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中国乌鸦一般黑]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乌鸦一般黑

   

   前几天,朱镕基在香港表示中央可利用国内储备协助香港:“党中央、国务院一定会竭尽所能,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和力量,来促进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在香港市民和媒体一片叫好声中,我却感到彻骨奇寒,把对老朱的最后一点好感和尊敬的残余全部收回。

   这种做法的对错是非,《联合早报》刘晓峰的《中国帮香港是“劫贫济富”》一文已作了精彩的分析:“让一个刚刚脱离温饱之虞的穷人放下自己所面临的一系列难题,拿出钱来帮助一个只是暂时遇到一点小挫折的百万富翁,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显得那么荒谬”。

   香港舆论评论说,老朱说空话的目的在于打气,如以3000亿美元外汇资产助香港财赤,以及建议到大陆发行50年长期债券等,可行性极少。老朱离港前曾打哈哈:“我总结你们的反应,一说我为你们打气,二说我来挺董,三说我说空话。谢谢”。

   我以为,如果是空言,有失堂堂大国总理的风度和信誉度。如果是实话,那就更严重。总理乃全国人民的总理,不是香港地区的财长,有何权力杀贫济富、牺牲全体大陆人民的利益,拿出巨款全力保持香港“繁荣”?在博得香港社会一时好感的同时,老朱却严重伤害了大陆人民的感情-----且不说一国两制本身就是对大陆人民的岐视和伤害!

   既使大陆人民发扬风格,要勒紧裤带帮助香港,老朱这样做,起码也得象征性地征求一下全国人大意见吧-----众所周知全国人大是个仅作摆设的橡皮图章,但毕竟是名义上的民意机构。可是几十年来,多少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决策,连橡皮图章都不屑一盖呀。

   回想老朱初上任时,老枭对他深抱期望,赋诗相赠,寄望他“事到万难须放胆,山行绝顶更鞠躬”、“重向恶荆施辣手,惯从烈火辨真金”,赞誉他“千秋重任双肩压,一代雄风四海传”、“拾将世上苍生泪,悬作心头北斗星”,期望他能大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为中华古国开一新局。不料,仿佛一个美丽的梦,转瞬凋零了,留下的是无尽的怅惘、忧伤和绝望!

   杀贫济富,原是老朱惯用手段,在三农、下岗、失学、社保等问题堆积如山的情况下,连续三次给强势集团----公务员加薪,就是典型之例。联想到老朱上任以来的言行,如对台湾民主化的嘲笑,对台湾声色俱厉的恫吓,农民减负、机关精减等种种虎头蛇尾的改革措施,无不说明了,老朱,一个技术官僚耳,有能力,有铁腕,也清廉,但作为一国总理,缺乏全局观念更缺乏起码的人文关爱。

   老朱说“我爱香港”,情辞恳切,情动于衷。他愿意动用倾国之力来雪中送炭、帮助香港。然而,比起大陆来,香港依然是天堂,仍然是一个人均所得为中国大陆几十倍的高收入地区。更需要温暖和关爱的是大陆的“国家主人”。或许老朱也敢笼统地说我爱中国或中国人民,但如果他还有一点羞耻之心的话,他绝不敢说:我爱农民,我爱工人!

   农民也好工人也好,都属弱势群体,都是“公仆”们眼里的冤大头。毛泽东时代,为了工业化,农民被迫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造出原子弹,饿死三千万;“改革开放”了,船漏了,被诱导和逼迫下船的是号称领导阶级的工人。“公仆”们永远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各级“公仆”还喜欢搞“献礼工程”、“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为自个脸上贴金。至于这些工程项目是否最适合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那是不在考虑之列的。

   在最高级的“公仆”-----党国主要领导人眼里,中国人不论体制内体制外、不论强势弱势,都是最好欺负最好骗的冤大头。为了讨好西方各国,他们出访时,总是伴以大宗采购项目。同时,为了拉拢几个流氓政权,置几千万下岗工人的生活不顾,置成千上万失学孩子的前途不顾,大搞金钱外交。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的经济援助与无偿,无息贷款的受益国遍布整个世界,其中以与亚洲邻国和非洲国家居多。时至今日,对外援助的总金额估计不少于4800亿美元(不包括战略物资,技术支持等)。相信实际数额只多不少。

   他们一方面大肆炫耀经济一枝独秀、大肆挥霍,一方面又不断哭穷。底层民众特别是农民享受不到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发展带来成果,连社会保障都绝缘。大量失学儿童则推给所谓的希望工程。中国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的教育费用原非大数字。希望工程数据显示,6500万人民币可建358所希望小学,受益学生可达66,000人。

   事实证明,由于制度的怂恿,当代中国官僚集团,既使与古代一些君主和官员相比,也是品质最恶劣、行为最腐败、人文关怀最缺乏、对民众最冷漠狠辣的一群,他们为了维护特权,是可以无所不为的,是可以好话说尽恶事干绝的。

   老朱接见香港行政长官特设国际顾问委员会时表示:香港如果在我们手里搞坏,我们就是民族罪人!香港立法会内三大政党都认为,香港问题还是要由香港自己解决。刘晓峰说得好,“对于同样属于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所能够给予的最大支持应该是更加坚定地执行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坚决不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即便这种干预打着“援助”的旗号”。老枭倒想请问:远的不说了,中国近几年的高风险的金融系统、通货紧缩、银行坏帐、失业率急剧上升、贪污腐败极端严重、黑社会猖獗以及贫富悬殊、环境恶化、三农等种种问题,愈来愈严重,又是谁的责任?与老朱口中的“我们”没有关系吗?

   虽未闻朱镕基腐败劣迹,其他方面也靠不住,如漠视民瘼、杀富济贫方面,一丘之貉,毫无二致。我想起了我党常用来形容“解放”前地主老财的一句民谣:天下乌鸦一般黑!

   2002、11、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