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一枭网评】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枭网评】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不知那本古籍里有这么一个小故事:某老爷经常装出一付慈祥可亲模样,盛情邀约街坊光临作客,可谁若当真找上门去,不是被奴才掌嘴,就是被恶犬所伤。所以他邀请愈热情,别人愈不敢登门。

   日前,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山东省领导干部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大家对我的监督,就是对我工作的支持。在此,拜托同志们了。老枭听了,感动之余,不由得浮想连翩,从上面这个小故事,想到马恩列斯关于国家权力制约的经典理论,想到毛伟人“有则效之,无则加勉”、“让老百姓说话,天不会垮下来”等美好许诺和光辉教导,想起了邓大人、江核心无比丰富的关于权力监督的精彩理论,不禁太息。

   我国的权力制约与监督内容十分丰富,有政党监督,包括政党之间的监督、政党对国家机关的监督;有国家权力机关的监督,包括国家权力机关系统内的监督、国家权力机关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有行政监督,分一般监督、行政监督、审计监督三个层次;有社会监督,包括社会团会的监督、新闻媒体的监督、人民群众的监督等。

   乍看起来,多么全方位多层次大范围呀无所不在算无遗策呀,然而别忘了,这形形色色的监督与制约,都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都隶属于“党的坚强的一元化领导”,党老爷的权力至高无上至大无匹,连作为国家大法的宪法都落实不下来,所谓的监督能不流于形式主义、能不成为摆设样品吗。

   一切都是演戏,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鸡毛掸子花架子。谁若当了真,真的拿着鸡毛当令箭、对权力监而督之,肯定有你受的。轻则靠边站坐冷板凳自绝于党断送了前程,蹉跎一生,重则招致监控之严、牢狱之灾、流放之苦乃至杀身之祸。事例昭昭、殷鉴不远啊。

   另一种监督却是十分及时、异常有效,那就是上对下、官对民、公安国安对民众、党老爷对一切无所不在的监控。谁胆敢把戏言当真,以下犯上监督起权力老爷来,辄被视为敌对势力,恶整严打而后快。

   媒体当然是禁令重重。前不久无疆界记者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在总共包括139个国家和地区的排名表上,中国和朝鲜分别列在第138和139位。无疆界记者组织说,在排在名单最后的那些国家里,根本不存在新闻自由,也不存在独立的新闻媒体,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是政府严密监督控制的媒体发出的声音,为数极少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关押,外国新闻媒体只具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又往往受到严密监督。中国的一切传媒都受到当局控制。因遭司法迫害受到关押的记者人数位居世界第一。

   网络也封锁密密。他们在网路上安装了被人们戏称为中国「网路防火万里长城」的巨大过滤软件,他们封锁了大部分海外中文网址,连网路搜索引擎也不放过,据说网络警察达3万之众,每天要过滤庞大的电子信息流。真可谓网络恢恢,疏而不漏,严厉的程度,只有北韩等极少数国家可以匹美。日前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已开出一份33人的名单,他们都因为触犯中国互联网管理条例而被逮捕或受刑。

   一方面呼吁监督,一方面又实行报禁、网禁、言禁、思想禁、政治权力禁,动用国家机跟对监督者进行严厉的“反监督”。监督云乎哉!监督云乎哉!

   吴官正乃政治局新贵,新官即将上任,辞旧之时说几句好听话,也是人情之常。遗憾的是,诸如此类的甜言蜜语中国人民已听得太多太多,耳朵早已起厚厚一层老茧啦。吴大人更重要的是付诸实践,采取有效措施,提供一定提序,创造新的机制,把权力之门口的恶狗拴起,门上的奴才辞退,真正开门迎宾,让各方面对执政党、对各级官员包括吴大人及其同僚们自己的监督和支持能够落到实处。让我们拭目以待。

   吴大人的原话是:“我一如既往地欢迎全省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对我严格监督。今后如果有人打着是我的亲属或身边工作人员的旗号办事,无论是真是假,恳请一概拒绝”。有必要指出,如果监督仅仅局限于此,那可是远远不够的哟。

   此篇感想,国内媒体休想发出,网站论坛基本上也难上帖,就发在海外网站吧。但据网友相告,老枭的网文是能上国内清样的。万一吴大人见到了,可别对老枭也来个“反监督”,那我就惨啦。吴大人如果爱护自已清誉,以后也得护着我。我若落了祢衡的下场,人们难免要怀疑吴大人是奸贼曹操蛮汉黄祖,对老枭挟嫌打击报复哩。呵呵。

   2002、1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