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中国乌鸦一般黑]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乌鸦一般黑

   

   前几天,朱镕基在香港表示中央可利用国内储备协助香港:“党中央、国务院一定会竭尽所能,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和力量,来促进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在香港市民和媒体一片叫好声中,我却感到彻骨奇寒,把对老朱的最后一点好感和尊敬的残余全部收回。

   这种做法的对错是非,《联合早报》刘晓峰的《中国帮香港是“劫贫济富”》一文已作了精彩的分析:“让一个刚刚脱离温饱之虞的穷人放下自己所面临的一系列难题,拿出钱来帮助一个只是暂时遇到一点小挫折的百万富翁,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显得那么荒谬”。

   香港舆论评论说,老朱说空话的目的在于打气,如以3000亿美元外汇资产助香港财赤,以及建议到大陆发行50年长期债券等,可行性极少。老朱离港前曾打哈哈:“我总结你们的反应,一说我为你们打气,二说我来挺董,三说我说空话。谢谢”。

   我以为,如果是空言,有失堂堂大国总理的风度和信誉度。如果是实话,那就更严重。总理乃全国人民的总理,不是香港地区的财长,有何权力杀贫济富、牺牲全体大陆人民的利益,拿出巨款全力保持香港“繁荣”?在博得香港社会一时好感的同时,老朱却严重伤害了大陆人民的感情-----且不说一国两制本身就是对大陆人民的岐视和伤害!

   既使大陆人民发扬风格,要勒紧裤带帮助香港,老朱这样做,起码也得象征性地征求一下全国人大意见吧-----众所周知全国人大是个仅作摆设的橡皮图章,但毕竟是名义上的民意机构。可是几十年来,多少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决策,连橡皮图章都不屑一盖呀。

   回想老朱初上任时,老枭对他深抱期望,赋诗相赠,寄望他“事到万难须放胆,山行绝顶更鞠躬”、“重向恶荆施辣手,惯从烈火辨真金”,赞誉他“千秋重任双肩压,一代雄风四海传”、“拾将世上苍生泪,悬作心头北斗星”,期望他能大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为中华古国开一新局。不料,仿佛一个美丽的梦,转瞬凋零了,留下的是无尽的怅惘、忧伤和绝望!

   杀贫济富,原是老朱惯用手段,在三农、下岗、失学、社保等问题堆积如山的情况下,连续三次给强势集团----公务员加薪,就是典型之例。联想到老朱上任以来的言行,如对台湾民主化的嘲笑,对台湾声色俱厉的恫吓,农民减负、机关精减等种种虎头蛇尾的改革措施,无不说明了,老朱,一个技术官僚耳,有能力,有铁腕,也清廉,但作为一国总理,缺乏全局观念更缺乏起码的人文关爱。

   老朱说“我爱香港”,情辞恳切,情动于衷。他愿意动用倾国之力来雪中送炭、帮助香港。然而,比起大陆来,香港依然是天堂,仍然是一个人均所得为中国大陆几十倍的高收入地区。更需要温暖和关爱的是大陆的“国家主人”。或许老朱也敢笼统地说我爱中国或中国人民,但如果他还有一点羞耻之心的话,他绝不敢说:我爱农民,我爱工人!

   农民也好工人也好,都属弱势群体,都是“公仆”们眼里的冤大头。毛泽东时代,为了工业化,农民被迫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造出原子弹,饿死三千万;“改革开放”了,船漏了,被诱导和逼迫下船的是号称领导阶级的工人。“公仆”们永远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各级“公仆”还喜欢搞“献礼工程”、“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为自个脸上贴金。至于这些工程项目是否最适合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那是不在考虑之列的。

   在最高级的“公仆”-----党国主要领导人眼里,中国人不论体制内体制外、不论强势弱势,都是最好欺负最好骗的冤大头。为了讨好西方各国,他们出访时,总是伴以大宗采购项目。同时,为了拉拢几个流氓政权,置几千万下岗工人的生活不顾,置成千上万失学孩子的前途不顾,大搞金钱外交。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的经济援助与无偿,无息贷款的受益国遍布整个世界,其中以与亚洲邻国和非洲国家居多。时至今日,对外援助的总金额估计不少于4800亿美元(不包括战略物资,技术支持等)。相信实际数额只多不少。

   他们一方面大肆炫耀经济一枝独秀、大肆挥霍,一方面又不断哭穷。底层民众特别是农民享受不到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发展带来成果,连社会保障都绝缘。大量失学儿童则推给所谓的希望工程。中国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的教育费用原非大数字。希望工程数据显示,6500万人民币可建358所希望小学,受益学生可达66,000人。

   事实证明,由于制度的怂恿,当代中国官僚集团,既使与古代一些君主和官员相比,也是品质最恶劣、行为最腐败、人文关怀最缺乏、对民众最冷漠狠辣的一群,他们为了维护特权,是可以无所不为的,是可以好话说尽恶事干绝的。

   老朱接见香港行政长官特设国际顾问委员会时表示:香港如果在我们手里搞坏,我们就是民族罪人!香港立法会内三大政党都认为,香港问题还是要由香港自己解决。刘晓峰说得好,“对于同样属于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所能够给予的最大支持应该是更加坚定地执行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坚决不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即便这种干预打着“援助”的旗号”。老枭倒想请问:远的不说了,中国近几年的高风险的金融系统、通货紧缩、银行坏帐、失业率急剧上升、贪污腐败极端严重、黑社会猖獗以及贫富悬殊、环境恶化、三农等种种问题,愈来愈严重,又是谁的责任?与老朱口中的“我们”没有关系吗?

   虽未闻朱镕基腐败劣迹,其他方面也靠不住,如漠视民瘼、杀富济贫方面,一丘之貉,毫无二致。我想起了我党常用来形容“解放”前地主老财的一句民谣:天下乌鸦一般黑!

   2002、11、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