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东海一枭(余樟法)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嫖客,与妓女相对称,是指通过各种方式化钱从妓女那里“买”到性满足的男性。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就是个大嫖客。他承认,由于忙于工作,他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他只有常常在妓女的怀中寻求慰藉。他说:“我无法去追求其他的女人,因为这耗费时间。如果你想引诱一个女人,如果你的婚姻在各方面都不如意,你就无法决定这样去追求,这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时间,这等于是放弃事业”。

   这种大实话,非我们层层包裹着的中国人所能说出口。

   老枭素有寡人之疾,很久很久以前,在友人怂恿和指引下,偶尔失足走了一回穴,且自我坦白了,曾被网友们从严“处理”,成为众矢之的。如奈保尔这样,以野味当正餐,并恬然不以为耻地强调,妓女“给我以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得的性慰藉。”,不知在网上被唾沫淹死了没有。

   老枭佩服他的坦率,却不屑于象他那样“常常”而为之。这种事,一之为甚,岂可再乎?

   嫖客与妓女的关系,是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相辅相成的,他们的历史,也十分悠久。正如网友沈默之在《提高妓女素质》贴中所言:

   “妓在历史上,是有着很多的差别的。古时有歌妓有舞妓(我大学时代就有一位老教授直言当今的歌星之类就是古代的歌舞妓),自然也有类似于当今流行的妓。这大概也可以说成是高级与低级之分。古代高级的妓,似乎除了歌舞这些基本的技能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还有一点文学艺术的才能。比如写诗作画之类就是。这类妓,除了少数被考证为具有卖艺不卖身的高尚品格之外,其他的,都只能不得而知。这类妓,是很受古时的主流文化欢迎的,古时颇有此好的,以最接近于权力中心的文人骚客为最。”

   按世俗的标准,古代许多文人墨客,同时也可谓最风雅的嫖客。唐诗宋词明曲中,有大量作品是描写或写赠各种类型的妓女的。而在明清市井小说中,有许多描写嫖客与妓女真诚相爱的作品。对此,是不应以“嫖”字去亵渎他们的真情的。

   最大最威风最冠冕堂皇的嫖客,如柏杨言,非皇帝莫属。自古以来,历代历朝圣天子,绝大多数都是妃嫔三千,粉黛六宫,选天下之美女,供一人之淫欲。

   最高级也最恶劣的嫖客,当属当今政商两界的大腕、大款们了。君不见四川干部集体携妓裸泳?君不见红楼中的纸醉金迷?歌搂酒店俱乐部中的花天酒地?君不见,多少公仆高官包二奶养情妇,多少奸商劣贾玩小蜜泡小姐?检察日报披露,广州、深圳、珠海三市102宗贪污受贿案件的涉案官员,100%都包养著情妇!南京奶业集团原总经理金维芝说:「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儿瞧不起你。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小问题。」可见,玩小姐、养情妇,已成为普遍现象。

   说高级,是他们的性交易并非赤裸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关系,而是隐形的钱色变易、权色交易;说恶劣,是他们用来“买”到性满足的,是本应用来“为人民服务”的权力,是国资公款纳税人的钱!

   日前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北京某高校八名大学男生竟然每人出资50元,合伙将一位“小姐”偷偷带入学生宿舍集体奸宿。不料,第二天清早,由于不堪一夜的体力透支,“小姐”在溜出宿舍大门时昏倒在地,结果事情败露。”,一时万炮齐轰,万箭齐发,什么:“不要说他们的行为有悖于知识分子所应遵守的道德准则,就是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也被他们突破了。”呀,什么“大学生嫖娼事件敲响道德教育警钟”呀…。枭眼看来,这些性好奇的大学生,以及许多性苦闷的民工们,可谓是最可怜的嫖客了。他们化的是自己或爹娘的血汗钱,找的只能是街头发廊那些最“低级”的暗娼,最容易“出事”:或中炮(染脏病),或进宫(被抓),或出血(被罚)。一旦出事,还要受到道德法庭的严厉审判。

   这些学生、民工的嫖,固然可厌可悲,比起那些风雅的高级的嫖客,却也令人同情。至今还没有哪个政商界腕儿款儿因为二奶情妇小蜜(高级妓女)小姐的问题而“出事”的。同样是玩女人,大嫖客就是风流韵事,小嫖客就是道德败坏;大嫖客夜夜春宵逍遥自在,小嫖客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

