓、给饷银,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统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所以取天下也!”;齐桓公不计管仲一箭之仇,任用管仲为大夫管理国政;魏征曾劝李建成早日杀掉秦王李世民,后来李世民当了皇帝,不计前嫌,重用魏征。这些都是古代君主的雅量,刘邦能容人之长,齐恒公李世民能容己之仇,他们或打败项羽一统天下,或成就了一代霸业和贞观之治,良有以也,岂侥幸哉。

   特权使人腐败、使人堕落、使人变态、使人疯狂。而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莫非奴仆,古代帝王手中之权,堪称特中之特矣。然而仍有偶尔的仁政,仍会出现少数雅量宽宏的开明君主,在血迹斑斑、垃圾成堆的史册中闪光。汉文帝废除“诽谤”罪,下诏曰:“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使众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史记》)。这是容忍“诽谤”的雅量;明朝徐树丕《识小录》中,就记载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小故事:“仁宗时,有士子献诗于蜀帅,谓烧绝栈道,可霸一方。蜀帅械其人并将上之。仁宗曰:此不过寒士急于得官,故为此言耳。命授以司户参军”。策动谋反,在封建时代,乃十恶不赦的大罪,仁宗不但不追究,反封之以官,这种度量,确是“冠绝千古”。这是容忍“反叛”的雅量。

   当然,帝王的雅量是靠不住的。只有制度才可靠,才能真正赋予下级监督上级,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力,才能保障各种自由和人权。

   某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在第二期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学习邓小平理论和十五大精神研讨班结业式上的讲话》中教导我们:“眼界开阔,心胸宽广,对于领导干部来说极为重要。中国古语中有“雅量”这个词,就是倡导人们特别是从政为官的人,要有容人容事的大气量。我们共产党人是为人民服务的,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应该具有心胸宽广的“雅量”,这样才能善于吸收各种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善于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也才能使自己不断地长本事、长智慧”。

   说的比唱的还动听,可惜的是在现实政治中,共产党人、党和政府都是最最缺乏雅量的,比起一些封建开明君主都差得远。记者因据实写了一篇负面的报道被开除甚互被判刑、农民因批评当地政府乱收费或反映腐朽问题被关押被割舌、知识分子以及学生因上网抨击政府被套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种种怪象,我们耳闻目睹得还少吗。

   文化界文艺圈名人大腕们也不甘落后。赵忠祥的一本畅销书里病句太多,受到几位中学教师批评后,怒斥他们是“多管闲事”的“苍蝇”;著名音乐家谭盾先生在北京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因受到同为嘉宾的国内著名指挥家卞祖善先生的批评,置现场观众、编播人员于不顾,拂袖而去;冯小刚扬言要让批评他的报社编辑“满地找牙”;某歌星因未带齐证件被拦在央视演播厅外,大发脾气大打出手;某明星扬言要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某作者及报社告上法庭,因为该作者发表文章批评其演技上有缺陷……。

   一个缺乏雅量的人,往往不受欢迎,对于政治人物而言,更是致命的性格缺陷。例如康有为,本是学富才高的一代国士,可他妄自尊大心胸狭窄,毫无容人之量。维新事业的失败,与他这方面的缺陷不无关系。他要主动求见的孙中山具门生帖拜师,以致两位近代史上的政治名家缘悭一面;他把主动要求加入强学会的李鸿章拒之门外;他嘲笑谭嗣同、林旭等鬼幽鬼躁、不类开国功臣。狂狷傲慢、到处树敌。如此性格,象老枭一样当个诗词家思想家无大碍,当政治家则万万不可。

   具体到安魂曲先生,可能是那晚酒喝多了,或者是遇到别的什么不愉快,遂借机一起发作,也未可知。一时一事一处的失态,并不意味著时时事事处处都无雅量。我只不过把他当作文章的引子,借机教训教训当今那些鼠目寸光、鼠肚鸡肠的领导领袖们罢了。

   其实老枭又有什么资格对老安指手画脚呢。我自己更是个霹雳性子、斗筲之器,得理不饶人、不得理也不饶人。年轻与一位大名家宴聚时,一言不合,大起争执。双方始而唇枪舌剑,继而拳来脚往,最后该大名家落荒而逃。第二天命女友致电道歉,该大名家怒气勃然未消也,从此虽居同城,视同陌路。

   在此我还要特别感谢出尘公子和种桃道人。他们因与我观点不合,或被我嗤为帮闲,或被我斥为犬儒,他们却将军头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一个仍以我为友,一个助我ip解封,令我惭惶无已。

   2002、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