   不论是大是小是高级是低级,不论钱嫖权嫖、明嫖暗嫖,作为嫖客,终属下流,也是对性的亵渎。性是美丽的,倘若沾染上金钱权力的臭气,就会变得庸俗、低贱和丑陋。奈保尔也承认,这种经历并未教会他什么。他说“这种女人不会教给我们什么东西。”

   只有通过艺术的培养、情感的浇灌,性,才会开放美而雅的花朵,才会美不胜收又妙不可言;只有建立在互相恋慕真情相爱基础上的真正的情人关系,才能销魂动魄,及锋一试,终生难忘。

   署名清朝空空主人撰的《岂有此理》,堪称一部古代文人反抗权威的经典,其中有一篇《讨船妓檄》,是模仿骆宾王《讨武zhao檄》的游戏之作。虽曰口诛笔伐“讨船妓”,却是写给嫖客看的,突梯滑稽,挺有意思,抄此共赏吧。

   讨船妓檄“乘画舫歌妓者,性非温润,地实寒微.本由顺水生。洎乎灯节,秽乱山塘。潜隐买棹之私,阴图后稍之嬖。入舱见客,娥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假声歌于雏燕,陷宾朋于众尘。加以淫僻心,嗜钱成癖,近狎邪荡,残弃赀财,舍旧怜新,迎来送往,神人之所共嫉,刑宪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窃取人意,富家爱子,幽之于火坑;贫薄龟奴,委之以重任。

   呜呼!铜洋钱之不作,圆丝锭之已之。客路囊空,知旧欢之将逝,床头金尽,识薄情之遽衰。

   岂有风月可终,烟花常在,拥不败之成业,施必报之厚恩。杜牧之之悲歌,良有以也;郑元和之流涕,岂徒然哉!是用气愤风云,志驱虺蜴,悯壮夫之失足,望败子之四回头。观障狂澜,以安砥柱。

   塘连七里,河尽三滨。铁篙成群,玉轴相接,玻璃红粉,扫除之后,肃清江浦黄金,匡复之功可建。桂棹迎而秋风起,木兰动而春太平。喑呜则鹦鹉翻飞,咤叱则燕脂变色。以此正用,何用不余;以此袼财,何财不积.

   公等或居实胄,或挟金货,或应重寄于异乡,或馁妻子于故土。创犹在目,痛忘忘心?一杯之酒未干,十年之蓄安在?倘能转祸为富,革故从新,共立山海之盟,毋启鬼蜮之志,几诸君子,同止游河。若其春恋穷涂,徘徊异路,坐昧先几之兆,必诒后至之灾。

   请看天下之乞儿,半是青楼之酒客。”

   文章做得花团锦绣又十分风趣,可惜只讨妓女,不伐嫖客,更不指责逼良为妓的社会。就象只反贪官一样,不反皇帝,没有抓住主要矛盾。

   以红颜为祸水,把国亡家破的责任往女人身上推,是古代士大夫的混帐逻辑,类似眼下一个接一个的扫黄运动,视妓女为污染风气、败坏道德的罪魁祸首。

   黄当然要扫,可人抓就抓了,关就关了,劳教就劳教了,怎么还忍心罚没她们那一点卖身钱?

   不能说绝对没有贪图性乐自甘堕落的,但绝大多数论落风尘的女子,却是因为一个字:穷。

   她们大都来自贫困农村,许多人稚嫩的身子,寄托着弟妹的学费、爹娘的衣食和全家脱贫的希望呵。

   世事每多不公。“低级妓女”一次卖几百元小钱,要冒被抓被关被罚之险,多少高级妓女动辄卖百千万元,往往红得发紫,受媒体追星族狂追乱捧…。

   同样道理,如老枭之辈,无职无权一介布衣,一次“失足”,便连诗人也不配做了(如梅庄庄主就曾严颜相斥:连为人夫最基本的忠诚责任都担负不了,甚至不屑担负的人,还在那里高喊“重建诗的尊严!”);而奈保尔既使“常常”向“妓女怀中寻求慰藉”,可能反被誉为风流人物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